第708章 没良心的东西,用完就扔

    第708章 没良心的东西,用完就扔

    “救命啊!救命!救命!!”

    两个侍卫满院子跑圈圈,东锦霄体力毫不逊色于他们。看书阁WwΔW.『ksnhuge『ge.La

    “哎呀!”突然有个人大叫一声,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来的一下,面朝大地猛地扑了过去。

    心里顿时冒出两个大字——完了!

    跑得比他快一步的伙伴也只不过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了同情,但却并没有回头来帮忙扶一下摔倒的同伴。

    “杀了你!!”大刀瞬间垂到了头顶,猛地朝下劈去!

    “啊!!”

    侍卫的惨叫声几乎掀翻屋顶。

    然后是“哐当”一声,大刀砸在地上的声音。

    那个等着挨刀的侍卫一愣,一抬头只看到东锦霄直挺挺倒下来的身影。

    突然旁边一个人蹿了出来,及时扶住了东锦霄,“殿下!殿下!”

    是洛云染。

    尽管她已经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但还是不足以把东锦霄扶着站在那里,这会东锦霄跌坐在地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是突然死过去了一样。

    然而他藏在后面的手却悄悄在洛云染掌心点了两下。

    洛云染瞬间会意,抱着东锦霄就大哭起来,“殿下!您快醒醒啊我可怜的殿下!快醒醒!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小的该怎么办啊!”

    刚才差点被一刀劈了的侍卫这会才总算是回了魂过来,自己拿把明晃晃的佩刀就在旁边,距离他不到一根手指头的地方,要是稍微再偏一点点,这会儿就是直接把他的脑袋切成两瓢了……

    他一个打滚,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抓起拿把佩刀,手都抖得好几次没把刀顺利插回刀鞘,“你、你们殿下刚刚是怎、怎么了!”

    洛云染一把鼻涕一把泪,“小人也说不清楚,我们殿下偶尔就会这么发作一下,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有时要杀人!有时要杀自己!”

    洛云染故意加深了语气,突然一惊一乍,让两个侍卫吓得脸色发白,仓皇往门口跑。

    “走走走走!我们快走!快走!”爬起来那个侍卫这时候都顾不得找同伴计较刚才没有过来救自己的事情了。

    一把紧紧拖住同伴就往门口连走带跑。

    那个侍卫虽然没有差点被砍,但也是亲眼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会脸色也并不比同伴好到哪里去。

    洛云染在后面大喊,“两位大哥这就走了啊?不问我了吗, 我还有好多问题没回答呢——”

    “不问了!不问了!”

    两个人一个劲地挥手,就好像后面有只张着血盆大口要吃他们的怪物似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眨眼就跑出来清秋殿的大门。

    洛云染脚步翻上围墙。

    侍卫甲,“你看到没有!刚刚是鬼上身吧!一定是鬼上身吧!”

    侍卫乙,“这还用你说!肯定是啊!六殿下有腿疾,根本不可能跑那么快好吗!刚刚那简直是健步如飞,要不是鬼上身怎么可能跑得那么快!”

    侍卫甲,“晦气晦气!这地方真闹鬼!”

    侍卫乙,“再也不来了!快走快走!”

    洛云染在上面观望了一会,片刻之后跳下了围墙。

    之前还昏厥不醒的东锦霄已经站了起来,正在拍着身上的尘土,瞥了她一眼,“没良心的东西,就把我这么丢在这里不管了?”

    洛云染弯起眼睛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殿下这不是没有真晕吗,所以我看看那两个侍卫也没有真的被吓跑。”

    “怎么样?”东锦霄扬眉。

    洛云染郑重点了点头,“被吓到了,刚才一出门就在说什么鬼上身什么的。”

    东锦霄淡淡颔首。

    “不过话说回来,殿下你刚刚突然来那么一下我都吓到了,还以为是真的呢。”不过也幸好东锦霄这么一闹,帮她暂时摆脱了被盘查的危机。

    但是,也只是暂时而已。

    东锦霄撇了撇嘴,“我只是不喜欢有人在我的清秋殿为所欲为罢了,但是我的腿……”他低头,拍了下自己的膝盖,“让我不能名正言顺地教训他们,只好怪力乱神了。”

    毕竟东锦霄的腿留下了残疾这件事也是人尽皆知的,要不是这样,当年皇后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

    可是即便他假借了“鬼上身”的名义,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太过冒险了。

    万一皇后那边又听到了风声,对东锦霄的腿到底是不是真的废了又起了疑虑,那麻烦就大了。

    新仇旧恨一起算,皇后估计掀了清秋殿都未必解恨。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殿下!”洛云染真诚看着他,道谢。

    东锦霄扯了下唇角,意味不明,“跟我道什么谢,难道东锦霖的毒是你下的?”

    洛云染一惊,“当然不是!”

    “那不就行了?我又没包庇刺客,你也没做什么坏事,只是赶走了一些让我觉得很碍眼的人,你有什么好道谢的。”东锦霄转身往房间走,禁不住打了个哈欠,“把门关好,别再放人进来,你也别出去乱跑。”

    洛云染这才发现,他其实脸上是一层掩饰不住的疲惫,昨晚在宗人府的一夜想必也并不好过。

    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

    洛云染从善如流地应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转身跑去门口,把清秋殿的大门给牢牢地关上了。

    大门带上,洛云染的神色却也跟着暗沉了下来。

    东锦霖又中毒了……

    “灵枢……”洛云染低低唤了一声。

    脑海中立刻响起机械明快的声音——是的主人,您要的报告已经出来了,是否现在查阅。

    洛云染心中选择了确定。

    很快一份十分详尽的学样分析报告呈现在眼前。

    洛云染看到那份报告,神色非但没有舒展,眉头之间的沟壑还陷得越加深刻了。

    那是一份东锦霖的学样,是之前她闯进昭华殿帮东锦霖解毒之后存下来的。

    现在经过系统精密的分析,结果清清楚楚地告诉她,这份血样没有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她当时的确是应该已经帮东锦霖把毒给解了的才对。

    既然如此,为什么东锦霖现在又出现了中毒的状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