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陷入抄袭风波(2)

    和君澜通完电话,温平笙就把手机通讯设置成白名单模式,一律陌生号码都打不进来,陌生短信也拒收。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然后她打开微博,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是一个名为‘反抄袭专用小马甲’的微博号挂她的,并且@了她,这个微博号有五六十万粉丝,粉丝挺活跃的,影响力不小。

    温平笙随手点开那条挂她的微博。长图内容里面,先是列出图图诱之从计划出版单行本,到经过漫画社开会讨论、以及最后确定印刷时间和签售会等一系列日期。

    然后再拿笙歌今天上午发的微博时间作对比。

    还表示图图诱之的单行本签售会在6月底,现在是5月了,而笙歌的签售会是在8月中。

    并且图图诱之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告诉粉丝们,要出版单行本的事了,现在实体书都已经印刷出来了,图图诱之正在家里为签售会做准备,每天忙着在单行本上签名呢。

    微博长图里,反复强调笙歌的单行本封面,是今天才发出来的,而图图诱之的单行本都印刷出来,准备上市销售了。

    孰是孰非,谁是抄袭了谁,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

    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将这件事扩散出去,那个叫‘反抄袭专用小马甲’的微博号,还在微博以及长图的结尾表示——从关注转发里面抽十位一等奖,每一位送出5000块现金;再抽二等奖二十位送出1000块现金,以及三等奖抽三十名送出图图诱之的漫画单行本和周边。

    可以说,为了搞垮温平笙,不惜下血本了。

    于是这条微博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转发已经超过三万条了。

    然后这条微博评论下面,怒骂温平笙抄袭狗的人很多,还有一些人翻出温平笙以往发在微博的照片来恶搞,贴在微博评论下面——

    ‘笙歌抄袭狗简直恶臭,圈内毒瘤,赶紧滚出漫画圈。’

    ‘我有个叔叔会看人面相,他说笙歌抄袭狗这幅面相,典型的奸诈小人面相,城府很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以前就觉得她不是什么好鸟,今天的事,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图片]’

    ‘敲他吗的!笙歌你全家炸了,这不要脸的抄袭狗笙歌,抄得这么明显,是以为别人都瞎了吗?心疼图图大大,辛辛苦苦闭关一个多月画的封面,就这样给笙歌随手就给抄袭去了,辣鸡笙歌!’

    ‘抄袭狗笙歌还敢转发抽奖?是嫌自己凉得不够快吗?真不知道谁给她勇气。’

    ‘……’

    温平笙面无表情地退出了这条微博,然后又点进自己的微博主页,看了一下她上午发的那条抽奖微博。

    不意外地,评论已经超过两万了,而且热评都被从别处特地跑来骂她是抄袭狗的网络喷子给占领了。

    她翻了一会儿评论,才终于看到几个粉她的小可爱说,‘相信笙歌没有抄袭图图诱之,不管如何,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笙歌的’,‘抱抱笙歌,特别喜欢笙歌画笔下的故事’,‘笙歌不要管那些嘴不积德的网络喷子,保护我方笙歌大大。’

    只是这些评论,被一堆盲目跟风的网络喷子给攻击了,还跑到她粉丝们的微博,翻出她粉丝的照片,贴到评论区里评头论足了一番。

    温平笙看着这些,气得想顺着网络爬过去,把这些不分青红皂白骂她粉丝的网络喷子给爆锤一顿。

    单行本封面图的事,她自觉问心无愧。

    从开始构思,到整张封面图的彻底完成,都是她自己辛辛苦苦、一笔一画画出来的,期间一些细节,也是在她跟君澜副主编的讨论之下修改完美的。

    她跟图图诱之的关系说不上坏,但也绝对算不上好,因为彼此心里都明白,绝对不可能和对方成为朋友的。

    之前她只是大概听君澜副主编随口提到过,图图诱之出版单行本的事,但她并没有关注。

    她不喜欢图图诱之,因此,两人同为创神漫画社的漫画家,但她连图图诱之的微博都没有关注,更是连图图诱之的漫画也没有看过。

    她没有抄袭图图诱之的单行本封面,可是那个‘反抄袭专用小马甲’的微博里贴出来的证据,拿她跟图图诱之的单行本封面对比,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如果说是巧合,绝对没有人相信。

    温平笙也不相信这是巧合,至于她费尽脑力构思、一笔一画画出来的单行本封面,为什么会跟图图诱之的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这就值得深究了。

    温平笙刚退出微博,就看到她小哥跑来书房,火燎火烧地问,小笙,微博上污蔑说你抄袭那个秃秃的单行本封面这事,你知道了吗?

    他最近息影,不想看到粉丝们鬼哭狼嚎让他快点儿出来工作,就不太看微博,刚才接到他们大哥的电话,跑到微博上一看,才知道这事的。

    自从上次图图诱之的朋友慕木木,在微博上含沙射影地说笙歌私生活糜烂后,温逸舟就管图图诱之叫‘秃秃’了;至于慕木木则被温逸舟一纸法院传票,吓得从此再也不敢提到与笙歌有关的字眼了,并且还跟图图诱之绝交了,原因是图图诱之怂恿她发那条暗示笙歌给翊笙戴绿帽的微博的。

    刚才看了。温平笙说道。

    小笙,我看那些人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的,需要帮忙吗?温逸舟又关心地问。

    那些人的嘴巴太恶毒了,看得他快要气到想打人了。

    温平笙拒绝道,暂时不用了,君澜副主编跟我说先不要回应,他这会儿正在针对这事,开着紧急会议,等他开完了会,看他怎么说。

    她跟图图诱之都是同一个漫画社的。

    要出版单行本不是漫画社某个人就能决定得了的事,除非这‘某个人’是漫画社BOSS;否则必须要经过漫画社的漫画部门和销售部以及其他管理者开会,讨论,权衡,最终拍案通过了,才能将稿件送去出版社,印刷和出版的。

    她的单行本封面图,为什么跟图图诱之的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而且会议还能通过?

    既然通过了,为什么又会说她抄袭?

    这件事太多疑点了,她想晚些听听君澜副主编是怎么跟她说的。福利 &quotxinwu799&qu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