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解决之道

    这事,还得从悟星仙子那条悬赏开始。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那悬赏金额着实可观,虽然世家也发出了一些悬赏,但在金额上都没有超出悟星仙子的,看着确实非常动人。

    因此,三不五时,就有修士到这里来看看。

    久而久之,人气逐渐凝聚起来,就连那些本来自认对咒术这方面不算精通的修士,在与其他人在长生界交流的时候,相互配合,取长补短之下,也逐渐形成了一个个小群体。

    所有人,包括外围修士,都以为悟星仙子是针对世家大族的。

    因为这一个个小群体,与家族的组织结构非常相似。

    甚至有人怀疑,以后,这些似是家族的小群体,会不会成长到,能与现实中世家大族抗衡的地步?

    而世家大族也是如临大敌,这段时间活动频繁。

    无论是在星玦上,还是在现实中,外围修士的感觉更加强烈,世家大族弟子也不高傲不冷漠,不再不近人情了,变得和善又好交流了?

    大家都觉得星玦这东西实在是太好了。

    他们转而又开始担心,作为星玦的灵魂人物,悟星仙子,这般直接与世家对上,当真没有问题?

    别说胳膊扭不过大腿,以悟星仙子一人之力,如何与只手遮天的世家大族抗衡?

    据说悟星仙子出去历练了?

    没事,他们可以等。

    所有人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就等着看,接下来,悟星仙子会出什么奇招呢?

    却不想,在另一边,四大联盟的主管们尽皆发现,最近联盟的销售金额成阶梯式下滑,并且,前来联盟的修士明显减少了?

    这还了得?赶紧就报了上去。

    各大联盟的高层刚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直到各地坏消息纷至沓来,这才知道,出大事儿了!

    这一查才知道,原因还得归结到星玦身上,自星玦出现后,刚开始还不明显。

    但在悟星仙子那条悬赏彻底发酵后,那因为同一个目的而拉起来的一个个聊天群,给了大家不少启发。

    世家大族为什么无法撼动,不就是因为他们资源和信息都实现共享,家底丰厚,掌握着关键消息,眼界广阔,常人不能与之相比吗?

    但现在不同了啊,他们有星玦了啊!

    我们没有家族可以依附,还不能让我们抱团取个暖吗?

    也就是加个群而已,多简单的操作?

    而且大家分散在天南地北,还有着匿名系统,圣岛高层也找不到他们头上不是?

    因此,一个个以共享信息为目的的群,悄悄地拉了起来。

    但更多的,还是分享各种消息。

    比如,哪里的秘境现世啦?宝多速来?

    再比如,哪里又发生了正邪大战,要避开某些区域?

    ……

    信息嘛,发言了就算完成,也不像实物交易那样繁琐。

    当然,也不是没有实物交易,若两人离得近了,能谈妥的话,私下里也是能交易的嘛。

    更为可怕的是,家族仅仅是一个整体,而有了星玦的修士,可以加入很多个不同的群?

    事情逐渐演变到,有交流阵技的?有交流符技的……等等?

    所以,他们四大联盟可不就遭殃了吗?

    你现在随便拉着一个有星玦的人问问,他们在技能方向有了问题,是会到联盟来购买法诀呢?还是第一时间上星玦,去请教精通这方面的前辈高人?

    原来这才是个人空间的真实应用方式?

    他们去留言请教,有好心的,看到了顺手就解答了,也有些脑子灵活,从悟星仙子的新学堂,受到了不少启发,将针对某些问题的解决之道,也像课堂一样挂出来,并收取微薄的报酬,约莫十百千个星石不等。

    混蛋啊!

    知道他们联盟出售一份法诀,是什么价格吗?

    至少以十万起步啊!

    知道这是多大的差距吗?

    当四大联盟的高层知道这一点的时候,他们的心态直接就崩了啊!

    祈连扶英默默坐在公仲仙座旁边,作为赤水参加的那届阵技大赛的两位主持,两人私下的关系也非常不错。

    不过此时,两人因为此事,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祈连扶英这段时间,光顾着和祈连家族等人,琢磨悟星仙子那条悬赏的真实用意,以及研究应对方案了,一时也没顾得上阵盟,因此对阵盟现今的形势还没有深刻的了解。

    但是公仲仙座不同,他虽也出身世家,但在阵盟所能获取的资源,远远超出了他在家族中所得。

    这是他最重要的收入部分。

    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悟星仙子这把刀,仅是在世家大族头上虚晃一招,眨眼之间就落在了四大联盟头上。

    “她怎么敢?想她当初还从阵盟拿到了最高的奖励,难道她都忘光了吗?”

    祈连扶英默默无语,并下意识地离公仲仙座远了一点。

    悟星仙子忘没忘,他不知道,虽然根子在她身上,但她早去历练了,总也不可能是她操纵的吧?

    公仲仙座运了运气,见到祈连扶英的表情,苦笑了下,道:“想当初,看到她那个新学堂上线时,我还特地查了下,没有一堂是关于阵技方面的课程,现在大家都知道,她的阵技是传承自你们家,我还以为她有些分寸……”

    祈连扶英心里门儿清,对方这是要拉拢他一起讨伐悟星仙子呢?

    他迟疑了下,劝道:“这还未经过商讨,勿过早下结论,我看这倒不像是故意操纵,而是自然演化的结果……”

    公仲仙座闻言,看向他道:“你知道阵盟这月的收益有多少吗?”

    “多少?”

    “缩水了一半。”公仲仙座冷冷吐出了几个字,再道:“现在你还觉得这不是特地针对我们的吗?”

    “这么多?”祈连扶英也是头皮发麻,这才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

    这才仅是刚开始啊,若是长此以往,他们阵盟是不是就要经营不下去了?

    也幸好他们用的是传音,不然周围那么多修士,真是丢脸丢大了。

    祈连扶英连胡须都捋不动了,这可真是……

    族里的事情都还没完,咋阵盟也着火了呢?

    偏偏人家悟星仙子也没做什么?就发了一个悬赏,并且这个悬赏也是师出有名,她受到了伤害,难道还不能让她报复回去么?

    这说不过去啊!

    他现在,是恨不得将圣岛那个已经被撤了职的倒霉蛋现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看他惹出来的一大摊事儿?

    你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那人呢?

    这下倒好,把所有人都给连累了。

    不过他心里也是清楚,就算没有这条悬赏,只要星玦出现,这都将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祈连沐泽看事情还是通透的,悟星仙子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她在星玦上,借着天下万万修士之力,撬动所有阻碍了星玦发展的拦路石……

    现在看来,这个拦路石可以是他们世家,也可以是各大联盟?

    而万幸的是,这力终非悟星仙子所独有,悟星仙子能做到的,他们也能做到,这才是他们四大联盟相聚一堂的真实原因。

    祈连扶英环顾周围,各大联盟的修士尽皆表情沉重,看来不仅阵盟,其他联盟损失也不轻。

    四大联盟本来就不分高下,因此也没有专门的主持人。

    祈连扶英也懒得搞些有的没的,他最近精力消耗颇大,也有些累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首要问题是怎么解决,大家尽管畅所欲言,若是可行,我代阵盟上下感激不尽。”

    若是以往,在如此多修士汇聚一堂,早吵翻天了。

    然而现在,没有一个人发言。

    祈连扶英也不着急。

    就有一个坐在最后排,境界略低的人轻声问道:“难道就不能将星玦禁止,回到从前吗?”

    祈连扶英淡淡瞥过去一眼,心里暗嘲,看衣着好像是符盟的,就算不认识,他也能猜得出来,这应该是个孤僻无情又自傲的人,估计也没有什么友人,就算有亲人,估计他也不会在意。

    不然他不会意识不到星玦的魅力。

    只有心中有所牵挂,才会知道星玦的影响力,岂可能是想禁止就禁止的?

    这人或许在符技上颇有专研,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将来他在境界上必将落后。

    而很显然,在场同他一样想法的人不少。

    就见符盟几位高层眸光微暗。

    其中一位出来缓和气氛道:“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星玦一经推广,我们就算禁得了星玦,难道还能禁得了月玦日玦的。”

    东西只要一经出现,想让它消失,可就太难了。

    “现在还是要尽快商讨出一个解决方案,阻止事态继续发展,才是正道。”

    大家显然也明白,沉默并不能解决问题。

    室内开始出现细小讨论之声。

    讨论来讨论去,看似不知所云,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有着一种觉悟。

    就算原先没觉悟过来的,此时听了这么久,只要不是那愚不可及的顽石,也已经悟了。

    这哪里是商讨解决方案,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解决方案就在那里,但就是没有谁主动提出来。

    若要问为什么?

    因为不甘心啊!难道他们就不要面子的?

    他们试图通过这次大会,群策群力,看能否找出除此之外的其它替代方案?

    然而,越是讨论,越是让他们绝望啊!

    祈连扶英刚开始没发现这一点,但他很快就领悟过来了,因为这情景,这对话,他非常熟悉啊!

    他之前才刚在家族里,和众人进行过类似的讨论啊!

    所以,还挣扎个啥?扭捏个啥?这不纯粹是浪费时间吗?

    直接一句,我们也要加盟星玦,这不就完了吗?

    真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