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4章 掉进坑里

    大厅中间站着一个倒吊八字眉,鬓发胡子长的有一尺来长,偏偏脑袋瓜子中间还是个秃顶。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也不知道有多大年纪了,腮帮子两边的腮肉都耷拉下来了。

    这家伙一手掐诀,另一手却捏着鸡蛋大小闪着黑气的东西。方奇一看到那东西就知道那是个魔气炸弹,这东西跟方奇凝结成的丹火炸弹十分类似,别说阿丑不敢乱动,就算施贝贝也站在一边对峙警戒。

    这个长相丑陋的家伙应该是个修炼魔气的修行人,他身边还站着一匹像狼又像独角兽的怪物,这东西如果只是妖兽,还倒不至于会吓的施贝贝和阿丑不敢乱动。可是这东西并不只是简单的妖兽,其额头上的尖角却是隐隐泛红,明显是带着火焰的妖兽。

    火性妖兽倒不是很多,可是再仔细看这家伙竟然是火性八级。妖兽上了七级,就可以释放风刃火焰。在这么小的地方斗起来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方奇也能理解施贝贝为阿丑为什么这么对峙着不动手了。这特么摆明了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架式。

    方奇在打量这个秃顶的修行人时,秃顶也在打量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方奇才是个正主,那只三角怪眼直直盯着他,眼瞳里放射出一股阴戾的寸芒。

    “前辈,我们只是路过,并没有打算想滞留在此处,你在这里打个埋伏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吗?”方奇拱手作揖,语气很客气,却又锋芒毕露一语道破。

    “前辈?”秃顶嘿嘿怪笑,“你杀了我的徒子徒孙,还叫我前辈,难道你不知道父债子还欠债还钱的道理吗?你昨夜跃上山峰是想干什么,你说是路过,真当我是眼瞎啊。”

    方奇眉头皱了皱,“徒子徒孙,哪个是你徒子徒孙?呵呵,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听不懂啊。”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他最拿手的好戏,毕竟闯荡江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有绝对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他倒不介意跟对方玩玩猫戏老鼠。

    秃顶哼了声:“哪个徒子徒孙?你真当杀人是不用偿命的吗?”两只眼睛在施贝贝身上溜了溜。

    方奇也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他忌惮,当下也不再掩饰,淡然笑道:“我杀他们,是因为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你打算也替他们报仇雪恨?那好,来吧,我不在乎再杀一个对我下套子的人。”

    秃顶嘴角勾起一股奇怪的笑容,手里捏着那个鸡蛋大小的魔气炸弹毫不犹豫地捏造。这可太出乎意料了,方奇、施贝贝和阿丑三人第一时间作好防卫措施。只见眼前突然像引爆了一颗巨型炸弹,整个洞子瞬间打了道闪电。

    方奇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对秃顶这种同归于尽的手法并不罕见,可是这道闪电打过之后便是瞬间的黑暗,一亮一暗之间是短暂的几秒失明。

    爆炸冲击波并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冲垮了山洞,众人朝中间一看,秃顶和那只独角怪兽竟然跑的没踪没影了。

    我去,这是要闹哪样?三人面面相觑,随即四下仔细搜寻无果,施贝贝骂道:“这秃子到底跑哪儿去了?”阿丑仔细嗅了嗅,“在这里的并不是他的真魂,这狗日的会移魂定气的手段。”

    所谓的移魂定气也是修魔手段的一种,只是没到一定时候是不可能会修炼到这种以假乱真的程度。但随即心头一凛,秃子瞬间移到过道里,喝道:“卧槽,上当了!”

    施贝贝和阿丑也意识到这特么是掉入人家挖好的坑里了,赶紧朝外面狂奔。可是还没待方奇跑到洞外,前面就轰隆隆一声巨响,洞子从外到内都塌了,幸好他硬逼出一股气息将塌方的泥土给抵挡住了。

    施贝贝跑过来,暴躁的乱跳:“妈的,还是钻进人家设好的圈套里了,怎么办?”两眼气的鼓鼓着看方奇,方奇直挠头:“失败啊,我能怎么样,我又不是蓝翔挖掘机。”

    阿丑说:“我有办法,看我的。”让方奇和施贝贝退到石厅里面,随即这家伙就又变回他的本形,一只巨大的蝎子在雾气飘散之后显现出来。

    这只蝎子指爪乱动,两只巨螯钳真像个挖掘铲一样飞快地刨土,果然十分厉害,没多久就钻进一大截子。

    “我靠,你真行啊,弄了台蓝翔挖掘机啊。”施贝贝半开玩笑半是调侃的笑着掏出酒葫芦又喝上了,方奇一把夺过酒葫芦也灌了几口,“我就不信你会出不去。”

    施贝贝是赑屃神兽,他自然也能钻出去的,只是这家伙是个牛逼哄哄的家伙,就算他给子聪设计关在瓮井里,仍然不会忘记摆谱子。毕竟人家是龙子贵族血统,这种钻山洞刨泥土的活儿他是不屑去做,这是把阿丑当作傻小子练呢。

    明白这小子是个什么心思,方奇便也不再计较,望着施贝贝嘿嘿怪笑。施贝贝再坏,他丫的也坏不过方奇这样的,给方奇笑的汗毛直竖,拧着头问:“你笑个屁啊,给人家关门打狗了,还有碧莲笑?!”

    方奇看阿丑的身子已经深深地钻了洞子里,把酒葫芦扔给施贝贝,说道:“走吧,苗苗她们还在外面呢,我不放心!”走到阿丑的屁股后面纵身爬上蝎子后背,逼出真气在身子外面形成个圆形气罩,将飞溅的泥土挡在外面。

    施贝贝没上蝎子后背,像个慢条斯理散步的大爷,只是这个大爷是个酒鬼。功夫不负有心人,阿丑已经掘开了地洞,三人从地洞里爬出来,方奇狂吸了一口新鲜空间,却没觉得太恼怒。

    可是施贝贝却是怪叫了声:“妈的,咱们又掉坑里了!”阿丑首先感觉到了不对,“我那个靠的,这特么把我们给弄哪去了?”

    方奇定睛仔细看了看眼前景物,也张着大嘴半天合不拢。

    原来这里根本就不是他们进来的那个挑起密集藤蔓下陷的地壳,而是条深深的峡谷。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峡谷的中间位置的石头台子,身后涛声隆隆水声滔天,回头一看,一条瀑布银练似的高达十几丈狂泻而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