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36 挡我者死

    !

    单灵一下子清醒过来,跳起来跌跌撞撞便去捉南灵歌,以为她是被梦给魇住了。

    南灵歌刚抓起扼灵,差点反手便是一刀。

    回身看见单灵似乎吓了一跳,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眼前人是谁,忽的发起愁来。

    单灵身上的灵气被凡体压住了,这山里的雾煞根本承受不住。

    她记忆既失,以前学过的术法肯定也不记得,便是教了她破阵术她也很难领会。

    那她该怎么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呢?

    若还是以前,她在干活的间隙便能够照顾单灵,现在要与仙尊练术,谁知道每日练上多久?

    她若不在,单灵连厨房都找不到……

    屋内漆黑一片,单灵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好小心翼翼问道:“灵歌你没事吧?”

    “我没事……”

    有事的不是我。

    南灵歌愁眉苦脸想着解决办法,耳中突然听到一声冷哼。

    先前令她惊跳而起的便是那一声冷哼。

    哼声虽轻,却像冰锥穿脑一般刺激。

    如今又是一声,显见的是那位已经不耐烦了。

    “你先等等我。”

    南灵歌嘱咐了一句匆匆跑出屋子四处寻找南谣仙尊的踪影。

    正没头没脑的找着,身后突然刮起一阵猛烈的风,直接将她高高抛起,断线风筝似的越飞越高。

    飞了片刻又骤然疾坠,南灵歌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只能听之任之,狠狠的翻着白眼。

    幼稚啊幼稚!

    幼稚到姥姥家了!

    仙尊真是越活越幼稚了,竟然用这种方法报复她?

    他的智商貌似是个娃?

    ……

    身下狂风呼啸,也不知自己要掉到哪去,南灵歌却是根本就不关心那些,只在心里不停腹诽着南谣仙尊。

    长相气质那般冰清玉洁的一个男人,言行举止都幼稚的不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成半仙的。

    难道就因为他有稚子之心?

    砰!

    “哎呀……”

    在心里骂人的结果,就是狠狠的摔落在地,砸的草叶乱飞。

    要不是她一直以灵气护在身上,这一下八成会摔成个残废。

    “幼稚,卑鄙!”

    南灵歌没记性的在心里又骂了一声,赶紧爬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尘草屑。

    昨日那一身衣服因为她的摸爬滚打破了好些地方,几乎是不能穿了。

    大师兄送的衣裳破成那样南灵歌心疼不已,可不想连这件也破了。

    她正拍打的起劲,一声冷哼之中,南谣仙尊闪亮登场。

    周围灰雾滚滚,阴气森森,他一身冰霜雪华,清净出尘。

    南灵歌看了一眼,愈发觉得可惜了那一身皮囊。

    南谣仙尊冷冷一眼望去,吩咐道:“去将这谷里恶灵都收了。”

    收恶灵简单,不过……

    南灵歌挤出一点笑容,柔声道:“仙尊,咱们先商量点事呗。”

    “不准嬉皮笑脸!”

    “……”

    南灵歌好不容易挤出的笑僵在脸上,恼也不是怒也不是,只得暗中咬着牙道:“仙尊能不能帮忙安顿一下单灵,毕竟……”

    仙尊冷冷道:“闭嘴,快去!”

    去就去呗,吼什么吼……

    南灵歌悻悻转身,划破掌心以血唤醒刀灵,痛的龇牙咧嘴,边走边在心里想道:“这刀如果是我的,我不可能设一个这么缺德的使用方法,就算怕失手被人抢了自己刀也不至于……”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的,只是现在的她还想不起来,刀灵又不肯告诉她。

    话说回来,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南灵歌抬头望天,头顶灰雾浓重,低头望地,地上青草茂密,荆棘遍布,四周的树木形状狰狞,墨绿的树藤垂挂而下,蔓延到了草丛荆棘之中。

    灰雾浓、阴气重,与小戽山的感觉差不多,阴森、昏暗。

    不过小戽山没有活物,草木不活,这里的感觉却是生机太过了。

    灰雾阻碍视线,开了灵眼也只能看到丈内的情形而已。

    听说只是恶灵,南灵歌便不觉担心,想着尽快收了恶灵好回去给单灵煮饭吃。

    现在她们俩个都算是人了,小山灵也终于找到自己满意的身体了,真应该好好的庆祝庆祝。

    她心里盘算着该煮几个菜煮什么菜才好,刚想到大师兄第一次煮的红烧鸡,突然间便打了个冷战。

    本能在提醒她,四周有危险。

    南灵歌立时抛了杂念,凝神向身边望去。

    望是没望到什么,不过前右左右,头上、脚边,枝叶间,树藤中、草丛里,悉悉索索的怪声无处不在。

    南灵歌身上瞬间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忙在身外又覆了一层灵气。

    灵气覆身,就好似给自己贴身加了一层透明的皮肤,能够暂时阻挡外物的侵袭。

    修为高深者能化气成罩,薄而透明的一层便坚硬无比,能抵刀剑,能挡术法。

    她的只能只能阻隔,用力一撞就会散掉。

    因为南谣仙尊说了是让她来学术法的,南枫白借她的宝贝她也没带着,要是真遇上大麻烦,她就只能倚仗扼灵。

    不过四周的东西,似乎不是扼灵可以抵挡的。

    因为那不是凶鬼恶灵,好像是……虫。

    南灵歌很怕虫,不管是小的大的软的硬的爬的飞的……只要是虫便不喜。

    四周细碎的声响越来越密集,南灵歌的头皮也是一阵又一阵的发麻,身子僵的像块石头,双脚像被钉在地上一般动弹不得。

    而后又突然觉得痒。

    只是霎那之间,她的全身似乎便爬满了东西。

    隔着一层薄薄的灵气,有无数的虫子在她身爬行和蠕动。

    那种恶心的触感便由肌肤上快速蔓延开来,深入骨血,渗入脏腑,恶入骨髓……

    除了已经在身上的,还有不少东西在试图捆住她的手脚,缠住她的脖子。

    伤可忍,痛可忍,打可忍、骂可忍,妖魔鬼怪可以忍,这种感觉绝不能忍!

    “近我者死!”

    无处不在的恶心触感将南灵歌逼的一声尖叫,周身灵气猛烈迸发,瞬间将身上的异物尽数弹开。

    “挡我者死!”

    又是一声尖叫,南灵歌将灵气灌注到扼灵之中对着前方大劈大砍。

    一时间灵光缭乱煞气滚滚,乍明乍暗之间草木横飞,泥石飞扬。

    不多时,南灵歌身边便成了不毛之地,干净的连一棵草都不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