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四章 话不投机

    !

    本来,我对张庄之行是不抱太大希望的,可没想到会挖掘出如此关键的线索,这极有可能关乎我们能否找到那名犯罪嫌疑人。

    相较于我,秦培华要显得激动的多,这从走路的步伐中便能看出来,更莫说他一路上嘴巴更是没停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牌楼的不远处。近观之下,这牌楼更显得恢弘起来。

    在牌楼的左侧,有着一处院落,三间并排不仅显得格局单一,在高大的牌楼对比下,更是显得矮小破旧。

    张庄距离香城市区并不太远,因此整座村庄已经是十分现代化了,比如房顶上的太阳能板,比如很多人家外墙上挂着的空调主机,又比如商店老板曾经展示的用来扫描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

    但正是因为上述东西的存在,才会将眼前这座院落衬托的格格不入,就仿佛一张如玉的面容上有着一颗碍眼的痦子。

    其实房子矮小破旧也就算了,毕竟每个家庭的经济条件是不同的,可大门还是那种木板制成的就显得有些过分了。尤其是上面被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完全就是对建设美丽乡村时代主题的正面挑衅。

    房子破旧、院墙低矮,稍稍踮脚便能清晰看到里面的一切。

    三间屋子,两间的门是敞开的。

    左侧的那间里面摆放着香、纸钱、寿衣等过白事所需的诸多物品。

    右侧的那间里面摆放着几口棺材,或黑或红。房间正对着的半个院子被打上了木桩,一块面积颇大的雨布蔓延出去到了房顶。雨布的存在避免了风吹日晒、霜降雨打,可同时也将光线遮蔽了起来。

    因此,整个右半块院子显得有些阴森,尤其是那几口棺材,俨然成了促就恐惧的源头,令人望而却步。

    雨布遮蔽下的矮墙边,整齐的摆放着一块块长短不一、新旧不同的木板,不用想都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孙麻子有点儿意思,把这破窝弄得跟他娘义庄似的。”在商店听说孙麻子种种事迹之后的,秦培华对这个人就有了不良印象,因此在看到面前这令人压抑的景象后,不由的有了些火气。

    “你别说,还真他娘有点儿像。”我也忍不住了,虽说孙麻子做的是白事儿生意,但也未免有点儿太夸张了。

    “许峰,按照咱们的计划行事。”大门是敞开的,秦培华抬脚进去之前叮嘱了我一句。

    “放心吧。”我瞟了瞟被雨布遮蔽起来的地方,“不管他有没有涉案,都要把他装神弄鬼的尾巴揪出来。”

    在来时的路上,我和秦培华已经结合商店老板所说的进行了详尽分析,早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案。

    张庄距离香城市区不远是事实,但不常有外人来也是事实,这一点,从商店老板对待我们的态度中便能证明。

    基于此,我和秦培华的到来在第一时间便引起了注意,那原本紧闭的房门,在我们刚刚进入院子时便打开了。

    “找谁?”低沉沙哑的嗓音,是随着开门声一同传来的。

    声音入耳,开门之人也站在了我们眼前。

    粗略估计,这人有五十岁左右,身高大概一米七,从削瘦的身材来看,体重也就是一百来斤。

    他上面穿着一件藏青色的羽绒服,下面是一条臃肿的深蓝色棉裤,与这老房子一样显得异常扎眼。

    当然,最醒目的莫过于那张脸了,深陷的脸颊上全都是大小不一的麻子,如同布满了飞蝇一般。

    他的眼睛看似无神,不过在打量我和秦培华的时候,会不着痕迹的闪现出精芒,若非我一直盯着他,根本就不会察觉丝毫。

    而与这身过时装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头发,大背头梳的油亮异常,就好似涂抹了猪油一般。

    “请问,你是孙麻子吗?”秦培华一反之前鄙夷之态,打招呼的时候显得十分客气。

    “有事?”孙麻子反问,也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买东西。”秦培华说。

    “自己选。”

    “自己选?”秦培华愕然之后,笑着点了点头,“成吧,自己选就自己选,一会儿找你结账对吧?”

    “……”孙麻子没有说话。

    “我去去去就来。”秦培华说着,悄悄打了个手势。

    我当然明白这是何意,因此目光便没有从孙麻子身上挪开,而这也是让我注意到了些异常之处。

    孙麻子,行动不方便。

    这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看到他在小幅度扭动身躯,在将身体大部分重量转移到右腿上。但很显然那条右腿也不是很健康,否则他抓着门的手不会青筋暴露,嘴角更不会有轻微抽搐的动作。

    “风湿还是关节炎?”

    “什么?”孙麻子眯眼盯着我。

    “你的腿。”我指了指。

    “你是医生?”

    “不是。”我摇头。

    “软骨损伤。”孙麻子自嘲的说道。

    “很严重?”

    “……”孙麻子沉默。

    “严重到需要做膝关节置换手术吧?”这不是我在没话找话,而是在尝试构建一条完整的证据链。

    来时路上我和秦培华已经对案情进行了梳理,大多数环节都能串联起来,但还是存在一两处模糊的地方。

    “……”孙麻子依旧沉默。

    “是因为没钱所以没做手术吗?”我继续追问着。

    膝关节置换人工软骨费用并不便宜,即便是国产的,一条腿也要四五万元。而以孙麻子的家境来说,似乎是无力承担这笔费用的。当然,也不能这么肯定,万一他就是单纯的不想去做手术呢?

    孙麻子一直不开口,我也就失去了继续追问的兴趣。一来是怕引起他的反感和警觉,二来我已经通过他的沉默以及表情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一点,很有可能就是孙麻子装神弄鬼的原因之一。

    “聊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秦培华从左侧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手中拿着几沓冥币还有一袋子金光闪闪的纸元宝。

    “这戏份做的还挺足。”心中嘀咕一句,我上前将塑料袋接了过来,“没聊啥,就是唠唠嗑。”

    “多少钱?”

    “二十。”孙麻子回应。

    “回来给你。”说罢,秦培华朝我挤挤眼,“我们现在过去吧。”

    “好的。”我点头。

    ……

    “他怎么不拦我们?”向外走出两步,我以极小的声音问着秦培华。

    “我怎么知道?”秦培华偷偷朝着身后瞄了瞄,“不过可以确定一点,他这里的确有着大量的蜡烛。我刚才特意找了找,在寿衣下面发现了几只大箱子,里面全都是尚未开封破口的白蜡。”

    “现在怎么办,真要去那里吗?”此时此刻,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还有别的路可选吗?”秦培华愤恨的骂道,“他娘的,本想给这老小子下个套,没想到把咱们自己套住了。”

    “既然没得选,那就假戏真做吧。”我有些无奈。

    “晦气。”秦培华低声咒骂。

    此时,我们两个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只要再向前迈出一步便会去到街上。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身后的孙麻子再度出了声。

    “两位,你们要去哪儿?”

    “有戏。”我心中一喜,悄悄看了秦培华一眼,随后故作平静的转身,“我们去祭拜一位长辈。”

    “墓地?”

    “是的。”

    “哪里?”

    “牌楼外面的山谷。”

    “长辈是谁?”

    “一位朋友的父亲。”

    “叫什么?”

    “你开的是寿衣店,卖的是与白事儿相关的物件儿,难不成还兼职着户籍调查?”

    “那事儿我管不着。”孙麻子总算不再惜字如金了,“既然你们不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但我可提醒你们,这两年的墓地可不安生,你们最好别去。”

    “怎么个不安生?”

    “恕难奉告。”

    “得了,既然话不投机,那就暂时别过。”说着,我拽了拽秦培华示意往外走,“等给那位长辈扫完墓,回来给你结账。”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孙麻子语气中满是讥讽,“小子,听人劝,吃饱饭,等后悔的时候可就晚了。”

    “我这人什么都听,就是不听劝。”说完,我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墓地不安生?安生我还不去呢?”

    ……

    “许峰,你小子这股不要脸的劲儿跟谁学的?”穿过牌楼,秦培华揶揄着我,“你别说,跟二流子挺像的。”

    “秦支,这个时候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苦笑完,我又有了几分忧虑,“你说咱们这法子管用吗?”

    “我哪儿知道?”秦培华翻了个白眼。

    “得,当我没问。”

    穿过牌楼之后向前走出约五百米,道路尽头的右侧出现了一个山谷的入口,显然那里就是墓地了。

    “奇了怪了,这老小子还真不上当?”这几百米的距离,秦培华几乎是一步三回头走过来的,看到孙麻子始终没跟来,忍不住对我们之前所想之计有了怀疑,“难道咱俩的一番心血,就这样白费了?”

    “不尽然。”

    “怎么讲?”

    “我觉得他会来的。”回头看了看远处高耸的牌楼,我示意秦培华放宽心等着,“我们要动奶酪,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但愿如此……”话说到一半儿,秦培华突然拽着我向前奔出几步,藏到石头后抬手指了指,“老小子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