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赶鸭子上架

    “警察姐姐,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一小伙儿很无力的说道。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嘴上认错就成了么?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相关部门清理围墙要花不少钱,总不能他们犯错国家买单吧,必须得罚个款让他们长记性。

    处罚决定要回派出所再做,人被唐枭和二师兄带回小庄桥。

    这四个小伙儿都是美术学院的研究生,因为志趣相投就打算毕业前先创个业,开个工作室什么的,结果工作室还没开起来呢合伙凑出来的钱就让人骗走了。

    他们不敢跟家里人说被骗的事儿,只能借酒消愁,不过这愁都消小半年儿了,没见他们振作反而越来越过火。

    昨晚上去青柳胡同涂鸦他们就是一时兴起,想先去小庄桥那边找个地方练练手,如果涂鸦成功可以吸引别人注意的话,他们再去更大更方便展示的地方去涂鸦。

    他们年纪都不算小可思想却一点儿都不成熟,以为只要有人关注,只要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才华他们就能出人头地呢。

    了解完事情的经过,唐枭先给他们普了一波法,别人家的院墙,别说是在上面涂鸦,就是在上面抠一块砖,那也是不行的。

    这件事处理完也不早了,唐枭给萧祁打电话,问他今晚这饭还约不约。

    萧祁气急败坏的回她:“约,再不约我估计你能忙到明年。”

    俩人见面都晚上八点多,唐枭饿的前胸贴后背,见面没寒暄也没客套,先招呼服务员过来点菜。

    她不问人家店里的招牌菜是什么,直接问人家:“你们家什么菜做的快?”

    服务员用了好几秒才闹明白她的意思,说了两个,唐枭都没多想便点了这俩,剩下的就让萧祁点。

    萧祁一边翻着菜单一边特别无奈的摇头,“你可真会给我省钱,我请你吃饭你不点贵的就点俩凉菜。”

    “我多了解你啊,你请老同学吃饭肯定不会点便宜的啊,我把表现的机会让给你,我多体贴”,唐枭挺不要脸的说道。

    要搁上学的时候,萧祁斗嘴还真不怕唐枭,动手才发怵呢。现在动手可能还怵,不过更怵跟唐枭斗嘴,小唐这几年在基层别的本事长没长他不知道,嘴皮子功夫长不少他倒是深有体会。

    萧祁不搭理唐枭,她嘴皮子功夫没地方施展只能捧着水杯慢慢喝。

    今天着实不轻松,一个案子出现场到最后拿人回派出所拉锯太长时间,精神一直挺紧张,特别累。

    饭菜上来,唐枭埋头就吃,萧祁实在看不下去,特无奈的说道:“你就不能再等一会儿,一碗米饭你就着俩凉菜就吃了,感情我点的鱼肉海鲜你都看不上呗。”

    “没有没有”,唐枭囫囵咽下嘴里的米饭,解释道:“我先垫垫肚子。就这小碗,我怎么着也得吃三碗,这才第一碗,你点的鱼肉海鲜保准剩不下。”

    萧祁无言以对。

    俩人一句话没有再说吃完饭,唐枭擦擦嘴,开始聊正经事。

    “你要跟我聊什么?”唐枭问道。

    萧祁皱起眉头,“我私下里找刚上任不久的缉毒办公室主任聊过,他已经让人暗中调查,我也会参与进去,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萧祁说的人应该是赵为民。

    “你信他?”唐枭问道。

    萧祁点点头:“我信!就算最后证明他不值得信任,我也想赌一把。事情不能再继续恶化下去,新型du品在全国范围内迅速蔓延,几个邻国也开始出现这种du品,因为价格便宜致幻效果强吸引很多年轻人尝试,不能再让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那么多人吸食新型du品后作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儿,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其实很多吸食新型du品的人都有du瘾,对吸食du品后的致幻效果有依赖性,不管多危险他们也会尝试。这也是为什么研发和销售新型du品的人敢在du品还没有蔓延开来的时候拿人做试验反馈du品效果的重要原因。

    吸食的人乐在其中,研发销售的人有恃无恐,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给缉毒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

    “所以,你是觉得他可信才想拉我入坑的?”唐枭压低声音拧眉问道。

    萧祁点点头。

    很多事情唐枭也是知情的,让她参与进来对完成最后捣毁制造销售新型du品的犯罪窝点很有帮助。

    “你跟他提过我了?”唐枭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她刚刚想到,萧祁如此急切的拉她入伙,很有可能已经在赵为民那边提到过她,赵为民派他当说客希望在基层给自己多放一只眼睛。

    果然,萧祁十分抱歉的对她点点头,“一些事情我也是通过你才知道的,所以……对不起。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我们现在都站在悬崖边上,除了一往无前也已经没有别的出路。”

    “啪”的一声,唐枭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给周围的人都吓一跳。

    萧祁有点儿慌,忐忑的说道:“别生气别生气,咱有话慢慢说,别发火啊。”

    “你都先斩后奏了让我怎么好好说?好好说有用吗?你都给我拉坑里了!如果最后没成,我出事,我老公我妈怎么办?”唐枭压低声音质问道。

    如果她像前一世那样了无牵挂,从一开始她就不会这么谨慎小心偷偷摸摸的调查,直接拿头去撞,死了也无所谓。可是现在不行,她想好好的活着,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

    萧祁自知理亏,任由她骂不吱声。

    唐枭也就说了这么几句,事情已成定局,就是用唾沫星子把萧祁淹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接下来要让我做什么?”唐枭压着复杂的情绪沉声问道。

    萧祁轻轻嗓子,神神秘秘的回道:“他想私下里跟你见一面,掌握你了解到的所有情况。”

    “最近没时间,等我有时间再说吧”,唐枭回道。

    确实没时间,她工作这么忙,连吃个饭都着急忙慌的哪有时间汇报工作。

    萧祁自然不敢说太强硬的话,只道:“这都看你,我把他的私人联系方式给你,你有时间自己联系他吧。”

    唐枭记下号码起身就走。

    萧祁忙忙追上来,“唐枭,我跟你认错,都是我不对,咱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成不成?”

    唐枭斜眼看他,轻哼一声,“这笔账你给我记清楚了,等事儿完了我再跟你算。不用你送我,我自己能找到回家的路。”

    她松了口,萧祁大大的松一口气,当真没有再跟过来。

    出了餐厅,唐枭深深的叹口气,赶鸭子上架,说的就是她现在的状态吧。

    累,真的累,如果她身边没有发生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她只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小民警多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