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三国风艳 > 第二十一章 关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小风自来了乐浪郡已经有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小风与众人改造纸术、提前把印刷术搞出来,生产玻璃、陶瓷和高粱酒,收获颇丰,却是很少陪雪儿逛街。这不,离前往洛阳求官的日子还有几天。所以小风猛地陪雪儿上街买东西,在家玩耍,两人几乎吃喝拉撒睡皆在一起。当然小风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纯粹就是把十岁的雪儿当作亲生妹妹。最后一天里,小风召集众人在县堂大厅里开会,五位义父也要出席。小风正端坐在大堂之上,左边是韩当、林伟等人,右边是五位义父和李虎的妻子燕仪。小风首先开口道:“诸位,今天召大家前来,乃是在下前往洛阳求官,取得乐浪、辽东和辽西等三郡的掌管权。据可靠消息,辽东和辽西两郡此时正处于战乱之,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甚是悲惨,幸亏老天庇佑,这就要进入了过冬时节,外族的人也很少入侵了,不过多则一年后,少则半年,还会有可怕的外族势力侵略我等华夏的土地,杀害我大汉百姓,更会有战火烧到我们乐浪郡,也许下一个目标就是这里,所以为了边境的安定,请诸位说说你们的看法。”韩当作为林伟等人的代表,起身行礼,恭声反问道:“主上,不知你有什么打算?”由于韩当这个月来全是在军营里度过,并不知道龙啸山庄里面的具体情况,所以只好问问这个主上了。李虎打趣笑道:“韩小子,怎么你这么性急啊?是不是想跟着去,顺便收几个妾回来!喂,听老王说,洛阳有很多美女哦!嘿嘿!”燕仪开口笑骂道:“好你个小虎子,是不是找打啊?岚妹,妳千万别听他乱说!”琴岚抿嘴笑道:“燕姐,放心吧!夫君他,可不会只娶几个那么少的哦!是不是啊?夫君。哈哈哈哈!”韩当难得一次脸红,众人不禁莞尔一笑,将刚才的紧张气氛一下子给驱散掉。陈光正色道:“好了,我们还是先让小风说说他的看法吧!也只有他现在是最熟悉情况了。”小风一本正经地说道:“韩大哥,我命令你与林天、林伟、林翼三位大哥一起留下,送你们个字————搞建设、练士兵、护乐浪。等我回来以后,我希望能够看到焕然一新的景象,另外,五位义父和义母也需要组织商队将玻璃、陶瓷和纸张前往冀州、并州和徐州等富裕地方售卖,更要换取粮食,至于高粱酒,那就等我回来再说吧!如果出现有大批流民进城的情况,还请义父你们妥善安排,嘿嘿嘿!也送你们个字,收流民,买粮食,建房屋,最重要的一点,我希望在我掌管的地方里不准有欺压百姓之事,更不准许有贫富低贱之分,他们皆是我大汉子民,要一视同仁,违令者,杖罚一百,韩大哥,你要切记这一事,还要多加强城内治安!”呆在琴岚一边的雪儿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走到小风的身旁,轻轻地拉了拉小风的衣角,嘟着小嘴道:“哥哥,刚才你好威风哦!可是人家和岚姐姐没有什么要做的,好无聊啊!真是气死人家了!”小风微笑着把雪儿的小手拿开,和声道:“岚姐姐那里怎么会没有呢?岚姐姐,不知你有何擅长的饿?”汗认识人家一个多月了,居然现在才打听人家的情况,琴岚叹气道:“妾身乃是学医的,不过这难以入风弟的眼!”小风大喜,抢口道:“真的,岚姐姐,妳真的是学医的!那妳将要负责更重要的事情了。”琴岚笑问道:“何事?风弟,只要妾身力所能及的,定当不负风弟所托”小风沉声道:“这第一,就要开设医堂,招收学徒,传授医术,当然是愿者上钩啦!第二,就是召集乐浪郡内所有的会医病的大夫或者能人医师,组建一个医疗队,是专门为乐浪郡的百姓治病的,当然还有避免瘟疫等等,我要在我回来的时候希望能看到岚姐姐你出色地完成任务。这件事还请陈父韩大哥从旁协助!”雪儿打断小风,猛地摇摇小风的手,撒娇道:“哥哥,好哥哥,雪儿呢,雪儿做什么啊?”小风抚摸着雪儿可爱的小脑袋,笑道:“雪儿嘛就和哥哥一起到洛阳去!”张世彬和苏陶急喊道:“不可以!”泪水开始在雪儿的眼睛里打转了,就差还好两人忙出声安慰道:“可以,可以!雪儿当然可以和风儿一起去了,谁要是不准雪儿去,我俩跟他急!不过小风你要带上一百家将和两百士兵,扮成商队才行啊!”小风感激望了一下二人,恭声道:“风儿记住啦!定会挑选几百好手,让他们跟随我一起前往洛阳!”在旁坐久的王通幽默开口说道:“风儿,你前往洛阳的时候,记住八个字————收揽人才,搞好名声!”小风经王通一点,脑光一闪,立刻起来躬身道:“风儿定当遵从亡父的嘱托!还有一事须王义父帮忙的,那就是找一种羽毛白色的小鸟,这种鸟叫做鸽子,寻找专门的人训练它们,为我大军之间来往通信方便行事!”王通专门搞情报的,可能连李虎今天是否穿内裤都知道,闻言顿时拍手说好,马上让人去办了。对王通,小风是一百个放心。之后,小风和雪儿等人收拾细软,吃顿饭,睡个好觉,明天早上与众人依依惜别,整军出发了。

    在一条官道之上,有一支商队在缓缓地前进,众人皆骑马,偶尔也有几个马夫驾着马车,里面装的是物品来的,为首的一人高大威猛,脸蛋嫩白,一身纯白儒衫,方巾圆领,紧袖缓带,皂色缘边,责圆领,皂绨软巾垂带,一双纯靴在脚,和风吹拂着

    他,说不出的闲适飘逸,说不尽的潇洒,说不完的儒雅秀,尤其那双眼睛,锐利如刀,梦幻迷人,而身骑在同一匹马的那小女孩大约十来岁,一身鹅白绸缎衣裙,秀发垂放,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双纤纤如细的小手东西乱指,不时在马上摇晃着,那可爱的小脑袋是又点又晃的,只听见她娇声道:“哥哥,快看啊!那只小白兔很可爱啊!那只小鸟,哇!一身羽毛翠绿的,毛茸茸的,人家好想摸摸哦!还有饮血大马,好快啊!呵呵!”整条官道之上皆是银铃般的笑声。不错,正是小风和雪儿等人,他们经过了数天的路程终于来到了涿郡边界,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喧闹声,小风等人赶紧前往去查个究竟,人未看清,却来了一个喊声道:“你这厮的,兀的不是卖马嘛?俺老张以金买马,有什么不可的,再说,这些金子足够买三匹马了。俺老张可是吃亏了哦!”声如巨雷,势如奔马,那声音阻止道:“这位好汉,不行的,我等不能做主,你还是等我们的东家来了再说吧!”小风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环视众人,皆是手下衣服打扮,倒有一人引起了小风的注意。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形貌异常,一看便知,那是桓侯张飞,小风忙问那些家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张飞几个月来在涿郡甚至是在附近的郡县寻找好马,可是结果无获,今天再外出时,刚好碰到了这支商队,卖马的,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小风把目光转移到那张飞手拉着那匹黑亮亮的大马,吓了一跳,这马比饮血还高了一大截,原本饮血有两米一了,可在它面前,好像是不足年份的儿马,其实,饮血还真是处于幼儿期的。小风在仔细打量了这马,发现这马头足有两米四高,马身异常粗壮,粗大的马蹄、马尾,骨骼精壮,比别的马大一号,颜色又是纯黑的。小风面向张飞,询问道:“阁下就是张飞张翼德把?”张飞喊道:“不错,在下就是张飞,字翼德,世居涿郡,专好结交天下豪杰,没想到俺老张的名声这么大哦!哈哈啊哈!只是你这个小白脸怎么知道俺老张的名号的?”未等小风开口,雪儿酒左手叉腰,右手指着张飞,娇骂道:“你这个大黑脸,骂我哥哥是小白脸,小心我哥哥打你哦!”说完右手拇指紧贴鼻子,吐了吐小,做了个鬼脸。张飞把手指向哇哇大叫道:“你个小娃娃,别说你哥哥能俺老张,就是他能否靠近俺老张五丈之内还是个问题呢!嘿嘿嘿嘿嘿嘿!小心俺老张撤掉你的裤子,打你的小屁股!”两人是越吵越大声,足有一个时辰,小风后面的骑兵们皆是下马,找了一个地方禁戒放哨去了,而那些贩马的人也休息,顺便等候他们的东家来。

    这时,一位家丁迎来了一个商贾打扮的人,两个皆是白发苍苍,大约四十几岁的,身后紧跟着一人,身长尺,髯长二尺,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小风望着三人的到来,忙阻止二人的争吵,说道:“好了,你们俩个就别吵了。雪儿乖,听话,不要跟人吵架了!”雪儿娇声道:“喂,黑大个,人家听哥哥的话,不再与你这个黑炭头吵了,哼哼!”说着一个把脸转向别处。张飞不甘心,哇哇大道:“小丫头,有本事就与俺老张口头打战三百回合,让妳尝尝俺老张的厉害!”尽管雪儿口齿伶俐,刁钻可爱,也被张飞激起了怒气,娇声斥骂道:“黑大个,你这个黑炭头,黑鬼,全身一身黑,就连那匹马和饮血都没你那么黑,黑大头,黑心黑肺黑心肝!哼哼!”两人又口战在一起,小风对二人的战斗,只是摇头苦笑。那三人来到小风面前,行礼问道:“公子,不知发生了何事,令二人争此不休?”小风喊了声雪儿,然后抱着她一起下马,还礼回答道:“抱歉了,在下的妹妹无理取闹在先,其实是”雪儿在五人身形最小,勇敢地走出来,娇声道:“人家哪有嘛?都怪这个黑大头,臭老黑,就是你害人家被哥哥骂了!呜呜呜呜呜呜呜!”说着就哇哇大哭起来,泪水猛地流,就差来个瀑布了。雪儿一发火,天公也补活。完了,小风等人皆是束手无策,只有竭尽全力,费尽心思补救了,忙安慰道:“好了,小姑娘,别哭了!”“行了,小妹妹,俺老张错了,姑奶奶,您就不要哭了!”“乖!雪儿听话,不要哭了!”女人心,不透新,谁知道她们到底想什么啊!雪儿马上停下来,娇笑道:“黑大个,认输了吗?”张飞吃了一个憋,无奈道:“是是是,俺老张认输了!”小风和声道:“好了,雪儿,快向张大哥道歉,听话!”雪儿挣脱了小风的怀抱,一阵小跑来到张飞的面前,摇晃着他的手,娇声道:“张哥哥,飞哥哥,你这么大个,人家那么小,就原谅人家嘛!好不好嘛!行不行嘛?翼德哥哥!”张飞被雪儿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给吓了一跳,忙陪笑道:“小姑娘,好好好,俺老张就原谅妳了,只求妳不要摇晃俺老张的手,俺老张快晕死了!”说完就吁了几口大气,好像打了一场硬仗。其一商贾见二人和解了,便走上前向张飞行礼道:“不知这位好汉为何拦截我这商队?”张飞喊声道:“俺老张要这匹马啦,看它啦,,只要你们开个价钱,我就买马走人啦!”口气挺大的!那红脸一步走上前,抢口道:“你这厮,仗势凌人,洒家在此,容不得你这个黑毛子放肆!”张飞怒道:“那红脸的,速速报上你的名号来,俺老张要与你厮杀五百回合。”那红脸朗声道:“洒家姓关,名羽,字云长,记住洒家的大名,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死于何人手里。”张飞哇哇大叫起来,准备上前与其厮杀,小风忽然喊了一声住手,这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