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八百二十一章:考核突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遥跟在小道士身后离开了,两人没有在说一句话,陆遥此时得心情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看着小道士那可人得模样,心中暗自笑说道:“这小道士是天宝阁阁主的徒弟,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自己最后真的通过了所有的考核,成为了天宝阁主得关门弟子,到时候自己还要叫这小道士一声师兄呢?”

  一想到这,陆遥也是一脑门子得黑线。

  一个快要二十岁的人,要称呼一个十岁左右的小道士为师兄,的确是很搞笑的一件事情。

  ……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当陆遥再一次见到那些接受了这一轮考核的人时却发现此时还能留下来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这一轮考核淘汰了一大半还要多,邓家的邓玉照和酒洲徐家的一位中年还在,其他还有两个陆遥叫不上名字的男子。

  只是,很奇怪的是那个淘汰了药王谷少谷主邢褚清的方玄信竟然还能够留在这里,这倒是让陆遥有些意外。

  众人站在一片宽阔的广场中等待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从广场的尽头走来许许多多熟悉的身影,陆遥一眼望去,无一例外全都是前几番考核的考官,药王谷的邢中天、狂风铁战等人赫然在了,唯一让陆遥有些意外的是第二轮考核时候遇见的那个让他感觉到有一丝熟悉气息的蒙面男子竟然不在其中。

  “诸位,首先我代表阁主恭喜诸位通过了一轮又一轮的考核!”考官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考官从诸多考官中缓步走出,扫视一眼所剩下的这些丹道天才们,大声的说道:“本次考核到现在为止也差不多算是结束了,诸位只要再通过一轮的考核就要分出最终的胜负了。”

  “这是要面对终极大boss了吗?”方玄信小声的低估了一声。

  声音不大,陆遥距离他很近尚未听的很清楚,可是那位女考官却显然是听到了,冲着方玄信的方向微微一笑,道:“不错,方公子说的很对,你们马上就要面临最严酷的最后一轮考验了,你有信心吗?”

  “信心十足!”方玄信见那女考官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窃窃私语而生气,但倒是报以微笑,心中一乐,大声的说道。

  “那好!”女考官冲方玄信竖了竖大拇指,大声的说道:“我相信你们大家和方公子一样,都是信心十足,那我也就不再??铝恕!

  “接下来我宣布最后一轮的考核内容……”

  “……”

  “……”

  ……

  ……

  陆遥、离疆、雷战元和佟铁鑫四人坐在酒店的房间中,一个个面面相觑,至此他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天宝阁最后的一项考核竟然是这样的。

  原本以为那么丹道的高手齐聚一堂,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比试和较量,最后的胜出者很快就会产生,却不料最后时刻那位女考官竟然语出惊人的宣布了这样的一个考核内容。

  “陆小子,你说这天宝阁是不是再玩人呢,大家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考核,怎么到了最后这临门一脚的时候却变成了这个模样?”雷战元想想都来气,若不是他曾经蒙天宝阁中人施以援手,以他的火爆性格当时就有可能要发作了,此时面对自己人,他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发发牢骚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天宝阁本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存在,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似乎也并不是不可以理解,况且最后那位女考官也说了,剩下的这些人即便是无法通过最终的考核,天宝阁也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不是挺好的吗?”佟铁鑫这些日子下来和雷战元处的熟了,接着他的话说道:“在说了,就算他们搞出什么样的花样来,最后少主不是一样会拿第一名吗?”

  “这话倒是没错!”雷战元拍了拍佟铁鑫那巍峨如山岳一般的庞大身躯,笑着说道:“这没看出来,你这大块头马屁倒是拍的挺溜的嘛!”

  “我哪有,我说的都是实话!”佟铁鑫面色微红,有些尴尬的辩解道。

  “……”

  此时,陆遥的心里也有些乱,他也是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只不过随着雷战元和佟铁鑫这俩人的说说笑笑似乎又是想明白了。

  天宝阁最后的一项考核时间竟然要推迟到半年之后再度举行,这让所有人原本高涨的激情瞬间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对此,有人表示不理解,有人也表示反对,但到了这个时候,似乎反对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留下的人都是聪明人,并不会有人真的去和天宝阁过不去。

  事已至此,陆遥等人只好离开。

  ……

  ……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大家离开之后,天宝阁经历了什么。

  天宝阁,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炼丹师人人向往的地方,此时却是经历着一番的腥风血雨。

  “师兄,安静了这么多年,突然要再入江湖,我还真有点小小的兴奋了!”

  “师弟,你终究还是失败了!”

  “是啊,我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竟然还比不过一个毛头小子,失败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啊!”

  “陆遥不是一般人,输给他,你并不冤!”

  “我也没说冤,只是有些不甘罢了。”

  “师弟,这一次你的责任是最重的,我希望你牢记我告诉你的话,哪怕是天塌下来,你也要保护好陆遥,只要他活着,我们这些人的生死才有意义,记住了吗?”

  “师兄,放心吧,那小子听讨人喜欢的,我觉得我和他真的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或许师傅当年所说的机缘会在他的身上应验呢,我还是挺期待的。”

  “那就好,要是没什么事情,你先回去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嗯,师兄,你也别太操劳了,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境地,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嗯!”

  天宝阁一处绝壁前站着三个人,两老一少,其中一位正是养心居修行的那位驼背老人,另一位老者戴着一副面具,没有人看得到他面具背后此时的表情,不过从言语间也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另外一名年少的则正是那位带着陆遥前往养心居接受考核的小道童。

  从两位老者言语间可以判断的出来,这位蒙面的老者正是驼背老人的师兄,天宝阁当代的阁主,也是那个小道童的师傅。

  驼背老人独自朝着山下走去,小道童依旧站在蒙面老人身后,一言不发,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看着。

  “文宣,你觉得师傅这一次过得了这一道坎吗?”老者面对着悬崖峭壁站了许久,才缓缓地看着小道士问了一句。

  “在徒儿心中师傅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师傅解决不了的。”小道童态度坚定,神情认真的答道。

  “呵呵,这个天下没有谁是永远不败的,就像你见到的那位陆公子,假以时日,他或许才能达到那样的成就吧!”蒙面老者微微一笑,说道:“文宣,师傅想要让你跟在陆遥身边,你可愿意?”

  “不管师傅吩咐我做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做好。”小道童用成年人一般的口吻说道。

  “那你去准备吧,明天你就下山,跟着陆遥一起回去,从今往后的半年时间里你便跟在陆遥身边吧!”蒙面老者言语间透出一丝不舍,但最终还是让小道童文宣离开了。

  小道童虽然心中也是万分不舍,但是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只要是蒙面老者吩咐的事情,他永远都不会有异议,他只会无条件的服从,如同军人服从军令一般,那是长子心里,刻在骨子里的信念。

  蒙面老者在驼背老人和小道童离开之后冲着虚空中冷冷的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

  “哈哈,不愧是天宝阁阁主凛冬,这样都能被你察觉到,佩服,佩服!”一个阴森森的,飘忽不定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一身黑衣黑袍,黑色獠牙面具遮面的身形落在蒙面老者身后不足五米的位置。

  “这些年你过得可好?”天宝阁阁主凛冬听到身后得脚步声,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来人轻声问道。

  “哈哈,哈哈哈”来人笑得很放肆,笑得很凄凉,笑够了,突然冷冷得说道:“。拜你所赐,这些年我过的很好。”

  “你还是老样子!”天宝阁阁主凛冬轻叹一声,道。

  “老样子吗?”来人缓缓地摘下戴在脸上的獠牙面具,露出一张极其恐怖和丑陋的面孔,恶狠狠的看着天宝阁阁主凛冬道:“你看看我还是老样子吗?”

  “……”

  凛冬沉默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对方那张在这夜色下显得极为恐怖的面孔,微微的闭上双眼。

  “怎么,连你也不敢看我得这张脸吗?”来人见凛冬如此模样,似乎是更加的愤怒了,牙齿咬得咯咯响,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得往外蹦,说道:“这个天下果然还是原来的模样,虚伪的让人感觉到恶心!”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