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田园纨绔妻 > 618 安排母子相见(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鹏的暗卫损失了不少,又怕秋蔺他们看出端倪,这几日,他并没有调出暗卫来随身保护自己。

    虽他一路保持警惕,每走一段路后,便会停下来查看后面,可秋大武功也不低,随时隐身,就这样跟了一路,也没有被林鹏发现。

    到了外宅门口,随从上前,轻轻扣了了几下门环,门环撞击大门的声音在这暗夜里显得特别响。

    大门很快被打开,林鹏闪身而进,随从也跟着进去。

    等大门再次被关上,秋大才慢慢的走上前去。

    院内点了不少的灯笼,将院内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媚娘脸色苍白的站在屋门口,看到林鹏进门,急急跑过来,许是因为这几日生病了,脚下没有力气,在要跑到林鹏面前时,脚下突然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跌趴在地。

    “媚娘!”

    林鹏惊呼着飞跃到了她面前,扶住了她。

    媚娘被吓白了脸色,两手紧紧搂住了林鹏的脖颈,身子在不住的颤抖,“侯、侯爷……”

    林鹏弯腰一把抱起她,将她稳稳的抱在怀里,看着她即使施了粉黛也难言憔悴的面容,止不住心疼起来,语气虽然责怪,却带着宠溺:“身体不好,便在屋内等着。”

    “妾身想早一眼看到侯爷。”

    媚娘如水的眸子里荡出涟漪,里面有想念,有热切,还有点点诱惑。

    林鹏喉结快速的动了动,几个大步迈进屋中,把媚娘放在了床上,强自克制着自己问:“请了大夫没有?大夫如何说?你这身体……”

    媚娘的软唇覆了上来,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林鹏再也控制不住,欺身压了下去。

    屋外伺候的丫鬟和随从听到屋内发出的动静,也纷纷离远了一些。

    屋内的响动一直半个时辰以后方才停歇。

    媚娘脸色潮红的躺在林鹏怀里,语气小心又忐忑:“侯爷,妾身听闻新进府的姨娘住进了凤凰苑?”

    林鹏得到了满足,此刻身心正是放松,听她说完,低头看她,心情很好的问道:“媚娘可是嫉妒了?”

    媚娘身体明显一僵,脸上的红晕迅速退去,“妾身,妾身……”

    林鹏大笑出声,“让那个贱人入住凤凰苑,不是我的本意,是夫人提议的。当时那个境况下,我无法反对,不过你放心,既然本侯应允了你,凤凰苑是你的,便是你的,那个贱人现在还有用,我不便下手,等事情过去,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悄无声息的的消失。”

    听他一口一个贱人,显然没把连紫漪放在心上,媚娘提了多日的心落了回去,脸上的血色也恢复了一些,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而是祈求道:“侯爷,我想见见仲儿。”

    每年林仲回来,不过三五日,林鹏便会想办法让她远远的见上一面,这回已经过去十数日了,她还没能见到,心里想念之极。

    林鹏没有说话,沉吟。

    媚娘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仰着头,情欲还未完全消退下去的明媚大眼期待的看着他。

    林鹏的心顿时软成了一塌糊涂,当即应了下来:“好,我想办法带他出来,让你见上一面。”

    媚娘开心的笑起来,欢快的笑容瞬间把屋中点亮。

    林鹏情动,刚要俯身再压下去,外面响起丫鬟小心翼翼的喊声:“侯、侯爷……”

    林鹏皱眉,语气骤然变冷:“府中的丫鬟何时这么没有规矩了?”

    “咚!”

    丫鬟吓的跪在了地上,牙齿打颤:“侯爷,夫人今日还没怎么进食,奴婢怕夫人身体撑不住。”

    林鹏低头看,果然,媚娘退去情欲的脸上隐隐有些发白。

    林鹏挪开了身体,一把将把抱了起来,责备:“你怎么不说?”

    媚娘虚弱一笑:“侯爷是妾身的天,只要侯爷高兴,妾身怎么样都无所谓。”

    “你这个傻瓜!”

    林鹏越发的心疼,朝着外面喊:“快去给夫人准备饭菜。”

    有丫鬟的脚步声而去,不一会儿端着饭菜回来,轻轻敲了敲房门。

    “进来!”

    丫鬟推门而进,低着头目不斜视的把饭菜端了进来。

    “放在桌子上出去吧。”

    丫鬟照做,放好后,转身出去,并关好了房门。

    林鹏随意的披了一件外衣,然后用薄被包裹住媚娘,抱着她来到了桌旁坐下,把她放在自己腿上,让她倚靠在自己怀里,然后端起粥,舀起一勺,吹了吹,才递到媚娘面前,声音如水般温柔:“吃吧。”

    媚娘羞红了脸:“侯爷,妾身自己来吧。”

    林鹏假装不高兴,“怎么,本侯喂你不得?”

    “妾身巴不得,可侯爷劳累了一天,妾身不忍心再让侯爷如此。”

    林鹏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露骨的暗示:“本侯现在伺候你,一会儿你可要好好的伺候本侯。”

    听出她话中之意,媚娘羞的连脖子都红了,微张开樱唇。

    林鹏含笑喂她。

    这一夜,林鹏直至待到天色将亮,才回武侯府。

    秋大也一直跟到那时候,回到府中,去了秋蔺和秋汝院中。

    两人还没醒,秋大也没打扰,直到有下人起来清扫宅院,秋蔺听到动静,起来,秋大才走到门口低声喊人:“主子!”

    “进来吧!”

    秋大推门进去。

    秋蔺已穿戴妥当,正坐在椅子上,“何事?”

    “大小姐没有猜错,林鹏果然在外面养了外宅。”

    秋蔺这次没忍住,惊的腾下站来:“你说什么?”

    秋大声音压的很低,“林鹏昨夜子时后出了侯府,我一路跟踪,发现他在外面养了外宅。”

    砰!

    秋蔺一拳打在桌子上,怒骂:“这个混账!”

    秋汝听到动静,从另一间屋内出来,看秋蔺气的怒火冲顶,忙问:“发生了何事?”

    秋大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秋汝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椅子,“这个阳奉阴违的狗东西!”

    秋大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秋汝转身往外走:“我去找小妹!”

    “站住!”

    秋汝回头跺脚:“爹,这样的东西小妹不能再跟他过下去了,必须和离!”

    “你稍安勿躁,男人在外面养外室,并不是什么大不赦的罪过,要想灵儿和他和离,我们必须有证据。”

    秋汝又何尝不知,可听到林鹏如此的所作所为,他怒气冲顶,早就没有心思思考了,“那我们怎么办?”

    “别急,这件事先别告诉灵儿,我们从长计议。”

    将近中午,林鹏去了林仲院中,看林邝和篱儿也在,笑着道:“为父好些时日没有陪你们出去吃饭了,今日为父让人在登雀楼定了雅间,我们父子几人出去吃顿饭。”

    林邝暗暗哼了一声,撂下手里的毛笔,“孩儿答应娘今天陪她吃饭,不能陪爹去了。”

    林鹏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

    篱儿也放下手里的笔,紧跟着说:“女儿也答应陪娘吃饭。”

    林鹏脸上完全没有了笑意,板起了脸孔:“你们两人这是在对我表示不满吗?”

    两人齐声应:“孩儿不敢!”

    “放肆!”

    林鹏突然大怒:“你们的规矩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这是你们应该对待为父的态度吗?”

    篱儿从小受宠,林鹏对她说话,从来都是轻言细语,从来没有这样大声呵斥过她,吓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林邝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侧身挡在了她面前,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林仲也过来挡在两人面前:“爹,我们兄妹三人确实说过这些时日要每天陪着娘吃饭,二弟和小妹没有撒谎。”

    看着林仲和媚娘有几分相似的容颜,林鹏怒火消失了下去,摆手:“罢了,罢了,邝儿和篱儿去陪你们娘,仲儿陪我出去吃饭吧。”

    林邝没吭声,转身跑了出去。

    篱儿一看,对着林鹏福了福身,也跟着跑了出去。

    “爹,您别怪二弟和小妹,他们也是一时接受不了……”

    林鹏摆手打断他的话,“爹知道,你换身衣服,陪着爹去登雀楼。”

    登雀楼距离侯府较远,是京城里有名的酒楼,两人出了府,坐上马车,来到登雀楼。

    林鹏早就定好了位置,伙计领着两人来到三楼的一个雅间,把雅间门打开,恭敬的请两人进去。

    雅间环境较好,又是较高的位置,也清净,林鹏点了几道招牌菜。

    伙计退下,雅间内只剩下父子两人。

    林鹏有意无意的打探:“仲儿,你外祖父和大舅近日如何?”

    “他们很好,外祖父说等程公子认祖归宗以后,他们便要回燕州了。”

    林鹏不着痕迹的松口气。出了这样的事,秋蔺两人住在他府中,他感觉压力太大了。

    而隔壁的雅间内,媚娘透过事先弄好的眼孔,激动万分的看着林仲,好像是长高了一些,也越发英俊了,周身气息也更加儒雅迷人。

    “仲儿,仲儿……”

    媚娘低喃着喊,林仲出生仅三天便被换走了,这么多年了,没在自己身边呆过一天。林鹏也只允许她远远的见一面,眨眼间孩子都这么大了,却还不知道自己是他的亲娘。

    一顿饭大概吃了有一个时辰,媚娘也在另一边的雅间里痴痴的看了一个时辰,但还是没看够,见林鹏结了帐,父子就要两人往外走,咬了咬嘴唇,站起来,匆匆走了出去,

    许是走的太急了,走到门口崴到了脚,尖叫了一声,身体直直的朝外扑去。

    林仲跟在林鹏身后,刚好经过她的雅间门口,听到尖叫声,下意识的伸出手扶住她,四目相对,林仲心里猛然一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