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综]六六大顺 > 60.-[59] 六六期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些事晚点明白总比永远没明白好。

    陆六六撑着下巴开始细琢磨这件事, 小孩子确实是小孩子,不过以流川枫走的路线来看,他会在意这种事也真是让人满头问号。

    清田信长半点都没有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女生也陷入了苦恼, 仍是自顾自地不停叨叨, 不过叨叨到最后又开始了自我纾解, 诸如——

    “不过我是哥哥嘛,让让弟弟妹妹也是应该的, 这点小事都要计较的话!不是显得我很小气嘛!”

    “但食物也不是小事啊!下次我一定要严正抗议!”

    “没错!就是这样了!”

    “奈奈你一定也是这么觉得吧?!”

    清田信长说着说着又把话题丢到了陆六六脑袋上,但后者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看着信心满满等待应和的少年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然后张嘴一个——

    “啊?”

    “嗯, 一定是这样了!”

    “……哦。”

    清田信长立刻丢光了前一秒还在抓心挠肺的烦恼, 从椅子上原地跳起蹭得老高, 然后对陆六六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谢啦!奈奈!跟你聊完感觉好多了!”

    “……”

    “哇啊!都这么晚了!”

    清田信长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离家三个多小时了, 立刻风卷残云般把货架上唯二两袋吐司拿起往怀里一塞, 将只有多不会少的钱放到了陆六六面前。

    “赶时间!我先回去啦!”

    “……其实,你也没跟我聊什么。”

    陆六六慢腾腾地收回了朝清田信长挥着说拜拜的手,这家伙冲出门的时候还差点撞到人,愣是连急停都没地侧了下身体就绕了过去, 不管是速度还是灵活度都已经好到了夸张的地步。在跟对方高喊了两声抱歉后,他又继续往家里的方向极速跑去。

    差点被清田信长撞到的是对面一家咖啡店的店主,是一个容貌好气质佳、成熟又漂亮大姐姐, 柔顺黑亮的长卷发和嘴角下恰到好处的一颗痔更添了三分风情。

    她家的咖啡店虽然跟面包店是刚好面对面开着, 但两家并没有成为竞争关系、面包店不卖饮料, 咖啡店不卖纯面包,可颂、帕尼尼一类的三明治简餐面包体还会跟他们买,所以本着互惠互利的关系,大家一直都友好相处着。她家还有两个妹妹在,跟在这里工作有几年了的阿部龙关系都不错。

    “小泪姐好。”

    陆六六朝推门进来的长发女人打了招呼,她手上拿着一篮子水果,还记着刚才被冲出去的清田信长撞到的事。

    “刚才那个孩子没事吧?”

    “没事没事,他就是性子急躁了些。”

    小泪点了点头,然后笑着把手中的水果放到了桌上:“这是刚才俊夫带来的,这几天小爱出去旅行了,我跟小瞳两个人也吃不完就送点给你们。”

    俊夫是小泪姐二妹小瞳的男朋友,是一名刑、警,不过陆六六只见过一次,看起来是个挺体贴阳光的男人。

    小泪环视了一周店里,并没有看到阿部龙的身影:“你爸爸不在吗?”

    “他在后场。”陆六六这么说着就要转身再把阿部龙喊出来,不过又被小泪叫住了。

    “不用了,我就是随口一问。”小泪摸了摸陆六六的脑袋,又笑着说道,“我先回去了,店里也要收拾收拾准备打烊了,有时间去我那儿坐坐,请你喝咖啡。”

    陆六六眼前一亮,连声说好。

    小泪姐家的招牌咖啡,与其说是咖啡,倒不如说是咖啡饮料,意式浓缩咖啡加入牛奶、巧克力酱和自家打发的特调奶油,甜甜的特别合她的口味。

    不过小泪前脚刚走,阿部龙后脚就从后场走了出来,他看到桌上的水果时愣了下,很快猜到了是怎么来的。

    “来生当家的来了吗?”

    “嗯,小泪姐送来的。”

    阿部龙点了点头,没有再多少什么,他在检查完后场以后就准备到收银台进行日结,陆六六则到前门将Close的牌子挂了上去,对街的咖啡店招牌也黯了下来。

    “猫眼咖啡。”

    啧,讲不定人家身手还比清田信长那小子还要好。

    陆六六将面包店门口的地垫收了进来,看着卸下了围裙装扮的阿部龙正拿着一叠现金点算,配上他那大佬的气质,愣是把零钱点出了千万级的架势。

    退休极道跟隐藏盗贼,这年头没点本事大概都不好意思出来开店。不过猫眼的那条线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至少在电视新闻上从来没见过哪儿的艺术品被发了猫眼卡片,但这并不影响她家咖啡的口味,是真的很好喝。

    好吧,感慨完了咖啡,让我们把话题继续放到主线上。

    陆六六收拾好了用餐区的桌椅,她脱下围裙后小跑步凑到阿部龙边上:“爸爸,拜托你一件事。”

    “……??”

    阿部龙挑起一边的眉毛,停下了手上的事情看向自己的女儿,要知道她很少开口跟他提什么需求。

    陆六六确实也是这样子的人,不过这件事只能靠他的才能了。

    没错,从哪儿跌到就要从哪儿爬起来。而带着这样的拼劲和执着,一晚上的时间刷一下就过去了。

    第二天,当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教室里大多男生就冲去了食堂或是小卖部,剩下的人多数都拿出了自备的便当,当然也有些会选择做其他事,比如——睡觉,而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我们的睡神流川枫。

    据不完全观察,流川枫的午休时间一般只会在吃饭和睡觉之间做出抉择,而他行动的依据就是看饥饿能不能压过睡意,简单来说就是看会不会被饿醒。

    陆六六看着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流川枫还是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她就知道这位爷还没睡饱。她猜到会这样,所以已经提前跟藤井说了今天大概要晚点才能一起吃饭。

    她起身离开了座位,两步之后便一脚倒跨上了流川枫前桌的座位,开始耐心地等着对方睡醒。

    时间滴滴答答还在往前,陆六六双手抱胸盯着后排墙壁上的挂钟,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按照这个时间点某人也该饿了。

    她刚这么一想,跟前这位睡神就有了醒过来的迹象,他扶着脑袋抓了两下头发,然后慢腾腾地抬起了沉重的脑袋。

    睡眼惺忪,表情迷蒙,脸颊还因为压在课本上睡觉被勒出了两道红印,几个数字的铅笔印也留在了上面,可见他上午这觉睡得是有多投入。

    流川枫还没完全醒过来,毫无焦点、涣散无神的视线只模糊地瞧见了一个轮廓,却不是他平时熟悉看到的那个足够宽厚、替他挡住老师大半目光的摔跤部前桌,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的邻桌阿部奈奈。

    两人开始了长时间的对视,流川枫是因为刚睡醒大脑运作得还有些卡顿,陆六六是一下子不知道该从切入打开话题,刚准备好的台词被他这么一看就忘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他们的尴尬并没有持续太久,刚才说了,流川枫在这个点醒过来一般都是被饿醒的,所以他的胃很快就极度不合作地发出了饥饿的呼喊,他愣了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大脑开始接收身体需要食物补给这个讯息并发出了有些懵的一声——

    “……啊。”

    陆六六绷紧的脸立刻松了开来,她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顺势从身后拿出了昨天忙了好一会儿才准备好的东西。

    “喏,饿了吧?”

    没错,又是她自家准备的便当。

    流川枫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看着摆到自己面前的便当没有说话,仅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她干咳一声,目光开始飘着说道:“那个什么……之前县大会那次不是故意没给你留的,所以这个是特意补给你的。”

    ……擦,她说话这么虚干嘛?!

    陆六六把视线瞥了回来,把东西往他面前再一推就站了起来:“总之,就是这样了,你看着办吧!”

    “……”

    她没等流川枫给个反应就作势要走,可刚要迈腿又发现自己还穿着裙子,赶紧掩了一把才慢慢从座位上挪开。

    一个快步走准备闪人,但想想觉得不行,又一个快步走了回来,在流川枫刚碰上便当前又一把压住了盖子。

    “先声明,上次给他们的便当是我爸做的,这次是我自己做的……因为是第一次做,所以好不好吃请都不要告诉我!”

    事实上,流川枫的目光落在了她压在盖子的手上,一开始并没有特别注意到,但这么一看才发现她的手指多贴了两块创口贴。

    “……喂。”

    “打住!”

    陆六六没给流川枫开口的机会,在补充完毕之后就又一个收手加速度撤离了现场,跑到了教室外面。

    好友藤井已经在外面提溜着饭盒等了她好一会儿了,自然也看了个全程,此刻正趴在窗口看着陆六六奔出教室的模样。

    “藤井,我刚才是不是表现得很蠢?”

    藤井用力地点点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跟人家告白呢。”

    “啧,眼界太窄了!”陆六六厉声反驳了这个看法,一把勾上了好友的肩膀,“我这不是经验不足嘛,平时在家就是热菜煮方便面的水平,第一次正儿八经给人做便当能不心虚吗!”

    天知道,她耍菜刀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切的是萝卜还是自己的手指头,要不然也不会切得满手口子了。

    “行啦行啦,我快饿坏了,先去吃饭吧。”

    带着完成任务后的轻松,陆六六跟藤井一起到了中庭那边吃午饭,她的便当是昨天做剩下的边角料胡乱填满的,没有送给流川枫的那份那么精致,乍一看就跟锅乱炖似的。

    藤井看了眼友人的便当,一滴汗就挂了下来:“奈奈你的厨艺真是没有遗传到你爸爸呢。”

    那是她没见过阿部龙当年炸厨房的现场,什么精细活儿说到底都是要靠练的。可惜陆六六在当马小乐或是麻生真鱼的时候,都没得到好好练习厨艺的机会。

    不过她做的东西就是看着难看了点,味道她昨天已经试过了,还是可以的……

    她顺势夹了块蛋卷放进嘴里,然后整张脸都憋青了。

    ……真是一点都不可以。

    藤井看着也淌了一滴下来:“怎、怎么了吗?”

    “……好像是鱼露加多了。”

    那个腥爽真是让人无法承受,感觉舌头都要被炸碎了。

    “你爸爸没有替你尝过吗?”

    陆六六摸了把脑袋,她很确定地说道:“这就是他尝过说没问题的,还特别补了句‘就是这个味道’,好像是我妈当年第一次给他做的便当就是这样。”

    “……看来阿部叔叔也是风雨里过来的。”

    陆六六沉默着沉默着……然后扭头看了眼正要把自己那份便当分一半给她的藤井:“藤井,你觉得流川枫会被我毒死吗?”

    “死应该不至于。”

    嗯,难吃嘛,了不起就是丢掉了,好险她刚才打了个补丁。

    带着这样沉重的心情,陆六六跟藤井默默结束了午饭。她回去的时候看到了摆还到自己课桌上的饭盒,隔壁的流川枫又已经定时定点地睡了过去,上课铃声对他而言跟催眠曲没什么两样。

    她坐到座位上,发现饭盒已经空了,还是洗得干干净净还到她桌上的,也就是说流川枫把这份便当吃完了。

    竟然真的吃完了?

    一想到刚才自己尝到的那味道,她转头看向流川枫的目光都带了三分惊悚。

    在犹豫了两秒钟后,陆六六尝试着往他那儿挪了两下椅子,弯腰低头凑了过去,在确信自己有听到对方的均匀的呼吸声后又松了口气。

    ……还行,没毒死。

    不过这么难吃的东西他都能塞进去,只能说明人家是真的饿了,看来篮球部最近的训练量真的很大啊。

    陆六六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等流川枫这一觉再睡醒,已经是两节课以后的事了,倒是省了提醒他该去参加部活的事。

    今天阿部龙难得休息,所以她不用赶去店里帮忙,按照原计划她放学后准备去逛下超市,不过她书包理到一半就发现每次都不紧不慢但从不耽误时间去篮球馆报道的家伙忽然站到了她桌边。

    在她疑惑不解的视线下,他低头看向她,用着没多大情绪起伏的声音说道:“你很久没有去篮球馆看过了。”

    “……”

    她挠了挠脸颊,这确实是实话,不过从流川枫嘴里说出来,并没有让这句陈述句变得有什么不一样。

    “要一起去吗?”

    然后就这么向她发出了邀请。

    流川枫并不习惯用什么话术,所有的台词只分想说跟不想说,而这如同打出了新CG的发展让她立刻哐哐哐地点起了头,流川式的示好可得好好珍惜。

    不过有件事她真的是从中午在意到现在了。

    “流川。”

    “……?”

    “这里这里。”

    陆六六说着指了指自己脸颊上的一块,示意他这里的同部位有铅笔印记,上午的数学课竟然能留到现在,真是让人不得不服。

    不过显然这位大哥没有懂她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下一秒就抬手掐了把她指着自己脸颊的那块位置。

    她差点没嗷一声叫出来,立刻就被带回了上次他掐她的时候,再次把她对此人畅想全部打回原点。

    可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下一秒,陆六六便出手还击,也一把掐住了他的脸颊,并凶巴巴没好气地问道:“你干嘛又掐我!”

    “不是你叫我掐的吗?”

    以为你是要我帮你确认这不是做梦——当然,这种欠扁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

    又来了!又是这无辜的表情!

    流川枫意识到自己解读错了她的意思,而脸颊感觉到的胶布触感又让他想起了她手指还有伤这件事,这让他本就没用多少力气的手立刻又松了开来。

    不过……捏起来的手感又好像挺好的。

    于是,他刚松开的手又回捏了她一下。

    “………………你在玩我吗?”

    “……”

    别移开视线,这个动作已经出卖你了!

    眼看着两人开始僵持不下,解围的人也终于来了。

    彩子出现的时候只是刚巧路过低年级的教室,想要拉个苦力去帮忙到活动室拿下器材,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了两个正在互掐的笨蛋,也就教室没其他人,不然明天准得又一起牵手上校报。

    她本想去做个和事佬,不过想着阿部奈奈没怎么去篮球馆围观也猜到了一定是这俩发生了什么,这大概是某种特别的和好方式吧。

    没错,就是这样,才不是她看热闹不嫌事大呢。

    彩子自觉地往后一步退出了教室,但还是带着灿烂过头的笑容提醒了流川枫:“训练要是迟到的话,记得先去跑十五个圈哟。”

    然后还好心地替他们把门带上了。

    “………………”

    “………………”

    被这么一提醒,他们哪儿还有功夫去互掐,一起数个三二一就同时松开了手。

    陆六六捂了把脸,还觉得自个儿有点丢人,然后透过指缝瞧了眼正要拿包去篮球馆报道的某人。

    好吧,这么一来一回的,还是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不过这次她没再拿手比划,而是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低下头,可就在她准备亲自帮他擦掉脸颊铅笔印的时候,他又忽然跟明白了什么似的立刻捂住脸往后退了半步。

    陆六六的手尴尬地停在半道上,她抽抽着嘴角解释道:“我不掐你了。”

    “…………”

    “嘿,你这什么眼神?我真不掐啦!”

    流川枫这才将信将疑地放下手,然后看着她又抬手过来,温热的指尖在他的脸颊上停留,然后轻轻地蹭着什么。

    他愣了下,目光移到她脸上,甚至一度忘记了迟到还要跑十五个圈这种事。

    画面温馨又美好,让人不自觉感慨年轻就是好。

    当然,这还得撇去陆六六在内心深处纠结铅笔印真鸡儿难擦,要是能抹掉口水去擦就好了这种煞风景的事不谈。

    “好了,干净了!”

    陆六六收回手,满意地看着流川枫干净白皙的帅气脸蛋,然后拎包准备跟他一起去篮球馆看看。

    不过这回又变得他不着急了,她都走到门口了,发现那家伙还杵在原地,又叫了他两声才跟了过来。

    然后两人就是一阵疾驰,流川枫速度更快些,一脚踏入篮球馆的时候,彩子刚摁下了秒表的计时器,围在门口的流川枫亲卫队则爆出了激动的呼喊声。

    彩子撇撇嘴,差一秒半就算迟到了,真是可惜。

    然后她又看见了跑在后面的阿部学妹,气喘吁吁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地觉得好笑:“怎么?掐完了?”

    陆六六跑得累个半死,面对学姐的调笑还有点不好意:“掐完了掐完了。”

    “那就来一起看看他们最近的训练成果吧。”

    彩子颇为自信地扬起了嘴角。

    在教练的组织下,热身之后便是三对三的练习赛。陆六六也终于明白了彩子自信的理由是从哪里来的了。

    哪怕是不算太懂篮球的她也看出了所有人的进步,尤其是三年级的学长,身体条件趋于成熟,心里对胜利的渴望也被激发而出,加上国中时代最后一个夏天的时间限定,所有的奇迹与无限的可能都在这短短的一月内变得不再遥不可及。

    传球的失误率肉眼可见的降低,投球的命中率有在提高,而不是局限在特定两个得分选手的手上,岩田隆作为中锋的潜力被完全激发出来,无论是卡位还是篮板都更加有气势和魄力,没再浪费他的大块头。

    至于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为明日之星的流川枫,已经很难再估算他每天的进步会有多大。虽然一年级的身体条件有限,但力量训练从没有停下,投球的命中率不停在攀高。

    似乎是在县大会的那场比赛中得到了启发,他正在着重训练自己的外线能力,三分球的姿势变得更加干净利落。

    所以说,年轻人都是争强好胜的,找到目标然后拼尽全力地超越他成为更好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长更远。

    “各位!再来一球!”

    “我们的目标可是称霸全国!”

    “喂喂,怎么就忽然称霸全国了啊部长!我们连神奈川县都称霸不了!”

    “闭嘴!没出息的家伙!……还有你流川!别以为你刚才叹了口气我没听见!”

    “……”

    称霸全国——这不再是众人藏在心里不敢言说的目标,怀揣着梦想的富丘中一定会越走越远。

    所有人都对自己这么说,但今年的夏天却未能给他们带来奇迹与可能,富丘在全中的预选赛止步于第四轮,对手是历年来成绩稳定在县内四强的选手。虽然他们以超水平的发挥赢得了对手和观众的尊重,但最后还是以三分之差被淘汰出局。

    哨声响起,一切都结束了。

    几个大高个的男生哭得跟个孩子似的,眼泪跟汗水淌了一脸,发烫的肌肉不停地抽搐,这场比赛已经超过了半数人的负荷。唯一二年级的正选选手三木不停地在抹眼泪,一点都不见了平时的嬉皮笑脸。

    “部长,对不起……要是我、要是我平时再努力训练一点就好了,明明就差一点了。”

    岩田隆没有落泪,他一把拍上了三木的后脑勺:“笨蛋,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

    “走吧,去列队了!”他把三木抓到了场上,还有因为体力不支在下半场只打了十分钟的流川枫,“与其说着对不起这种没用的话,你们还不如在明年邀请我回来看看你们在决赛圈的表现。”

    称霸全国——梦想的延续就只能交给后辈们了。

    这天,富丘中惜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已经快放学了,虽有惋惜和不甘,但所有人都对篮球部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乐观的家伙甚至说了比四强不过差了三分,四舍五入就相当于八强了,这样的言论当然收到了一溜的白眼。

    陆六六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正被天文社社长扯着聊最近在世界范围内有些地区的气象出现了异常,这个话题太过高深,她没听明白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天文社的活动室,然后跑去了篮球馆。

    依照这个时间和情况来看,他们今天应该不会再回篮球馆训练,但她还是下意识地过来了,而事实证明她的感觉没有错,本该熄灯的篮球馆亮了半场的灯。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篮球馆大门边上,探出半个脑袋朝里面看了过去,空荡荡的篮球场仅有一个宽大厚实的背影在那里。

    那是篮球部的部长岩田隆。

    比赛结束后,他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过分的体力透支对身体也有很大的影响。可他自己又默默地一个人回到了学校的篮球馆,从活动室搬出了一整筐的篮球,用着抛光剂和抹布一颗一颗擦过去。

    陆六六没有作声,她在门口沉默地看着那个看着严肃霸气实则内向温柔的高大男生抱着篮球的样子,他的肩膀不停地在耸动,隐约有着呜咽的声音传来。

    哭了……吧。

    她垂下眸子,转身准备离开篮球馆,但在前方走道的尽头又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邻座做了这么久,她还是能认出来那人是谁的。

    看来不只有岩田隆选择在赛后又回到了富丘中的篮球馆。

    陆六六长叹了口气,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有些愣神,闷热的天气也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夏天并没有结束,或许才刚刚开始吧。

    *

    或有悲痛,或有失落,但以岩田隆为首的三年级在暑假之后还是选择了退部备考,篮球部就交给后辈们了。

    不过岩田隆却在离开时与教练一同做了个决定,那就是富丘中篮球部的下一任部长由还是一年级的流川枫担任。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虽然流川枫的实力确实有目共睹,但他毕竟才一年级,年轻气盛,加上平时的打球风格又特别独,完全不是岩田隆那种会顾全大局的类型。

    几个二年级的学生反对情绪很大,论资排辈怎么看都是应该由二年级的领头人物三木去作部长。而流川枫本人似乎对作部长这件事表现得兴致缺缺,没有半点要发表自己看法的意思。

    但被推到风口的三木却没有立刻表态,他尊重岩田隆和教练做出的决定,在最后只是把目光投向了流川枫厉声问道:“流川!你会带领富丘中走向全国的吧!”

    “……大概吧。”

    三木一愣,换做是谁在这种场合下都会大声保证自己一定会带领富丘中称霸全国的吧,也只有流川枫这家伙会一脸冷漠地说出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还真是一点都没让他失望。

    三木忍不住笑出了声,惹得流川枫歪头不解地看了过来。

    “好了,部长!我们该开始今天的训练了吧!”

    “喂!三木你!”

    二年级的佐野喊住了三木,但被他一把推开了。

    “你说呢?部长。”

    “啊?……哦。”

    流川枫显然对这个新称呼有些难消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彩子适时地过来开始布置今天的常规训练,不管是富丘中还是这位新部长,之后的两年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吧。

    她也开始有了些新的期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