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天秀 > 第166章 失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 昨晚没睡好啊?”

    才坐定, 郎和怡就吓一跳,“别告诉我你们又开会开到半夜三点多。”

    “你怎么知道我们上次开会开到那么晚——是不是你去烦李经理啊, 说好了股权和经营分离的呀,就你喜欢管东管西的。”天秀昨晚是没睡好,她也知道自己黑眼圈比较重, 她心里有事, 兴致就不高, 只简单化个淡妆也遮不住的,她说,“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打完比赛太兴奋了, 拖了很久才睡着。主要今早还要早点起,不能补觉。”

    这个作息叫郎和怡有些皱眉,但也没多说, “奖金发完了?”

    “全发掉了,一共发了五十多万——给我自己五万你没意见吧?”

    既然现在eg已经不是所有股权都属于天秀,她的劳动当然也需要报酬,不过还好,她的股份始终占比很大, 每年的分红她是多的, 而且两个老板入股都不是为了盈利, 李歌手还建议多给她做点工资, 郎和怡更无所谓了, 他忍俊不禁,“我介意啊,太少了,给自己发个五十万吧,等季后赛结束去大溪地玩两周,花完了再回来。”

    “不要。”天秀撅了一下嘴,“没钱,奖金要存着将来买……”一般这种情况,都是随便列举一下自己未能实现的物质梦想,但天秀‘买’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还缺什么,离开从前那个圈子也就是半年的时间,她都快忘了以前是怎么生活的,留恋之情更是无从谈起,想想自己也笑了,“存着将来养老妈吧。”

    郎和怡神情一动,“你妈妈——”

    “开玩笑的,她最近花销少多了,也开始学着理财了好像。”天秀告诉他,其实她怀疑郎和怡背地里帮她做了一点工作,只是这种事不好说破,也就没问,“我反正一年给她六十万保底零花,一个月五万,省一点也不是不能花。别的看她自己了,她手头应该还有点的。”

    事实上,她妈妈最近情绪有时候还是比较低落的,听阿姨讲,原本朋友间的来往都断了,成天在家看电视,看着看着就哭出来——天秀听了倒没觉得什么,她觉得除了不要经常哭以外,在家看电视还是她妈妈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

    “那你还算养得起,”郎和怡对她的经济条件,知道得比亲人还清楚,他是晓得那个基金的,帮她打算说,“你一年基金也发不少生活费,俱乐部这里开个一百万基本工资不算多吧,再搞点提成什么的,一年三五百万也不错了,体体面面,小富即安吧。”

    以前苏家没倒的时候,天秀手里要更宽点,郎和怡老和她发坏,两个人斗心眼,现在她阶层跌落得厉害,他倒不再搞这些,天秀心底要说不失落也是假的,但这份情绪来得很淡,不像以前老钻进牛角尖里反复在想,现在要操心的事太多了,她笑笑,“反正现阶段也就这样子了,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更大的事等有兴趣再做吧。”

    “可以,口气还是大的。”郎和怡点点头,一瞬间倒有了点以前笑话她的样子。

    “滚!”

    终究没时间废话太多,以前大家都还是学生时代,总比如今有时间,郎和怡下午有好几个会,天秀也是溜号出来的,赛训组虽然今天放假,但运营组已经盼了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有空档,战队内部的拍摄当然得安排上,斗几句嘴就得说正事了,“奖金全是你一个一个发过去的是吧?”

    “嗯,按你教的,态度很好的。”

    “那就行,规矩越严格,就越要时不时收拢一下人心,给点小甜头。这样长远看有利于减少各环节损耗,还是划算的。”郎和怡也是在教她怎么经营俱乐部,他到底是大了几岁,手里也有几个事业部,说出来的话很有用。“而且对你们俱乐部来说的话,战队还是需要严明纪律,这个模式效用是最大的。”

    “可别严明纪律了。”天秀昨晚没睡着就是因为这点,她按着太阳穴,“我听着头疼。”

    “怎么了?”郎和怡神色一动。

    老炮……强势教练……季后赛……战术体系……

    太多东西乱糟糟塞在脑袋里,她不是不想说——郎和怡到底是郎和怡,说着她不工作也可以,可入股没犹豫,教她怎么做公司也没藏私,这种事她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只是这些事情太圈内了,要说给他听势必要解释许多,而她现在最懒得的就是解释。天秀搪塞道,“你不知道那帮狗崽子多难管,说是军事化管理,哪里拦得住他们作妖?”

    这种青少年手里有钱,有多难管郎和怡是可以想见的,他不禁哑然失笑,“还行吧,其实我们俱乐部的小孩子算是难得老实了,我已经叫调查部的人去看过了,金钱来往都很单纯,最多私下有点聊骚吧,这也是人之常情了。”

    “单纯?”天秀的眉毛挑起来了,“那梦还呢,还有那个什么哥?”

    “杜哥啦。”郎和怡说,“这个他们还在努力,毕竟就算是复制了梦还的手机也很难找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估计这种事都是拨微信电话说的,这个监测不了。”

    队伍里也许有人和赌狗有联系,这是天秀不能否认的事实,她不可能不查,但也没有客串侦探的爱好,最多发钱的时候点一句赌狗,看看大家的反应,股东在这种时候就很有用了,大企业都有自己的反腐部门,预防内部**是有一套的,eg现在怎么也算是郎家的投资产业之一了,提供一些技术支持算是名正言顺。其实调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且针对队员和教练的调查其实挺简单的,只要连了eg俱乐部提供的wifi,其实往外发送的内容都可以很轻松的监测到,如果用俱乐部的电脑登录过电脑微信的话,甚至连电脑端的对话界面都可以轻松获取,天秀还曾听说,如果是用安卓手机的话,甚至可以通过木马,只要共处一个局域网,就能把手机整个复制过来——对,电影里演的其实还是有一部分是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筛查对话其实也没太大必要,查看和赌狗的联系看一下银行账户的变动就好了,现在是无现金社会,要查一个人其实是很简单的,eg的赛训组其实已经被捋过一遍了,今天两个股东就在聊这个。

    “要说菠菜的话,也不是没玩过,但好像赌的都是别的项目赛事,而且最多也就一两百吧,我们还抓到一些图片,是游戏内的竞猜币截图,基本都是小打小闹,经济上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消息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天秀也想相信她的队员都是无辜的,但又总觉得这件事不查出个所以然来,心里总有个事情没放下。不过这种事急不来,也不值得花费太多心力,从经营的角度来说,既然已经进了季后赛,无非是拿多拿少的问题,赚是肯定赚了,经营者如郎和怡这时候根本都不会去关心季后赛的成绩,更想聊的还是即将上映的《最强战役》,以及eg这边是否做好了就势营销一波的准备。

    “你们运营出的ppt我看过了,你是怎么看的?计划书做得还不错,但我感觉有些想当然了,你在招聘的时候都考量到了什么因素……”

    郎和怡已经开始带自家的分公司了,虽然不是太重要的部门,还属于练手,但和她比自然是有经验的,他是股东也算是半个老师,天秀只能打起精神好生敷衍着,郎和怡又教了她不少御下之术,讲些自己管公司的故事给她听,一顿饭吃得天秀昏昏沉沉的,感觉脑子和胃都吃得太饱了,只想倒回去好好睡一觉。

    今天俱乐部的拍摄,她做为老板可以耍个特权不参与,天秀昨晚是睡在俱乐部的,现在正好回自己公寓里换身衣服,她半靠在床上出了很久的神,还是睡不着,抓起手机又找药师——两个人都是教练,老炮这事,还真得找他聊。

    【喂,你们今天还打训练赛呢?】

    【打ing,打完这把队员拍摄,有事?】

    【鬼脸.jpg,邀请你一起看节目首映行不行?】

    【你不说我都忘了,节目今天就上啊?还真是一天的热度都不愿浪费啊?】

    【刚好是周五档嘛——我和你说个事,别告诉别人啊】

    【???你和我说的事我什么时候告诉过别人?】

    【嗯……老炮昨天和我说,他下赛季想转会】

    【?????季后赛不打了?吵架了?】

    【没有,季后赛当然还是要打得,他就是先打个招呼,不想我们在他身上花太多宣传资源,运营上的考虑】

    【那总有个理由吧,是什么理由呢?】

    【……啊,是这样啊。】

    药师的训练赛估计是打完了也没来得及复盘,队员就被叫走了,两人聊得很快,他犹豫了一下,大概也知道天秀找他是为什么,回得极快,【这也很正常,他自己想清楚了的话,如果是我,我会支持他】

    【人各有志,每个人打比赛都有自己的理由,当然会很复杂,想要钱,想要冠军,也想要赢,想要打自己的东西。也许老炮去别的队拿不到冠军,拿不到稳定的薪水,甚至也可能打不了自己的东西,但是,他如果留下来的话,等待他的是永远的不可能。】

    【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每个人踏上职业这条路的时候,都承受着别人的质疑和不理解,这本身也不是一个很完美的职业,我们都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却还是来到了这里】

    【可能在比赛场上,有人会打得怂,但他们都不是缺乏勇气的少年,老炮的选择,我队伍里也有选手做过,我很钦佩他们,人可以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孤注一掷,但取得一定成就以后,还能重新开始,这是很宝贵的品质】

    【我并不是责怪他】

    天秀本来一直在看他的心灵鸡汤,也在思索着,但现在她不得不为自己说句话,【道理我都懂,其实我也是理解的,可能的确只有很没主意的人,才喜欢在我的队里打比赛,什么都是我的战术,个人的东西是太少了点】

    最关键是,她现在还不上场,这个队伍真正的核心在场下,这个感觉肯定是很难受的,会更束手束脚,【我也在想,我自己找了一群羊回来,又要求他们有狼性,是不是太过分了点,真正有狼性的人其实在这个队伍里是不好呆下去的】

    【这种感觉才是我介意的……这让我感觉,我是个失败的教练……哎,不知道怎么说,好像心里多了根刺,更质疑自己了……】

    【这……】这种话说得药师好像也无法回答,他停了几十秒,【你是希望我表达一些支持是吗?我说白点,来找夸的?】

    ……这么真实的吗?

    天秀居然被问得无法回答,感觉着实本质,她只能发个瑟瑟发抖的表情包过去,药师也发了个大笑的表情,他好像还挺得意的。

    【那就抱歉咯】

    他回着,【我觉得你的自我感觉没错啊,你的确不算是很成功的教练,这认知难道有问题吗?】

    ………………这一瞬间,天秀的拳头都捏紧了,这药师的id是真的起错了吧,应该叫药雨才对,这确定不是天晴的亲兄弟吗?说话如出一辙的噎人??

    怒火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更深的自我怀疑。

    难道……她真是个很失败的教练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