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 > 058,硬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渐浓,魏??从妆匣子里掏出一小盒沉梦香交给了六月,“送去我母亲院子里,就说这是我亲手调配的,今儿晚上就点着。”

    六月不敢耽搁,立即跑了一趟。

    点了沉梦香,咏阳郡主能睡的踏实安稳,一夜至天明。

    次日,魏??早早就起来去了一趟蘅水院,跟在咏阳郡主身边伺候的是张嬷嬷和青岚,青翡,都是老人了。

    “七小姐怎么来了?”张嬷嬷迎了出来,极恭敬的朝着魏??行礼。

    魏??摆摆手,“嬷嬷不必客气,今儿长松院那边就由我代替母亲去侍疾,嬷嬷不必打搅母亲。”

    张嬷嬷先是一脸不解,魏??又说,“母亲是郡主,身份尊贵,皇上既然亲自赦放了母亲,不是谁都能轻视的。”

    张嬷嬷一点就透,立即点点头,欣慰的看着魏??,没过一会,长松院的满菊过来唤人。

    “走吧!”魏??抬脚跨过门槛,满菊微愣,随即解释,“七小姐,老夫人是要见大夫人……”

    “母亲身子不适,今儿由我代替母亲去侍奉。”

    满菊蹙眉,探过脑袋看了一眼蘅水院里,犹豫再三,魏??已经走远,满菊无奈只好跟了上前。

    长松院里今儿有些热闹,以往不请安的几个小姐都来了,坐在一块陪着南阳侯老夫人说笑,屋子里传来阵阵的欢笑。

    廊下站着好几个丫鬟等候,魏??看了眼莲香,莲香冲着魏??微微颌首,两个人彼此错开视线。

    南阳侯夫人也在。

    也不奇怪,这样奚落的咏阳郡主的场面,南阳侯夫人怎么会缺席呢。

    帘子挑起,魏??一只脚迈进内室,屋子里众人朝着门口看来,南阳侯夫人拧眉,看向魏??的眼神中还带着一股杀气。

    “你怎么来了?”魏婷玉收了笑意,没好气的瞪着魏??。

    魏??看了眼床榻上躺着的南阳侯老夫人,淡淡的开口,“自然是来探望老夫人的。”

    “你这幅病恹恹的身子不来过继病气就不错了,你母亲是儿媳,理应在祖母床前侍奉,怎么才回来就偷懒,找了你来打发!”魏婷玉一贯的牙尖嘴利,巴不得魏??不好,处处针锋相对。

    南阳侯夫人清了清嗓子,“大嫂若是不想来侍奉母亲,直说就是,何必折腾你呢。”

    “这儿媳妇侍奉婆母本就是应该的,这么多年不在膝下伺候,莫不是一回来就病了,真是晦气!”

    说话的是嫁出府外的魏巧蕙,是南阳侯老夫人的女儿,昨儿特意回府,魏??见了还要唤一声姑姑。

    “之前在府上不就是老样子,现在这样也不足为奇,妹妹就少说两句吧。”南阳侯夫人低声劝。

    魏巧蕙已经嫁出门十来年了,之前就是一个庶女,嫁的门第并不高,夫家是个商户,这几年谋了个九品芝麻官当当,却是个碌碌无为的性子,一家子过的紧巴巴的,全都仰赖魏泓这个亲兄长照料。

    “去,把人给我叫过来!”魏巧蕙下巴一抬,语气颇有几分凌厉,一旁的几个人也没上前阻挠,就等着看好戏呢。

    魏??坐在床沿上,不急不恼,从小几上端着一碗药缓缓开口,“我父亲是嫡长子,我母亲是有封号的郡主,不知道几位是不是脑子糊涂了,竟让我母亲屈尊降贵给一个洗脚婢提上来的老姨娘侍疾,真是可笑,看在二叔是南阳侯的份上,我唤一声老夫人,还真拿自己当根蒜!”

    一番话气的众人脸色大变,南阳侯老夫人怒瞪着魏??,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咽咽的哼唧。

    “来,我来喂老夫人用药!”

    魏??伸手捏住了南阳侯老夫人的下颌,将她的嘴巴捏开张大,一碗药高高抬起,手一倾,药汁朝着南阳侯老夫人的嘴里倒入,撒的鼻子上,脸上,被子上全都是药汁。

    “呜呜!”南阳侯老夫人气的翻白眼,开始反抗,却是四肢无力,挣脱不开,药汁还是发烫的,药汁撒过的皮肤都红了。

    “魏??,你疯了吗!”

    “快住手!”

    魏??将一碗药全都倒完,松了手,将碗砸了个粉碎,用帕子擦了擦手里沾染的药汁。

    魏巧蕙不可置信的看着魏??,“你……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母亲,小贱人,你这是忤逆不孝!”

    南阳侯夫人也惊住了,只是反应比魏巧蕙冷静了许多,指尖在颤抖,看着魏??就像是看着邪祟一样。

    “我是有封号的县主,姑姑,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

    魏??一声怒喝,吓得魏巧蕙猛然一激灵,愣了愣,浑身都在颤抖。

    “魏??,你疯了是不是,你怎么敢这样对待祖母,母亲,一定要报官,让官差把魏??抓起来,快请太医!”魏婷玉大叫。

    魏??坐在了椅子上,手里还捧着一盏茶,一派悠然自得的闲暇模样,根本就没把魏婷玉放在眼里。

    南阳侯夫人按住了魏婷玉,这事不能报官,南阳侯老夫人以老夫人自居,可到底是白身,咏阳郡主和魏??都是有品级的,南阳侯老夫人也不算是正儿八经的长辈,这事儿闹大了,南阳侯府不占理。

    “先请大夫!”

    魏巧蕙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太放肆了,这么多年南阳侯府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一点家教也无,竟然对长辈这样说话,我今儿就要替魏家好好教训你!”

    魏巧蕙刚一伸出手,魏??身子往后一闪,随即反手扣住了魏巧蕙的胳膊,用力一捏,咯吱一声清脆响声,硬生生将手腕骨给捏碎了。

    “哎呦!”魏巧蕙惨叫连连,小脸煞白。

    魏??松了手,魏巧蕙一屁股坐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手腕,疼的在地上打滚。

    魏婷玉吓了一跳,诧异的看着魏??,“你……你究竟要干什么!”

    魏??抬头看了一眼南阳侯夫人,咧嘴笑,“反正我和母亲都是女儿身,也没爵位,也没继承的人,要闹咱们就是试试,我可不怕丢脸,今儿这事我把话撂着,再敢有人对我母亲不敬,别怪我不客气!”

    南阳侯夫人被魏??的脸上的那一抹凉笑给惊住了,背脊蓦然一紧,咽了咽嗓子,什么时候开始,一个贱丫头竟然有这样摄人的气势了,那模样分明就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

    将长松院闹了一通,魏??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留下一堆乱糟糟的,魏巧蕙趴在地上哀嚎,痛哭不止。

    “母亲,难道就这么让魏??走了吗?”魏婷玉十分不满,魏??只是一个罪臣之女,凭什么这么嚣张。

    南阳侯夫人拉住了魏婷玉,“这丫头邪门的很,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招惹。”

    魏婷玉气的咬紧了牙,却拿魏??没法子。

    不一会大夫请来了,魏巧蕙立即大喊,“快,快给我瞧瞧!”

    莲香一愣,这不是给老夫人请的大夫吗,南阳侯夫人不语,莲香也就装傻,站在了一旁。

    “夫人的手腕骨折断了,需要续骨,休养三个月,若能悉心调养或许将来还能不落下残疾。”

    魏巧蕙一听险些晕死过去,她怎么能落下残疾呢,“大夫,一定要给我治好手,多少钱不是问题。”

    那大夫一听立即给魏巧蕙开了药方,用的大部分都是名贵的药材,价值不菲,什么千年的灵芝草,何首乌,魏巧蕙将药方给了南阳侯夫人,“二嫂,快去派人给我煎药。”

    南阳侯夫人一看药方,脸色一沉,只是看着魏巧蕙鬼哭狼嚎的模样,忍了又忍,“莲香,去抓药!”

    紧接着大夫又给南阳侯老夫人瞧病,南阳侯老夫人已经气得晕厥了,被掐住了人中刺激醒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看上去十分激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老夫人经不起刺激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只怕会危及性命啊。”

    南阳侯夫人一听立即蹙眉,老夫人要是死了,那魏泓可是要守孝的,还有魏婷玉也不能出嫁。

    “大夫,这可如何是好?”南阳侯夫人着急的问。

    “需静养。”

    南阳侯夫人心里有数,叫人拿了诊金送大夫离开,眉头紧皱,早知道就不该折腾咏阳郡主,招惹了这么一尊煞星!

    “二嫂,这口气我咽不下,我要去找大嫂算账!”魏巧蕙说着,气冲冲的就去了蘅水院,拦都拦不住。

    蘅水院,咏阳郡主刚刚起身,一看外面天色大亮,微微一怔,对着张嬷嬷说,“都这个时辰了,怎么也不叫醒我?”

    “母亲,是小七的主意。”魏??笑意吟吟的赶来,“母亲这样着急是要去哪?”

    “去长松院。”

    “母亲不用去了,我刚从那边回来。”魏??缓缓一笑,一点也不隐瞒的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挺直了下巴,“二房那副德行,咱们越是软弱越是欺负咱们,大房还不至于落魄到被人欺负的地步,母亲,小七什么都不怕。”

    咏阳郡主怔了,她也是个有脾气的,只是这脾气被磨的差不多了,也不敢有脾气。

    “母亲,您是郡主,这府上谁见了您都要客气,何必放低了姿态委曲求全。”魏??说。

    咏阳郡主的指尖搭在了魏??的发鬓上,勾唇一笑,“小七说的极是,若是这威风立不起来,也不怪下人苛待咱们。”

    看着咏阳郡主这一瞬间的变化,魏??很满意,她的母亲本就应该骄傲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