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女主都和男二HE > 169.第二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徒濯几人最开始还在一起, 但是后来就全都跑散了, 现在还和司徒濯在一起的, 只剩下两个男生, 一个瘦瘦的赵文庆, 一个高胖的王柯一。

    他们躲在了食堂里,赵文庆蹲在灶下发抖,两腿颤个不停,是三个人里最慌张恐惧的一个。王柯一稍微好一点点, 那张大耳朵肥脸也是脸色难看, 只有司徒濯最冷静,正在找着厨房里能用得上的东西,他找到一把大菜刀, 应该是用来剁骨头的,拿在手上比划了两下。

    王柯一看他的样子,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问:“司徒,我们、我们还能不能逃出去?李茂他们,是不是都、都死了?”

    刚才和他们一起的本来还有一个男生,但是过操场的时候, 那塑胶的跑道忽然软化,变成了沙子, 从沙子里伸出来很多只手,把那个男生拽住了。王柯一到现在还觉得那个男生哭喊着求他们救命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还有他在沙堆里扑腾, 却被沙堆里的手掏出肠子绑在脖子上活活勒死的样子, 王柯一真是后悔当时回头看了那么一眼,恶心得他吐了半天,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司徒濯压根没理会王柯一的话,这些人一个个胆小成这样,之前睡女生的时候不是厉害得很,一口一个大棒,这会儿却像狗一样,司徒濯看不上。要不是这两个带着还能以防万一当当人肉盾,司徒濯早扔下他们了。

    之前在操场,那些手要抓的是他,司徒濯毫不犹豫就把旁边的男生拉了一把,让他给自己垫了个底,踩着他的身体跳出了沙坑。

    对于别人的死亡,司徒濯非常冷漠,这些人死就死了,他心里没有任何触动,只有那些奇奇怪怪的鬼东西,让他还有忌惮和恐惧。

    “司徒!我们可是跟你一起来的,你必须把我平安带出去!”王柯一见司徒濯不说话,又怒又怕,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司徒濯看了他一眼:“小声点,你想被那些鬼发现?”

    王柯一的火气立刻熄灭了,缩着脑袋往四周看了看。周围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什么异样。

    司徒濯拉开他的手,“暂时在这里等着,等到天亮说不定就能出去。”

    王柯一闻言终于放心了一些,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食堂里很空旷,外面摆满了桌椅板凳,他们所在的厨房能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大厅里有一口钟,正指向晚上十点。

    “现在十点了?不可能这么快吧?”王柯一惊了一下,他们逃命一样跑到这里,也没过多久,最多也就七八点钟,怎么可能已经十点了。

    司徒濯随意看了眼那钟,“明显坏了,秒钟一直不转。”

    王柯一仔细看看,发现果然是这样,可是过了几分钟,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钟,发现那个钟现在指着的是五点钟,他瞪大眼睛盯着看了一会儿,秒钟确实没动,但最短的时钟在动,差不多是一分钟动一格,最让他奇怪的是,他感觉自己非常饿,好像一天没吃饭那么饿,肚子里烧得慌。

    “怎么回事?你们有没有觉得饿?”

    司徒濯也感觉到了,但他没有王柯一这么严重,他有点饿,但更口渴,是一天没喝水那种口渴。在差不多半个小时前进入这个食堂的时候,他还半点不觉得口渴也不觉得饿。这安静的食堂不对劲,在这里面时间的流速和外面好像不一样

    “我怎么回事,好饿。”王柯一又高又胖,喜欢吃,他是受不住饿的,没过两分钟他就觉得饿的受不住了。

    好在这里是食堂,他从地上爬起来,找到了窗口边上放着的面包和牛奶,撕开包装袋狼吞虎咽起来。

    司徒濯舔了舔唇,但没有贸然动作,看着王柯一开始吃了,这才试着过去也拿了一瓶包装完好的牛奶,刚准备扎下吸管,他就听到王柯一呕一声,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什么鬼,这不是牛奶,是豆腐花吗,放坏了?怎么这么腥。”王柯一被那‘牛奶’的腥味给恶心到了,把牛奶盒子往旁边一扔,仍然是去吃面包。

    司徒濯沉下脸,撕开了自己手里的牛奶盒子,他看到盒子里确实是类似豆腐花一样的东西,只是,上面的血丝和细小经络,让它看上去更像是另一种东西。

    他立刻把手上的东西嫌恶地远远丢开。“别吃了。”

    可惜他说的太晚,王柯一已经吃了两个面包。

    “什么?”王柯一茫然地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撕开的面包准备吃。

    司徒濯只看了他一眼就露出了想吐的表情。王柯一的肚子不知不觉越涨越大,可他自己浑然不觉,不是吹气球那样涨大,是注了水那样涨大。

    司徒濯也感觉到越来越饥饿,这样下去不行。他提着刀准备离开这里,王柯一见状,连忙爬起来要跟上他,可是他才走出去两步就摔倒了,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大的不像话,活似一个水球。这‘水球’让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一不小心扑倒在灶台边,肚子噗一下被挤破了,里面稀里哗啦流下黄色的浓水。

    他大睁着眼睛,扑倒在一片恶臭的黄色浓水里,嘴里突然呕出大股的血。

    一直缩在角落发抖没出声的赵文庆大叫一声,爬出来绕过四肢大张像死猪一样的王柯一尸体,追着司徒濯跑出去。

    司徒濯出了食堂,发现自己猜测没错,外面还是和他们进食堂差不多的天色,显然时间没过去多少。

    接下来要躲到哪里?哪里才最安全?司徒濯考虑着这个问题,他当然不想和那些鬼遇上,可这个学校里几乎到处都古古怪怪的。

    他走出去两步,赵文庆跟了出来,司徒濯闻到他身上一股尿骚味,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赵文庆畏畏缩缩,低着头不说话,只死死跟着他。

    忽然间,大地一阵颤动,司徒濯的眼睛猛然瞪大了。他看到一个黑影,那黑影非常大,比六层的主教学楼还要高大一倍,仿佛是突然间从地里长出来的,像一个恶心的肉瘤,肉瘤上面有一根根肉刺,仔细看才发现那些肉刺顶端有一颗人头,每个人头都发出令人头晕目眩的哭声。

    司徒濯没有防备,几乎是一下子就被冲击地跪下了,晕头转向吐了一地。

    他抬起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东西好像看到了自己,巨大的肉瘤迅速地靠近了过来。

    司徒濯心里一惊,要是遇到普通的鬼,他还真想用手里的刀试试,可是这么一个巨大的东西,他根本无法对抗,只能逃跑。

    看司徒濯跑了,赵文庆也哆嗦着跟上,两人朝着远处的学校礼堂跑去,试图拉开和肉瘤的距离。

    同时,在宿舍旁,辛小路看向那个可怕的肉瘤,古怪地笑起来,“它又出来吃东西了。”

    辛晏来静静看着她,什么都没问,神情若有所思。他抓着辛小路的手,能感觉到她的手毫无温度,就像抓着一块冰块。和往常那种微凉但还有人类温度的触感不一样,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握着一具尸体的手。

    他的大脑理智那一端让他对面前的一切感到怀疑和畏惧,迫使他放开面前这个奇怪的‘辛小路’,但他的身体下意识更加紧紧地抓住了辛小路冰冷的手,甚至在感觉到那个肉瘤停止片刻,试图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的时候,辛晏来没有任何考虑就把辛小路拦在了身后。

    他下意识做出这个动作,辛小路也愣了下,她垂下眼睛,脸上古怪发冷的笑变成了一个少女的笑容。她同样紧紧拉住辛晏来的手,再次说:“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死。“

    死在这里,实在太可怜了。

    辛小路拉着辛晏来的手,朝着那个肉瘤的方向跑去,辛晏来发觉她的力气非常大,他根本就是被拖着往前走,那感觉有些不太真实,他仿佛是在平地上飞行一般。

    而那个肉瘤在他们接近之后,反而没有再试图靠近他们,一心一意追着什么往礼堂那边去了。

    轰轰轰的声响,和细细的哭声,成为了校园里唯一的声音。

    司徒濯发现自己根本逃不过那个巨大的肉瘤,脸上的冷静和镇定随着肉瘤越来越近,慢慢崩溃。他迅速跑到大礼堂门口,一刀劈坏了门锁,赶紧跑了进去,立刻就想把门锁了。追在他后面的赵文庆差一步,反应很快地伸出手挡了一下,被司徒濯毫不客气用门压住了手。

    “啊——”赵文庆一声痛呼,但他竟然拼着一点力气,硬生生挤开了只剩一条缝隙的门,挤进了礼堂里面。司徒濯懒得和他纠缠,一脚把他踢到一边,把门彻底关上了,又到旁边搬椅子把门堵上,旁边还放了两张桌子,也被他推过来堵门。

    做完这一切,他稍稍松了口气,额头上的汗不断往下滚。

    “我们是不是安全了。”赵文庆抱着自己的手掌缩在一边,声音虚弱。

    他们在礼堂里面,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但辛晏来看得清楚。那个肉瘤在到礼堂之后,就整个散开,像一团橡皮泥,裹住了整个礼堂,那些长着人面的肉刺不断拉长,向着四面八方惨嚎,在这种叫声里,辛晏来看到各处都有黑影和奇怪的东西不断接近,有的停在肉瘤外面,有的迫不及待投身到肉瘤一起。

    眼看着它们融合在一起,无数可怕的东西穿过肉瘤,进入到礼堂里面,辛晏来忽然觉得那个礼堂像是一个囚笼,现在它被锁住了。

    随着来到这里的奇怪东西越来越多,还有些蠢蠢欲动试图靠近辛晏来。和这里格格不入的辛晏来,也是这些非人之物们垂涎的对象。

    辛晏来站在那,忽然脚下一紧,有什么拉住了他的脚踝,那是一只从地里钻出来的手掌。他刚想挣脱,身边的干干净净的辛小路突然又变成了那个可怕的残肢模样,随着她的变化,辛晏来脚下出现一片浓稠血泊。

    血泊以他为中心铺散开去,那些有生命一样的血泊往四面流动,给辛晏来隔出了一个区域,周围的鬼怪们再也不能靠近辛晏来一步。之前抓住辛晏来脚踝的手掌融化在了血泊里,辛晏来看到血泊边缘陆续冒出了许多一模一样的手掌,它们似乎很愤怒地扭动着手指,血流则安安静静往外蔓延,那些手掌被逼着越退越远,不敢再停留在血泊周围。

    站在血泊中间,辛晏来脸色苍白,但他还是半跪下,把身边的残肢抱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我不知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但,我也会保护你。小路,我会带你离开这里。”辛晏来低声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