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剑骨 > 第十三章 杀人救人,必然偶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深。

  宁奕坐在院子里,红樱已经睡去。

  他抬起头来,看着头顶高悬的大月,妖族天下的“天上月”,似乎比大隋的要大,要圆。

  连空气好像都要清新一些……

  难道这就是妖族星辉饱满的原因?

  山字卷一缕一缕汲取着火灵气。

  这是让“执剑者古卷”都渴求的纯粹灵气。

  宁奕的黑袍,袖口,无风自动,眉宇发丝之间,萦绕着赤红色的淡淡火焰。

  这些火灵气钻入肌肤之中。

  宁奕的体魄汲取着火灵气,一点一点受到锤炼。

  从皇陵复苏以来,他一直没时间来审视自己如今的身体情况。

  但隐约有种直觉。

  自己变得更强了。

  到底有多强,极限在哪里,宁奕目前心里还没有底数。

  “这些火灵气,山字卷相当渴求,但对我自身而言,似乎只有锤炼体魄之用……”片刻之后,宁奕摸索清楚,他微微沉吟,喃喃道:“当务之急,是把星辉境界提示到圆满。”

  宁奕的修行破境,需要极大的资源。

  山字卷呼吸之间,磅礴星辉向着宁奕汇聚而来。

  执剑者古卷的威能,与执剑者本身的境界也有关联,像徐清客这等神魂境界的人物,操纵“命字卷”,可以在莲花阁早有预谋的情况下,无声无息杀死袁淳先生。

  而宁奕显然做不到。

  只不过从皇陵醒来之后,宁奕对“山字卷”的运用已经抵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嗡——”的一声。

  初境瞬间就破开。

  真如吃饭喝水一般。

  宁奕神情淡然,山字卷的运转攀升到了极致,院子里的星辉缭绕如一团星云。

  如坐星河之上。

  这一幕,倒是与他踏上修行之前的脑海画面,大差不差。

  第二境,破!

  第三境,破!

  前面三个大境界,只用了宁奕不到半柱香的功夫。

  中境之后,遇到了一个门槛。

  宁奕长长吐出一口气来,他并没有停下以山字卷汲取星辉的动作……只不过分开了一缕心神,想要破开中境抵达后境,倒也不算难,但恐怕要好几日的功夫。

  这几日,便在院子里静修。

  趁着这个时候。

  他正好仔细审视自己的身体情况,神魂状况,剑气境界,身上的物品,符箓,宝器,等等。

  ……

  ……

  “细雪碎了,这里是妖族……但据说‘霜纹钢’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若没有门路,即便有巨大财力也买不到。”宁奕看着躺在自己膝盖上的断剑,他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

  赵蕤先生在小霜山楼阁里留下了淬炼“细雪”的古法。

  若是有材料,宁奕并未不可修补。

  “若是运气好,在妖域这边应该能弄到‘霜纹钢’。”宁奕揉了揉眉心,默默自语:“只不过恐怕要等修为尽数恢复了。”

  宁奕闭上双眼。

  “神魂状态非常好……比以前还要强上一倍。”

  “剑气登上四层楼。”

  “小字母阵还在身上……五雷咒,静音符,屏气符,全都俱备。”

  通过这一番审视,宁奕大概有了一些

  了解,若是自己星辉境界全部恢复,恐怕已是十境。

  或许是直入十境巅峰?

  在皇陵冰冻的那三年,白骨平原不断汲取神性,锤炼肉身,让自己就这么毫无知觉的“破了境”。

  不过若是没有那冰冻的三年。

  宁奕或许会更快的走到这一步。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然没有修为,但仍然可以镇压十境的修行者。”宁奕默默攥拳,他感应着自己经脉内流淌的滚烫血液,这具体魄是他唯一无法探知强弱的东西……但他有一种预感,这具体魄,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

  朱雀城地底的莲境,汲取来的“地火”,对自己的体魄,也只有些微的功效。

  “皇陵的那三年,我的身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奕睁开双眼,恍若隔世。

  闭目之时,还是深夜,大月高悬。

  如今已是正午。

  日光照在黑袍之上,宁奕身上星辉流淌,黑袍一片清凉。

  一夜修行,已经破开瓶颈,抵达中境。

  院外传来轻轻的开门声音。

  撑着大伞的红樱小妮子,蹑手蹑脚回来了,她的胸口钻出了一道肉嘟嘟的火红雀鸟,双眼滴溜溜转。

  她早上醒来,发现宁公子还在修行,正如他昨夜说的那样,气息绵长悠闲。

  没有打扰宁奕。

  红樱去了一趟朱雀城,如今回来,也是小心翼翼。

  她刚刚合上门,宁奕就出现在她背后,轻柔笑道:

  “

  如何?”

  红樱吓了一跳,玉手轻轻按住胸膛,红雀“忍受着”连绵起伏的波浪,望着宁奕的眼神变得感激而又陶醉。

  宁奕没好气伸出一只手,把这只不正经的红毛家伙从红樱胸口衣领里拎了出来,两根手指捻住后颈,另外一根手指“啪啪啪”弹着脑瓜崩。

  红雀浑身炸毛,拼命抬头想啄宁奕,但可惜被掐了“三寸”,怎么也够不着,最终只能怒目而瞪,无能狂怒,喉咙里喷出婴儿手指粗细的火苗,刚刚出口就随风湮灭。

  “宁公子,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

  红樱从朱雀城逛了一圈,此刻心潮澎湃,很多话想说。

  “等等。”

  宁奕笑眯眯把红雀拎起来,给它身上拍了一张静声符,随手将其掷了出去。

  红樱颇有些同情的望向不偏不倚挂在院内树梢上的红雀。

  “不用管它……你继续说。”

  红樱哭笑不得。

  “我看到了妖修,也不都是坏的。城内有些和蔼的……妖灵,还有恢复自由身的人类。”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惊叹道:“我本以为,所有的人在这里都是奴隶。”

  宁奕挑眉道:“大部分是,但的确有极少部分的幸运儿……只不过他们仍然得不到公平的对待。”

  人分善恶。

  妖自然也分。

  就像是红雀在周游先生的手底下,能够不愁吃喝,安心修道,不被平妖司的猎妖师盯上。

  妖族城池内,也的确有所谓的“自由人”。

  “我原先被巫九关在牢笼里,看不到太阳,偶尔出行的时候,隔着黑布的缝隙,能够看到些微光影……”

  红樱的神情很认真,掰着手指

  头,缓缓道:“我摸了朱雀城的城墙,石头很糙很硬,下过雨的荷叶是湿的,摇晃风铃会发出脆响,对小风车吹起,扇子会飞起来旋转……”

  她在朱雀城内闲逛了小半日。

  她第一次意义上,以“自由”的身份,行走在这片大地之上,不被人歧视,不被人侮辱,不被人践踏尊严。

  她看着宁奕,眼里满是感激。

  宁奕看出了红樱眼神里的意味,他笑着揉了揉小妮子的红发。

  眼神有些恍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红樱与徐清焰的遭逢很像……只不过关押她的那个囚牢与徐姑娘不一样,巫九是一个不讲感情的贩子,他不会给予一丝一毫的光明给“红樱”,所以红樱什么也没有见过。

  没有见过光明。

  对宁奕而言,就这么偶然的,轻易的,成为了一个人心中难以泯灭的“光”。

  拿起很轻,放下很重。

  宁奕一直觉得自己之于徐姑娘,两者之间隔了太多,那个时候的他,没有力量去帮“徐清焰”摆脱囚牢,那座牢笼太大,不仅仅是三皇子李白麟,不仅仅是西境。

  而是太宗皇帝。

  是整座大隋天下!

  所以当宁奕的身躯在冰川上被霜雪覆盖,当他的意识逐渐沉沦的时候,内心并没有遗憾,反而升起了释然……至少,自己临死之前,帮徐清焰打碎了那座笼牢。

  如今。

  自己来到北妖域,意识刚刚复苏,道心尚未凝聚。

  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一个被困在黑暗笼牢里的女孩。

  但是与徐清焰不同的是。

  击碎“红樱”的笼牢,对现在的宁奕来说,并不算难。

  静修之后,宁奕的道心和思绪都变得清晰起来。

  他越发庆幸,自己没有放弃这个女孩。

  徐藏教他走上一条名为“杀人”的道路。

  但宁奕步步所行,都是为了“救人”。

  他并非心软。

  相反,他杀人之时可以眼皮也不眨一下。

  “是因为师兄的原因么……”

  宁奕在心底喃喃自语。

  他恍惚一下,面带笑意望着红樱,那个披着宽大黑袍的女孩,把大伞收叠靠拢在院门墙角,手舞足蹈的说着今日的见闻。

  “我见到了好大好大的白象啊……”

  “这几日,据说城里还有游行……”

  这一幕似乎见过。

  院子里,披着黑袍的一大一小。

  靠在角落里收叠的古伞。

  当年徐藏救了自己,在安乐城的时候,也是这样。

  一个人,想要学会如何杀人。

  必须要先学会……如何救人。

  宁奕忽然之间有些明白,当年徐藏为什么要从西岭带走自己了,与自己的“剑骨”无关,哪怕自己只是一个凡人,徐藏一样会这么做。

  他总看到别人在笼牢里,心怀怜悯。

  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当年替他斩开囚牢笼门的,不是别人。

  正是徐藏。

  杀人,救人,是一念之差,却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自由是一代代传承的。

  从黑暗中脱身而出,自然就成了他人眼中的“光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