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龙太子的恋爱日常 > 80.完结【改错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隔数万年,满天神佛敬仰的道祖鸿钧再一次打开紫霄宫的大门, 开坛讲道。

    这一次, 也不拘什么小魔小妖, 凡是能到的都到了, 三界众生陆陆续续走进紫霄宫, 人数万万, 不知凡几,表面上看着只有小小一间的紫霄宫却如巨大的鲸鱼一样,将他们装了一个整整齐齐。

    众生盘坐,三十三外天又飘到几个仙人,年岁小见识少的小妖怪不识得他们,帝俊、东皇太一却是再清楚不过, 尤其是这群人中一个拖着蛇尾貌美非常的女子。

    见了女子, 帝俊下意识要迎上去行礼,脚下一顿, 硬生生停住了。

    这女子是女娲娘娘,妖族圣人,在妖族的地位无与伦比,帝俊、东皇太一兄弟也向来仰慕的很。巫妖大战之时, 妖族遭逢巨变,无数大妖陨落,这位娘娘连面都没露, 亦没提点一二。

    人家如此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自己又何必巴巴凑上去。

    即便是蝼蚁, 他也有他的骄傲。

    妖皇帝俊没动,东皇太一也没动,其余妖族便也不好动,左右为难,确有屈服于圣人之威前去巴结的,也有自持骄傲不动如山的。

    此刻紫霄宫的气氛,端的是非常有意思。

    道童甩着拂尘走进来,众人肃静之后鸿钧才缓缓出现。

    这厢鸿钧在前方讲道,另一边还有一个鸿钧,在与太子爷说话,说来也奇怪,道坛那边明明端坐着几位圣人,却无人看出那讲道的鸿钧只是一抹神识。

    关于鸿钧这位实力无法估测,来无影去无踪的大神,太子爷越想却是心惊。

    三界众生没人知道鸿钧生于何时,又是如何悟道得了这一身修为。

    要想成圣,机缘不可少,盘古大神陨落后留下的七道鸿蒙紫气便是这机缘。

    现如今,除了鸿钧已有六位圣人,而鸿钧手里还有一道鸿蒙紫气,既是如此,他是如何成的圣?

    他是如此强大,几位圣人也识他不清。

    莫非他便是这天,这地,这天道?

    越想,太子爷越心惊,便有些后悔先前说的嘲讽鸿钧的话。

    风头他是出尽了,人也帅的一塌糊涂,但他又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个老凤凰。

    尤其是老凤凰,爱他爱的那般深沉,十万年了还是处鸟一枚,好不容易他回来了,什么都还没做呢,可不能让老凤凰做了寡妇。

    想着太子爷又瞟了门外的凤凰一眼。

    楼诀站在门外,鸿钧厌了他,连门都不让他进。

    上古洪荒时期,那会子龙汉初劫还没打起来,鸿钧十分看重楼诀,鸿钧于紫霄宫开坛讲道,摆下蒲团,三清是他的弟子,他都没事先支会一声,偏偏叫道童去请楼诀。

    凭鸿钧的身份,无论是谁都会惊喜交加,楼诀到是有意思,不但不去,还把道童给打了。

    楼诀哪里是打道童,根本就是扇鸿钧的脸。

    如此这般,鸿钧自然厌恶他。

    ——关于此事,太子爷以前听楼诀说起过。

    不过那会子他们关系不好,他只当楼诀吹牛皮,此刻想想便觉得自家媳妇真是帅的一比,敢下鸿钧的面子,太长脸了。

    此刻太子爷正怀疑鸿钧就是这方天地,不敢皮,将这些话藏在心里,表面上还狠狠训了自己不听话的媳妇一顿。

    指着门外的楼诀,太子爷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还说楼诀性子倔,得道祖赏识还任性而为,实在可恶。

    楼诀瞅了他一眼,太子爷立刻心虚的移开视线,如今老凤凰是他的人,虽说如今他还没把他压在床上XXOO,但早晚都是他的媳妇。

    龙神的媳妇怎么向别人低头,即便对方是鸿钧也不行。

    于是,太子爷便先低了头,说了个对不起。

    反正他是个二皮脸,脸皮比城墙还厚,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可以吃苦受累,绝不能让媳妇委屈。

    其实鸿钧压根没在意这些,大多数人和事之于他不过都是云烟,唯一的意外便是楼诀和太子爷。

    楼诀当时拒绝鸿钧的招揽,着实让鸿钧吃了一惊。

    太子爷也很是有趣,其实当年在不死火山,太子爷意识到龙族命运的时候,鸿钧是打算除掉太子爷的。

    当然那时没了太子爷,龙汉初劫可能就打不到最后,但鸿钧的手段很多,或是抹去太子爷的记忆,又或是派道童假扮太子爷,凭鸿钧的实力自然无人能看透太子爷是个冒牌货。

    太子爷当时马上镇定,笑的如沐春风,将所有事藏在心里不露分毫的态度,叫鸿钧起了一丝好奇之心。

    那是鸿钧第二次对一个蝼蚁好奇,第一个蝼蚁是楼诀。

    鸿钧想知道知道真相的太子爷会做什么,或哭或闹或悲怆或无措,到也是一场好戏,可以观赏一番。

    当然若是破坏天地渡劫,立即抹杀。

    然而,太子爷什么都没做。

    他像是被抹去那段记忆一样,明知是死路还一往无前的冲上去,死在最后的战场上。

    盘古大神是生于黑暗混沌的尊神,以身徇道,方才开辟了这方天地。

    然而天地不稳,不时天塌地陷,也需渡劫,于是便有了天地五劫。

    龙汉初劫远远不足以让天地脱变圆满,战后太子爷的尸骨躺在荒原上,残余的几个龙族要带其离开,却被鸿钧截胡。

    鸿钧当时手上还剩一道鸿蒙紫气,楼诀又拒绝了他,没宰了楼诀已是他法外开恩,又怎会拿自己的热脸,三翻五次去贴楼诀的冷屁.股,于是鸿钧便瞧上了太子爷。

    然而三界各族都因为那场战争十不存一,怨声载道,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战争是因为龙神、元凤这些洪荒尊神为了争夺天下气运,才导致民不聊生,生灵惨死,龙族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这个时候,鸿钧当时不能跑出来说看上太子爷,便降下法旨,说太子爷杀伐过重,被天道厌弃云云,还让人将太子爷的尸骨锁在不周山的龙泉洞中。

    看似连裹尸的草席都没有一床,实者与天地支柱不周山合为一体,结下了大大的功德。

    今儿太子爷归来,一脸机灵劲,远比楼诀那个死人脸好看多了,即便顶撞了鸿钧,鸿钧亦是丝毫没有厌弃他。

    此刻道坛那边讲的是天地渡劫之道,鸿钧也与太子爷说起此道。

    不只太子爷、元凤、帝俊、东皇太一他们,那些为天地渡劫,献出生命的生灵,都是有功之人,都会一一归来。

    太子爷瞅着鸿钧,“你说回来就回来?难不成你是天道?”

    鸿钧低下饮茶,只笑不语。

    我操,还真是。

    轻咳两声,太子爷正襟危坐,别管心里头日了几回天道仙人板板,表面上装出来的崇拜敬仰真真是天衣无缝。

    太子爷举茶敬鸿钧,“没想到有一天能与您同坐吃茶,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鸿钧将右手边的香炉推到太子爷面前,香炉上紫烟袅袅,太子爷之前全副身心都放在鸿钧身上,现在一细看才知道香炉上飘的不是烟,而一道紫色的气体,无风而动,摇曳生姿,盯着紫气,太子爷竟然生出腹中饥渴的感觉。

    这可吓了太子爷一跳。

    龙性本淫,还爱财。

    太子爷对钱饥渴,也窥觊凤凰的大长腿,可这紫气,一不能吃二不能喝,怎会令他生出独占的心思。

    莫不是……

    太子爷手心一紧,问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鸿蒙紫气?”

    鸿钧点头,把鸿蒙紫气推到太子爷面前,他说:“有功必奖,这便是你的奖励,凭你的悟性,得此机缘必能成圣。”

    成圣,是三界亿万众生的目标。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鸿钧相信当过棋子,亲身体会过蝼蚁被支配的人生的太子爷,一定不会拒绝自己。

    别说聪明如太子爷,蠢笨如猪都知道该做什么选择。

    太子爷不只是心动,是非常非常心动。

    灭霸牛逼吧,打一个响指宇宙生灵直接狗带一半,圣人不同,人家弹指间灭世,挥手间创世,此间之顶点,那是真正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他若是不接,他便是傻逼。

    也不多话,太子爷立刻把鸿蒙紫气带香炉一起揣进怀中,鸿钧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终究比楼诀聪明,我便在此等你成圣归来。”

    太子爷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道:你丫慢慢等吧。

    鸿蒙紫气就一道,他若成圣他那媳妇如何是好?

    而且元凤如今是他大舅子,大舅子那般恨鸿钧,他若是跟鸿钧排排站,媳妇那双大长腿能让他日也摸,夜也摸,日日夜夜随便摸?

    他可是心理年龄近十万岁的老处龙,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成圣?

    对不起,没空!

    **

    太子爷抱着香炉风风火火的出了紫霄宫,鸿钧还以为他去悟道了,露出欣慰的表情,觉得这位未来的圣人真是勤快的小蜜蜂。

    直到他在紫霄宫久等太子爷不来,用神识一扫,气的险些吐血。

    从紫霄回来后,太子爷和楼诀便成了好事。

    东海龙王向来讨厌鸟族,讨厌凤族,不过如今两族的恩怨大白于天下,老龙王也没那般执着,第二也是因为太子爷如今身份特殊,虽说现在的太子爷是借了龙母的肚子托生,还叫老龙王一声父王,但人家的身份却是龙神,老龙王就算不甘心,也不好明着反对太子爷和楼诀在一起。

    当然,暗地里的小动作老龙王没少做,比如说时不时带着几个漂亮水族,表面上是来看太子爷在人间过的好不好,其实是另谋他算。

    此等小心思,楼诀看的一清二楚,也不与老龙王分辨,私底下没少因为这些事在床上折腾太子爷,各种十八般武艺,四舍五入,夜夜唱歌,累的太子爷站不直腰。

    太子爷要面子,也怕别人看出来自己被只鸟攻了,在外向来只字不谈,在加上周飞飞这二傻子天天在太子爷耳边洗脑说凤凰多么能干,又会做饭又会带孩子云云,这么好一个人,老龙王却暗矬矬给儿子选妃,以已度人,着实有些过份,莫把凤凰给伤了什么……

    太子爷霸道惯了,但也讲理,细细一想,好不容易两人能在一块,好日子才开头,他爹整这一出着实有些对不住楼诀,就一边忍受楼诀对自己的十八般武艺,还一边细声安慰他。

    太子爷这辈子就没对男人温柔过,楼诀是头一个,太子爷虽有小小不甘——都是楼诀把他这样那样,他都没把楼诀这样那样,但他还是情愿的,每每老龙王送了美女过来,他都全数送回,楼诀因此折腾他他也认了。

    谁叫他娶了一只鸟媳妇,小肚鸡肠,可不得让着他。

    而且万一楼诀一个高兴也让他在他身上十八般武艺,四舍五入呢

    说起这个太子爷就气,自打觉醒记忆渡劫后,他的功力也慢慢回来了,奈何却不是楼诀的对手。

    虽说在下面也挺爽的,但不管怎么说,没能把楼诀那双逆天大长腿压在身下总觉得有些遗憾,而且说出去多丢人?

    就这么伏低做小一段时间后,楼诀一直言语含糊,既没说同意,也没说不行,就这么一直吊着太子爷,还让太子爷各种配合他,也不知他哪来那么多手段体位,不过本来太子爷自己也挺爽,即便有些羞耻,也都半推半就的顺从了,食髓知味,太子爷渐渐就忘了这回事了,等想起来的时候梨子都会跑了,太子爷那个气啊,他也没声张,暗地里设了个局。

    初夏后,一天比一天热,楼诀在京都内环凤凰湾有一栋别墅,风景好还是学区房,太子爷便合家搬了过去。

    此时正值周飞飞去地府考察,半月后方归,太子爷特意寻来一盘香,说是熏蚊子,果然把楼诀给弄晕了,龙性本淫,太子爷恶狼一样的扑上去,扒开凤凰的衣服,就要一逞“兽欲”,凤凰突然睁开眼睛,一个翻身把太子爷压在身下。

    事后,太子爷靠在床头,右手颤抖的几乎拿不住烟。

    凤凰从背后拥着他,下巴隔在太子爷肩窝,或蹭或啃,反正那张鸟嘴就是不停。

    计划失败,对太子爷身体、心里还有灵魂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太子爷烦他的很,无心温存,抱着枕头就想去梨子的儿童房。

    哼,本龙生气了!

    门外突然传来小孩子光脚走路的声音,楼诀穿着睡衣走出门,把梨子抱进来往被窝里一放。

    太子爷如今已经习惯抱着梨子或是楼诀睡觉,此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些。

    小怪物不知道大人别扭的心思,看着太子爷软软的叫了一声,“爸爸。”

    太子爷脸上乐开了花,还嘴硬道:“哼,我都是为了孩子。”

    说罢拿着枕头重新躺下。

    天边翻起鱼肚白,梨子现下睡不着,拿着一个香炉玩耍,香炉上有一道紫气,灵气非常,它也不排斥小怪物,小怪物手指指哪它就飘到哪,还不时缠在小怪物手指上,“两人”玩的很开心。

    楼诀搂着太子爷,头埋在太子爷的肩窝里,“你可知我喜欢你?”

    太子爷:“知。”

    楼诀:“别离开我。”

    太子爷:“好。”

    楼诀:“也不准想别的男男女女。”

    太子爷:“……我考虑看看。”

    楼诀起床,把梨子穿戴整齐送去兄长元凤处待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大床上,楼诀一口咬住太子爷那张又皮又贱的小嘴儿:“还想不想三宫六院?”

    太子爷哭:“不想了/(ㄒo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