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当异形参加逃生游戏 > 130.Chapter13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异你看,你在吃这块糖之前,还是很期待糖果的对吧?”年轻大学生终于从犯傻的窘境中走出来,思索着分析道“但是没有失忆时候的我,却没有为你准备水果糖,这说明……”

    “我真的不止2岁了?我自己本身就吃过糖,所以你在没有失忆的时候才知道我不喜欢?”小异形作为一只终极进化体,智商还是很高的,没等大学生说完就抢着答道。

    年轻大学生方才缓和气氛未果,现在只得拨开堆成小山的咖啡,把那套童装拿出来,当做礼物一样放进黑发男孩的怀里,而后问道“小异,你觉得现在是那一年?”

    “星历12034年,我总是能听到实验员聊天。”小异形兴致勃勃的翻看着小熊帽衫,把自己的年龄问题抛到脑后,这件衣服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另外几个新人脑海中的日期都是同一天。”年轻大学生思忖着说道“现在是星历12212年。”

    “我180岁?我不可能有这么老了!!!”小异形把棕色小熊图案的帽衫往头上套着,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跳起来,声音闷闷的传出“而且你身为一个脆弱的人类,哪里活得了这么长。”

    年轻大学生想着自己6xxx的出生年份,对比着小异形对老的定义,尴尬的沉默了下来……半晌后才平复了内心波动,含混的说道“其实我也只是针对纸条上的内容推测的,但对于厉害异能者,生命可以变得极为漫长。”

    小异形这时已经穿上了全套的崭新衣服和鞋子,对这件诡异的事却不是十分烦扰,还伸着脑袋跃跃欲试的想去病房区探险,不是很有耐心的搭着话“那你把纸条给我也看一看。”

    年轻大学生脑海中闪现过纸条上的字迹,只感到颇为头痛“你虽然早就是成年人了,但现在失忆成个孩子,还是不需要知道太多为好。”

    而后一把捞住再也不耐烦聊天,正从就诊台上起跳,蹿向病房区的小异形“好了,咱们现在回去吧。我用精神力探查过,里面不知为何整个儿科只有一个小孩npc在大厅晃悠,病房里塞得全是乱七八糟的成年病人,非常难缠。”

    说着用胳膊夹着张牙舞爪的小异形,迈开腿大步往楼梯间走去。

    时间拉回到半小时以前。

    刘光陪着柔柔弱弱的口罩女孩,向皮肤科黑洞洞的走廊深处走着。说实在话,在癌病科看到那张裂到后脑勺的笑脸之后,刘光对于病房还是有些发憷。而且按照那总故作聪明的大学生的推论,皮肤科的病人应该比癌病科还要厉害……

    虽然手里握着个手电筒,但是这漆黑一片的病房区还是有太多地方没有被照亮。越往里走刘光心里越发毛,谁知道身边影影绰绰的黑暗中,是不是有一张没了表皮的人脸在等着自己。

    刘光被自己脑中幻想出来的画面吓得心头一颤,赶紧看了一眼哆哆嗦嗦的跟在自己身边的柔弱女孩,那些下流念想才重新驱走了心中的恐惧。只要进了那个厕所,这个哭哭啼啼的小美女还能逃到哪儿去?

    口罩女孩眼里的泪水还没干,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畏畏缩缩的跟在刘光旁边,涉世未深的她对四周的恐惧好似远远盖过了对身边人渣的担忧。

    可能是被憋得狠了,刚刚走过护士站还有几米才到病区厕所,口罩女孩便加快了脚步,急匆匆的摸黑进了卫生间,连刘光的手电筒光线都没来得及等。

    看着女孩纤细的身影拐进了封闭的小屋,刘光心里的邪念彻底冲走了一切理智,快步跟了上去。

    他转身迈进了厕所,用手电筒向漆黑一片的房间里照去。

    这是一间只在历史电影或者贫困的原始星球,才能见到的老式公共厕所。地板瓷砖上水迹未干,灰白瓷砖缝被多年脏污染成擦不去的深褐色,空气中弥漫着劣质消毒水和骚味混杂在一起的难闻气味。

    正对刘光的厕所最里侧墙壁上镶嵌着一面田字形窗户,但早已被木条钉死,透不过一点点光线。厕所里一共三个隔间修建在里侧的右边,三扇掉了漆的木门不同程度的微敞着,但从厕所门的方向只能看见斑驳的门板。

    刘光心里大呼扫兴,但也不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大刺刺的晃着手电,故意朝隔间底下的缝隙照去“妹子,你在哪一个隔间里?”

    刘光的声音透着猥琐和不怀好意,踩着湿滑的瓷砖往里走“要不要哥哥我进去陪陪你?”

    猛地伸手拉开第一扇门板,并没有口罩女孩的身影,刘光并不失望,反而像戏耍小白兔一样转身来到了第二个隔间,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拉开了第二个门板。

    但随着视野的扩大,露出全貌的只有个白色蹲坑,和破旧的塑料垃圾桶。看来这小美女在第三个隔间里,刘光如是猜测着,用手电筒往最后一个隔间底下的缝隙一照,从第二个隔间的角度,可以看到蹲坑旁立着一只女孩细瘦的脚腕。

    刘光眼中恶意迸发,虽然有些奇怪这平时哭哭啼啼的小美女,居然这时候能忍得住一声不吱,连哭声都没有。但现在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上前一把拉开最后的隔间门。

    刘光那丑陋的笑容刹那间僵硬在脸上。

    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刘光只觉得一种不祥的感觉缓缓升起,他连忙飞快的往右后退了一步,再次拉开了第二个隔间——空的,再拉开第一个——还是空的!

    刘光站在三扇敞开的没有一丝人影的隔间前,冷汗刷的一下浸湿了后背,刚才看见白色蹲坑旁的那只苍白的女性足腕,就跟鬼影一般在脑海中来回闪现,让他心中的恐惧如藤蔓般攀附而上,攫住了狂跳不已的心脏。

    好不容易才从被惧意束缚住的僵硬中挣脱出来,刘光咽了口唾沫,拿着那越来越微弱的手电照向联排洗手池,而后猛地照向洗手池下黑漆漆的空间!

    只是一把横着的墩布而已,刘光没敢迈步,毕竟那个戴口罩的女的已经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也不想冒冒失失的踩上什么陷阱。

    刘光站在原地用手电缓缓划过镜面,绕到自己身后的刷着白漆的水泥墙,再转到末端照亮了隔间和墙间的空地……什么也没有。

    只有水迹半干的方块瓷砖反射着橘黄的光线。刘光心里咯噔一下,他终于找到了这间公厕的怪异之处!整座医院尽管肮脏散乱,但所有的液体都已经干涸,就如在这里横亘多年的沧桑之态,这里的病人和护士身上也只有腐臭,并没有一丝活人的气味儿。

    但这间厕所却鲜活的可怕,骚臭湿闷的空气,带着水光的地板……就像时常有人使用一般!但在这么个地方,使用者会是什么东西?就在几分钟前,是谁拖的地?

    咔嗒。

    门口的位置传来一声上锁的轻响。

    刘光身体一僵,缓缓的用手电照了过去,无数鬼怪的画面在刘光脑海中交错着……直到他看清锁门的是一只手。

    也只有一只手。

    一只从手腕部生生截断的纤细的手攀附在门锁上,维持着用手指锁门的姿势。而后五指一松,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像一条白蜈蚣一样手指交替着向刘光脚下爬来……

    这下刘光彻底吓疯了!一声尖叫跳过地上爬行着的断手,冲到门口哆哆嗦嗦的伸手去拧门锁。没想到这个普通的铁质门锁无论如何也拧不开,就像在这几秒钟的空隙中整个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焊死了一样。

    越打不开锁,刘光越是慌张,心里只剩下开锁逃出去这一个念头。拧不开,还是拧不开!他现在根本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景象,只是满头大汗僵硬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虎口被铁片划出了血痕都毫无知觉。

    一丝冰冷的凉意突然碰上了刘光的小腿,他吓得心脏一缩,狠狠的往后乱踢了几下,随后彻底陷入了疯狂!

    “你特么给我打开,打开!”刘光疯癫的大吼着,用碗大的拳头拼命向木门砸去。这普普通通的公厕木门不知为何,明明只是木板但坚硬的就像钢铁铸造。

    刘光作为一个力量系异能者愣是几十拳都没能砸开,只是裂开了一条手指粗细的木缝。

    刘光恨不得直接从这缝隙里挤出去,立刻离开身后这间有脏东西的诡异厕所,但显然不可能。

    然而,这个小小缝隙就像一道希望的曙光,彻底激发了刘光的潜能!他把自己力量系异能透支到极限,使足了全身的力气一下接一下地狠砸着木门……门板碎了一小块,又碎了一小块,刘光腰间的伤口因为自己剧烈的撕扯而裂得更大,鲜血浸透了睡裤,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白瓷砖上……

    最终随着刘光用了死力的重重一砸,门板被掀开了半扇,露出后面黑洞洞的空间……

    刘光对于身后恐怖的公厕一刻都不能忍耐,拼了命的侧着身从中间挤了出去,直到后背彻底离开厕所门内的范围,他芒刺在背的感觉才终于消失。

    刘光紧接着往旁边跳了一大步,确保就算里面伸出什么也够不到自己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地,连多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下一秒,一股冰冷的寒意直窜上脊柱,刘光撑在地面上的手开始哆嗦了起来,因为他的手底下并不是布满薄灰干燥的大理石地板,而是……冰凉湿润的瓷砖。

    刘光用最后一丝力气一跃而起,用手电向旁边猛地一照。

    自己身侧赫然是三个敞开大门的厕所隔间!

    再往前照,脏污的镜子和洗手池、横放在底下的墩布、靠门位置方格白瓷砖缝隙中暗红血迹……这是自己的血。

    这里就是自己刚刚逃离的厕所!

    刚才刘光出门跳的一大步,只不过是从封死的窗口前跳到了厕所隔间旁。

    不,这不可能!

    我明明已经从厕所门逃出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间厕所最里面的窗户前?不!门就在那里,我已经把门砸烂了,一定能逃出去,一定能……

    刘光这时力量系异能已经严重透支,严重的后遗症让他浑身沉重的寸步难行,他拖着颤抖而发软的双腿,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几步远的破门边上,趴在地上用手电向门那边黑洞洞的空间照了过去……

    被手电照亮的不是空旷的病房长廊,在这个紧挨地面的角度,昏黄的手电光柱划过水迹未干的方格瓷砖,直直的照射到了一个趴跪在半扇破门前中年男子的后背,无比熟悉的短裤汗衫,被血迹浸染的腰侧……

    在这一瞬间,刘光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现在从厕所大门向外看到的那个趴着的人就是自己!这个角度就像是从自己后方钉死的玻璃窗下的位置在窥伺一般。

    就在这时,咔嗒、咔嗒、咔嗒……

    一阵轻响从天花板的方向传来,刘光颤抖着看见一个全身倒立的女人从天花板上垂下,进入了自己的视野,倒吊着缓缓移向趴在厕所门前抖如糠筛的自己。

    极度的恐惧就像无数根冰冷的钢丝,紧紧地缠绕住了刘光的四肢躯干,让他犹如石化一般僵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倒吊着的女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异你看,你在吃这块糖之前,还是很期待糖果的对吧?”年轻大学生终于从犯傻的窘境中走出来,思索着分析道“但是没有失忆时候的我,却没有为你准备水果糖,这说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