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尊主嫁到之赖上俏医妃 > 45母子平安(PK求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啊,当然是你的儿子。”

    “儿子,我的儿子……”山长百感交集的将孩子抱入怀中,生怕嘴上的胡子扎到孩子,忍不住在襁褓上亲吻了一口,狂喜之后又是大悲,他哭道,“儿子啊,为了你,你娘可是把命都丢了。”

    “谁说师母命丢了,阿七正在里面让抢救她呢。”

    “你说什么,云七还会救人?”唐继薇又惊又气,愕然的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冷笑道,“你这牛真是吹的飞上天了吧?”

    胎儿能活还可以理解,有可能当时胎儿只是在产妇肚子里憋住气了,这一剖,将孩子直接抱出来,是有生还的可能。

    可是产妇怎么可能还能活着?

    这云七还有通天的本领不成。

    “大姐,我很理由怀疑你是不是真盼着师母死了。”唐继元缓缓的站起身来,因为身形胖,刚刚又忙了半天,站起来的时候,腿肚子有点打颤。

    除了父亲,他最怕的就是这位大堂姐,可此刻,他忽视觉得从前高高在上,只能仰望的大堂姐跟阿七比起来,连提鞋都不配。

    “你?”唐继薇气的发抖,伸手指着他。

    他扶住腿,微弓着身子看着她,又环视了一下躲在窗外的人群,然后站直了身体,拍拍胸脯,大声且骄傲道:“告诉你们,我家阿七不是那等沽名钓誉之辈,他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甩了某些所谓的小圣手十八条街!”

    说着,他痛快的睥睨了一眼唐继薇,继续道:“师母母子平安,一会儿,阿七就会出来了!”

    “什么?唐继元,你说我娘子她也没事,云七……哦,是云七,她救活了我……我家娘子,这……这这……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山长狂喜,抱着孩子激动的语无伦次。

    “不,绝不可能!”

    唐继薇默念一声,回头朝着里面望了一眼,一双眼睛好像淬练出剧毒一般,冒着绿盈盈的光,带着强大的震动和不甘,死死的盯着。

    当她看到云七掀帘从里面走出来,满脸轻松的模样,她忽如遭了雷劈,劈的她五内俱焚。

    眼皮开始抽动,嘴角也开始抽动,全脸的肌肉都在抽动。

    “云七,云七,我娘子是不是真的没事了?”

    山长一见云七出来,立刻抱着孩子奔了过去。

    “没事了,不过她这会子虚弱的很,你进去小声点。”

    “是是是……”山长激动万分的放轻了脚步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见产妇正合目躺在床上,看着她满脸疲累和憔悴的样子,山长满是心疼,坐在床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伸了过去,抚一抚沾在她脸上的发,轻叹一声:“娘子,你辛苦了。”

    “嗯……我这是在哪里?头好晕……”

    山长的情还没煽完,倒在不起的赵燕染揉着额头醒了过来。

    看到山长抱着孩子坐在床边,他呆了一呆,随即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接生孩子了,母子平安,哈哈哈……”

    刚才被憋回去的哈,这下被他哈了个够。

    “小十三,哈什么哈,师母要休息,你赶紧给我滚出来!”云七掀帘喊了他一声。

    他赶紧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云七:“哈哈哈……”

    “喂喂喂,十三,你干什么抱着阿七……”唐继元瞪大了双眼。

    赵燕染不理他,唐继元自言自语嘀咕一声:“那我也要抱……”

    然后,他冲了过去,三个人抱作一团。

    “卧草,放开老子啊,死汤圆,臭十三,你们两个想把老子挤成肉饼啊……”

    云七被赵燕染抱着还不觉得什么,又加了一个重量级的唐继元,被挤在他们两个中间,她顿时有种透不出气的感觉。

    “我天,我天,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云七真的成功救了师母母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云七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难道你没听见汤圆说,云七不是沽名钓誉之辈,估计他平时太低调了……”李通挠挠头,其实他也不是很懂。

    他从来都瞧不上云七那个死娘炮的样子,不过今日他将云飞涯和唐继思扔进茅坑,他突然开始有点佩服他了,如今亲眼目睹他救了人,他更加佩服了。

    “不……不可能,这个草包怎么会救人,有诈,一定有诈……”云飞涯难以接受,像又吞了一次屎般难以接受。

    “滚回你的茅坑去!谁再敢说云七是草包,老子头一个撕了他的嘴!”李通突然飞起一脚,将措手不及的云飞涯踹飞了。

    唐继薇像雷打的鸭子,愣在那里,泥雕木塑一般,只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叫嚣着不可能。

    看着得意洋洋的云七,唐继微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她紧紧咬着唇,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哦哦哦,唐夫子走喽,灰溜溜的走喽……”李通起哄嘘她,“什么小圣手嘛,狗屁!连云七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喂,李通,你小声点,我看你真不想在临天学院混了。”

    “老子上头有人。”李通着重又强调了一遍。

    “你上头的人能有太子大?”

    “太子算个鸟。”李通翻翻白眼。

    那人只无奈的摇摇头。

    屋内,云七怕影响产妇休息,责令赵燕染和唐继元先出来,她自己刚回了产房要交待山长一些产后护理事项。

    刚掀帘进去,还没走到床边,山长就抱着孩子跪爬了过来,冲着云七磕了三个大大的响头。

    “山长,你这样的大礼我可受不起,赶紧起来。”云七弯身去扶他。

    “不,云七,你的大恩我没齿难忘,不要说磕头,就是拿我的命去我也心甘情愿。”山长固执的跪在那里,抬头看着云七,泪水涟涟,心里更是充满了惭愧和痛悔,哽咽道,“我眼见你受人欺负却从来不敢为你多说一句话,我根本不配做临天学院的山长,更不配让你称呼我一声山长,今日你不计前嫌救我妻儿性命,我无以为报……”

    说到此,他抖擞着手,从袖笼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雕着莲花纹样的玉匣,郑重的递到云七的眼前。

    “云七,这是我能拿的出来的最宝贵的东西,还请云七你能收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