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一章 牢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如其来的新鲜空气猛的钻进来,袁敏像是溺水后的解脱,突然有了喘息的机会,她大口的呼吸,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水吐了出来,终于舒服多了。

    接踵而至的疼痛感席卷全身,胸口沉闷闷的疼痛。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一支箭都射穿了胸口,又坠入河里,能活下来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

    袁敏睁开眼,眼珠子四周一转,周围暗沉沉的,能看出来是个牢房。

    她想动一下,身上一点儿力也使不上,后背更是疼的厉害。更糟糕的是肚腹空空,腹中绞痛,难受的她想呕,真正是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情景了。

    她最终还是没能逃脱。

    袁敏闭上眼,想到无辜受冤惨死的父亲和大哥,她心底一片悲凉,只拼着一口气,怎样也要活着,她还有母亲、哥哥们,大嫂和大侄儿,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

    有脚步声逐渐靠近,袁敏侧耳倾听。

    清晰的说话声传到耳中。

    “师爷,就这里!”

    “真没气了?”

    “是啊师爷,探过了,一点气也没了。”

    “是不是你们打死的?不是叫你们别打死了?如今死了还怎么跟大人交代?怎么跟姜家人交代?武猛呢?他是牢头儿,出了事儿他怎么不找我,让你来找?”

    “我们也是真冤枉,没狠狠用刑,就是拿刑具吓她一吓,哪知两棍子就死了?”

    “你们确定是两棍子打死的?”以为他是师爷就不懂牢房的事了吧。

    “那个……摁水里了……我们没摁多长时间,您也知道我们平时审犯人都是有分寸的,是她太背了,呛了下水就憋死了……”

    “你还敢说!”

    “您老人家可要相信我们啊,真是意外!大人也说了若是我们有办法让她招供,就记我们一功,我们也是想尽办法了,她可是个硬骨头,打了不招的!武老大说这事儿他都不知道怎么跟大人交代,让我先找找师爷寻个主意。”

    “找我寻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你们自己想办法跟大人交代去。”

    “二舅,现在这犯人死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弄!只有二舅您点子最多,又是除了大人之外本事最大的,您没办法,我们更加两眼一摸黑了!”

    “现在知道叫二舅了!你这个小王八犊子!”

    “这不是二舅说的在衙门要避嫌,丁三不敢不听二舅的话!”

    “哼,你们啊!如果这案子出了问题,你们一个都跑不了。”不吓他一下怎么行。

    “我就是一个小狱卒,还能怎么着了?”

    “小狱卒怎么了?看护犯人都看不住,都弄死了,还要你们何用?如果最后她不是凶手,就变成你们杀了人,此罪一出你们就会变成阶下囚。”吓死他不偿命。

    小狱卒腿一哆嗦,跪了,“二舅,你可得帮帮外甥,想想办法吧,外甥不要坐牢。”

    “这次的案子不小,死的是姜老公爷,事情早晚要闹到朝堂上去,到时朝堂里里外外的人都会看着,看我们大人如何审,甚至上面还会派人下来。现在我们还没有拿到证据,大人也不好自己结案。”

    “上面还会派人下来?”

    “肯定会。姜老公爷可不是普通人,那是做过相爷的,虽说现在闲赋在家,可公爵的身份摆着,所以此事定会引起上面的重视。”

    “姜老公爷生前就见了她,她逃不掉杀人凶手的指控。”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抓她,她有很大的嫌疑。若死的是普通人,我们早早的就这样结案了,重点是这案子早晚要闹上去的,所以一定要让她开口认罪,拿到确凿证据,不能随意处置,若是有问题到时大人都会跟着遭殃。”

    “听说这孤女姜家待她不薄,姜老公爷甚至把她许配给自己的嫡孙,真正是善待了!她有什么理由杀害姜老公爷?”

    “所以啊,这事儿就难办了,你们现在把人弄死了,不是火上浇油吗?”

    “二舅,这可真不能怪我们,她可是死都不认罪,任凭我们怎样威逼利诱,她都不认,只说跟老公爷谈过话之后就离开了,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老公爷还好好的。如果不是她杀的这可怎么办?”小狱卒怂了。

    “死不认罪?”师爷也觉得难,“这案子真不好查啊,尸体都烧没了,怎么查去?那姜家又要让我们查明真相,又要我们查清是不是周氏所为,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要说直接安上周氏的罪,事情就不会那么复杂了。

    “可如何是好?”小狱卒愁眉。

    “如何是好?”

    一时间牢房里安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有了!”师爷脑子一转,灵机一动。

    “什么?二舅!”

    “既然她死不认罪,那就变成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小狱卒眼中一亮,看到了希望。

    “畏罪自杀最多一个看护不力之责,差事总不会丢了。你可记住了,如今死了也只能是畏罪自杀!万万没有其他的理由。”

    “我听二舅的!”小狱卒点头。

    “这案子本来就不好查,我们只能这么办,只是畏罪自杀总要有个说服力,我要去好好想想怎样让这事儿完美落幕。”

    “师爷,师爷,大人有请。”

    “让人看好了这里,别让有心人过来了,事情没落实好之前也别让人发现。”

    “我知道了二舅。”

    “大人找我了,我想好就让人叫你。”

    师爷离开后,小狱卒回头看了眼牢房里的影子,只见阴森森的两道目光直直的盯着他,他吓得连连往后退。

    一声鬼叫之后,牢房里恢复了安静。

    只听得一声嗤笑,袁敏再次闭上眼。

    只不过瞪他一眼,就能吓得屁股尿流。

    她略微提气,却感觉到体内来回冲撞的热流。

    心中大喜,她这是有内力了?

    她从小就开始练内力,可从来没成功过,哥哥说她是万里挑一的废柴,这辈子都不可能练出内功。

    哈,等她逃出去打给他看看,准叫哥哥们心服口服。

    不再多想,她慢慢调整呼吸,却发现高兴的早了些。体内真气七散八落,根本就是冲逆之象,她这是受了重创啊!

    她虽然没有练成内力,怎样修炼内力,怎样修复内力却是知道的。

    当下忍痛爬起来,后背疼的龇牙,像是骨头断了一般,怎么感觉不是箭伤,而是被打的?

    她不及细想,长呼一口气,低头摸了摸胸口。

    我去!

    她什么时候长出一对儿大胸了?

    她还是个孩子啊!

    大胸!不是平坦坦的大胸肌!

    她从小习武,一直担心长久下来变成个大男人!

    又朝脸上摸了摸,没有镜子没有水,看不到现在的样子,她对现在的状况很迷茫。

    袁敏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大胸,捏了两下,手感很好,她有些激动!

    哎嘛,女人耶!

    她才十四岁,一直还没发育,这身体明显不是她的,而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竟然,她竟然又穿了一次!

    这次不再是个小屁孩儿了!

    看来她拼死拼活的又死过一次!

    所以刚刚那两个人说的就是她?

    周氏?

    她的本家姓耶!

    她本来就姓周,穿了那一次就变成袁家小妞儿了。

    这一次,又姓周了?

    姜老公爷的死周氏有最大嫌疑?

    可姜老公爷又是谁?之前她为了洗清父亲的清白可是把朝堂官员都一一打听清楚的,姓姜的公爷没有,半大不小的官倒是有一个,户部侍郎姜浚。

    身体的疼痛把她拉回现实。

    现在这具身体有内力,需要好好利用一番才是。

    她坐在墙角,盘腿,凝息敛气,忘记疼痛,慢慢专注起来。

    许是过了一夜,只听一声声鸡啼从小小的天窗传进来。

    袁敏觉得除了背还有些疼外,身上轻松了很多,连耳力都敏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