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二章 大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不远不近的脚步声,她随地而卧,躺地闭息。

    脚步声越来越近。

    “爷,就是这里。”压低的说话声。

    “昨日用了刑,老大就把人关在了最里面,说是死囚,让她包房了,老大还吩咐不能让人探视的,小的可是冒险瞒着把爷放进来的。”

    “这银子你拿着喝酒。”

    袁敏耳朵一麻,被这道声音酥到了。

    “谢爷。”

    “烦请在外面稍候,我很快就会出来。”

    “爷可快点儿,不能让小的难做。”

    袁敏闭着眼,也不知探监的是她现在的什么人。

    只听????的声音,那好听的声音低低的唤着。

    “阿萝!”伴着一声低叹,“对不起阿萝……”

    又低又酥的声音,听得她心尖儿颤颤。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相认一下,或者看看这个好听声音的小哥哥生的如何的时候,那人竟然走了。

    袁敏爬起来,看着只留下一片衣角的背影。

    “阿萝?啧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未婚夫?”想法来自女人的第六感,袁敏支着下巴沉思。

    目光看过去,一个油纸包躺在地上。

    袁敏心中一喜,拿起来一看,两个香喷喷的油饼。

    果然是亲未婚夫!竟然是来给她送吃的!

    虽说油饼不大,胃里却大大的满足。

    哪知吃完了还有惊喜,一个小纸团从油纸上掉下来。

    她拿起来,打开,竟是一粒丹药,拿到鼻尖嗅嗅,清冽的雪莲香。

    好东西啊!调理内力的丹药!

    袁敏当下塞到嘴里,一口吞下。

    有了丹药,简直就是锦上添花。

    袁敏躺下休息,这一觉睡得极好,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很多。

    锁链哗啦哗啦,牢门开了。

    袁敏也清醒了大半,身子没动,却睁开了眼。

    一个人影蹲在袁敏身前,正拿着她的手往纸上印手印。

    “啊!”伴随着一声鬼叫。

    “怎么了?”

    “她、她……她、诈尸啊!”

    那双阴森森的眼盯着他,瞪着他。

    丁三吓得后退,他就说昨天也瞪着她,今天还在瞪着她!死的时候可是闭着眼的,现在怎么的一直睁着眼哪!

    “鬼啊!”丁三吓得要逃。

    武猛抓住他,“什么鬼!哪来的鬼!”

    哪知他刚说完,就见那卧在地上的身影慢慢站起来,甚至还朝他们笑。

    “嗨!”还打招呼!

    丁三吓尿了!

    武猛也吓得挤出来点儿。

    “娘的!她没死!”武猛找到了理由。

    “我死了,我是冤魂,我来找你们算账!”她脑袋一垂,双臂抬起,身体一摇一晃,又故意颤巍巍的说话。

    丁三直往外退。

    武猛一把抓住他,想要从那自称冤魂的人身上看出点儿什么。他们明明看着她断气的,怎么会突然活了?

    丁三想走不能走,只恨不得晕死过去,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丁三之前来过,已经被吓过一次,“别找我啊,跟我没关系,我就打了你一下而已!呜、啊……”

    “哈哈哈……”袁敏憋不住了,捧腹大笑起来,“一个大老爷儿吓得嚎丧,你不害臊我都替你臊的慌。”

    “呜……”

    “娘、了个腿!”武猛反应过来了,“没、死、透!”

    “没死?”丁三停止了哇哇大哭,打了个嗝,“嗝!”

    看着那抱着胸站在他们面前的囚犯,丁三没来由开心起来,“老大,没死,没死!”

    “我没死,你们高兴吧?”

    “高兴!嗝!”丁三傻乎乎的点头,嗝不停了。

    下一刻后脑勺被拍了一下。

    “高兴个鬼,押上,上刑!”

    “不能上刑,万一又死了咋办?这次我们听师爷的,去问问师爷。”

    “死了就死了,遗书都准备好了,这次她不死我们就帮她一把。要么招,要么死。”

    丁三犹豫不决,“我裤子湿了。”

    “啪!”脑袋又被拍了一下,“湿了等会儿换,先办事!”

    “遗书都准备好了呀?快给我看看我写的遗书让谁继承了我的家业?”她笑眯眯的朝他们招手。

    “你还有家业?”丁三倒是跟她聊起来。

    武猛可没那么多话,扯着一根绳子,蓄势待发。

    “当然啦!我家业可不少,说出来怕吓到你们!”

    “那就等到了阎王殿跟阎王说去,丁三,给我上!”

    “老大?”

    “师爷法子都想好了,给她一封认罪书,她现在不死也得弄死。”

    丁三知道,他们刚谈好,弄了份承认杀人的血书留着,做个自杀的假象,这件案子就结了。

    可人又跳起来,怎么的也得弄死了再实行这办法。

    瞧着那双弯弯的眉眼,丁三生出恻隐之心,心就想着,好好的娘子不做,干嘛去杀人!

    他们也是办案,也不能怪他们不是?

    当下,两个人拦上去。

    武猛在她侧后方。

    袁敏弯唇一笑,默道,她天生爱闹腾,就陪他们玩玩儿。

    前面丁三上前就要困住她,袁敏往后一避。武猛紧跟着冲上来,袁敏不避反进,一把抓住他的绳子,速度之快,让武猛措手不及。

    “好啊,你装死就是要养精蓄锐是吧。”

    武猛自认是个高大男子,力气大些,扑上来就要缠住她的脖子。

    袁敏两只手抢绳子,手腕一转,身形已经换了位置,连同绳子也缠在她的臂上。

    同时,丁三扑了个空。

    武猛脱开一只手,却被袁敏寻到机会,一把缠住绳子。

    丁三再次偷袭,袁敏只待他近身,抬起手肘,肘尖已经撞了过去,正中鼻尖,疼的丁三眼泪水都冒出来了。

    武猛一拳猛地抡过来,袁敏一掌劈在他的手腕处。武猛腕处一麻,失去劲力,袁敏手心一翻转,绳子往他胳膊上一扭,缠了上去。

    丁三忍着痛上来就要抓她,只等他再次近身,袁敏身形一转,丁三撞在武猛身上。

    袁敏身上还有伤的缘故,后背隐隐的疼,当下不再手软,一只脚狠狠一踢,把两人踢出了牢门。

    她因为从小没内力,所以一直练的都是近身搏斗术,她的近身搏斗术就是她的哥哥都要礼让三分,更别说这两人了。

    可能是换了个身体的原因,她总感觉身体动作不太协调一般,出手慢了很多,胳膊腿都迟钝了。

    一个哎呦哎呦的直叫,一个瞪着大眼愤怒的表情。

    “老大,老大你们咋了?”

    又跑来两个狱卒,看到摔倒在地的两个人,吃惊的面面相觑。

    武猛做牢头横了好多年,头一次吃这种亏,怒的头顶冒火。

    “怎么?还要打吗?”始作俑者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嘿,来劲了!老大,我去叫人!”小狱卒狗腿的样子。

    “别,咱们还是去问问师爷。”丁三怕了。

    “咱人多,还怕她个死囚?”

    “师爷说,上面来人了,不能再出事儿,我还流血了,哇呜……”丁三摸了一把鼻子,边哭边跑了。

    “丁三这个棒槌!”

    “臭娘儿们,你挺能啊!”

    “喊谁呢?大声点!”她侧着耳朵。

    “喊的就是你,臭娘……”小???笊?胶汀

    “哎,臭儿子,为娘耳朵好着呢,不用那么大声。”她大声抢着话回应。

    “老大,她占咱便宜。”

    “儿子们,老娘这一身确实臭的很啊,脸上也不知怎样了,有水洗不?”

    “娘的个乖乖,这是个死囚不?咋的像是住客栈滴?还要水哩?”

    “那可不就是住客栈?有吃有喝,还有人倒夜香,想想外面饿死的乞丐,还不如坐牢呢?”她说着,一甩裙摆,席地而坐。

    “真的,老娘很饿了,你们多久没给吃的了?”她说的一脸认真。

    “还想好吃好喝供着你,想的美!给你馊饭剩粥吃撑你!”小???Ц堋

    武猛越来越清醒了,这种状况想要她“自杀”是不可能了,这人不光是姜家人看着,还有上面的人看着,怎么的都要看好了,不能再用私刑搞些问题出来。

    “锁了,走!”大喝一声,率先离开。

    “儿子们,记得好吃好喝供一些给老娘。”她扯着嗓子喊。

    待一干人走干净,她捏了捏嗓子,清咳一声,这声音跟以前相比太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