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六章 对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侠贵姓?”

    “秦。”他惜字如金。

    “秦啊?”听他姓秦,她看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秦构那个秦?”

    “是。”

    竟然还跟秦贼一个姓,袁敏原本对他八分好感一下子降到三分,连带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嫌弃!

    她琢磨着这人跟秦贼的关系,秦构他儿子比这人年纪大一些,他孙子也才四五岁的样子,面前这人显然跟秦贼家没关系。

    但她对姓秦的实在无感,这样想着她又要遁了,跟着姓秦的走总感觉不是去好地方。

    袁敏东张西望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

    “到了?”

    宽阔干净的巷口,立着一颗高大的梧桐,身后是临河小街,行人络绎不绝。

    官府的人怕是怎样都想不到杀人嫌烦逃狱之后竟招摇过市。

    这户大门朝西向,是侧门无疑了。

    他身形让了让,无声之中让她先行。

    她望着门口挂着的白灯笼,还有门侧边的两个小字,“姜宅。”

    再看面前这位姓秦的郎君,只感觉满满的恶意。

    “我可以不进去了吗?”这分明就是请君入瓮的戏码。

    她就说一个陌生人怎么会突然做好事呢!原来是不知不觉把她送入狼窝。

    袁敏在牢里已经把原主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原主是姜老公爷的杀人嫌犯,这时候再到姜家岂不就是自投罗网!

    “你好像没理由跟我讲条件。”那双眼眸依旧清亮,眸光平静。

    袁敏咬牙,瞪了他两眼,大步向前走。

    她还就不信了那个邪,她倒要会会这个姜家!

    “诶诶,这不是你该进的地方,要饭的到大街上去,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穿着灰衣的小厮上来就赶她。

    姓秦的走在后头。

    “秦郎君,您怎么走后门进了?”

    “她是跟我一起的。”

    袁敏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这衣裳蛮干净的,还是她刚刚借来的,只不过有些油渍,是刚才吃鸡腿擦上来的,鞋面脏的早看不出颜色,这头发她也看不见,只知道乱糟糟的,恐怕在别人眼里她还真有点像叫花子。

    小厮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瞄了一眼袁敏,满眼的嫌弃。

    秦郎君往袁敏脸上看了看,这满头乱糟糟,脸上脏兮兮的,衣裳也没穿齐整,乱七八糟的样子,也难怪他们家的人没看出来是谁。

    “烦请把几位郎君请来。”

    “我们家郎君还在前堂。”

    “事关老公爷,他们会来的。”

    小厮一听是老公爷的事,马上就去了。

    “秦郎君把我送到这里,何不直接把我送给官府?”她环着胸,目光微抬,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戒备。

    “你说姜老公爷的死与你无关,他们姜家是苦主,你若真是冤枉,找他们不是更合适?”

    “如果他们不相信呢?我在牢里被杀,还不知是受谁的指使呢?现在逃出来他们看到我还不恨的要死!”

    “周敏萝!”一声突兀的大叫!

    袁敏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她顺着声音看过去,才知道是喊她。

    她本来叫周敏,穿过来之后就变成了袁家小娘子袁敏,袁敏这个名字她用了十年,早就习惯了。

    这会儿又换了个新名字,周敏萝!

    她以后到底是周敏?还是袁敏?或是周敏萝啊?

    她来不及细想很多,只见那一个个身着麻衣的几个人来势汹汹。

    用脚趾头想袁敏也知道这是姜老公爷的家眷没跑了。

    走在最前面的男子看着比姓秦的年纪大点儿,他满目怒火,声音还大的出奇,“你还敢到我们姜家来!”

    姜家小厮对一身乱七八糟的周娘子认不出,但姜大郎面对仇人就算是化成灰都能认得!

    “秦二郎,你什么意思?竟然把我们姜家的仇人放出来!还把她带到我们家!我们姜家可不敢继续留秦二公子吊信,还请二公子早日离去!我祖父若是得知杀害他的人从牢里出来,还回到我们姜家,怕是会死不瞑目!来人,让人把官府的人叫来!叫几个护院过来!”

    袁敏斜睨着姓秦的,用眼神告诉他,看吧看吧,这不是来添乱是什么!

    “大公子请别急,我并没有袒护她之意,我带她来只是想把她交给你们姜家,由你们姜家定夺!姜老公爷死的不明不白,想必姜家诸位公子都很难过,各位怕是更想知道事实真相和杀人真凶。”

    “秦二公子说的好笑,她是否有罪,官府自会查个明白,又何需你在此插手?”

    “不是我想插手,只是她逃狱正巧被我遇上。”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把人直接送到官府去?”

    “姜家好歹是官家,官场的潜规则难道姜家不知?”秦二郎说到这里一顿,目光从姜家人那边扫过去,“还是说姜家人明知道她是无辜的,却故意把她推出去做个替死鬼?”

    “秦二郎,你不要太过分!”姜大郎气的脑充血,脸都争红了,“你们秦家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你们秦家在朝堂上一手遮天,我祖父至始至终都清廉正直,你一个外人又哪里知道我们姜家的事!我祖父死于非命,我们岂有随便寻一个人做替死鬼的道理!”

    袁敏听来听去,越来越觉得这故事有趣,这其中内情怕是甚是有意思。

    难怪姓秦的会把她送到姜家来?看这样子原来原主入狱真的有内情!

    “她在牢里遭人暗杀,如若真有罪,官府为何不待定案之后再等侯问刑?又何必急于一时在牢里杀害?此为一点。其二,她武功不弱,能从牢房逃脱,可见其武力不弱,偏偏就因为这个,她自愿跟着官府的人进了牢房,我想她本意是等待官府为她洗清冤屈,没想到的是等来了杀身之祸。”

    袁敏听姓秦的为她说话,手动给他点赞,才刚认识就这么了解她,简直是知音啊!因为这两句话她对他的好感度又蹭蹭往上升。

    “这不过是你的说辞!”姜大郎看着袁敏的眼神满是厌恶。

    只听姓秦的继续说,“再怎么说她都是最后一个跟姜老公爷有过接触的人,众位何不听她说几句?不妨听她说一说,再定夺她的去留不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