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十章 反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情发展到这里,秦埙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当下决定提审武猛丁三。

    “传审讯过她的狱卒。”

    不一会儿,武猛和丁三传唤上来。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小的武猛。”

    “小的丁三。”

    “你二人是否提审过下面的犯妇?”

    “有。”

    “何时?在何地提审?”

    “昨日晌午后,在牢里的刑房。”

    “问出了哪些内容,可有记录?”

    “她什么都不肯说,没问出任何事。”

    “周氏说你们审讯时险些溺死她,可有此事?”

    “回大人,小的们审犯人都是有分寸,如果真的溺死她,她也不会在这里说话了。”武猛不慌不忙道。

    知府点头。

    “你们既然已经在牢中审讯,她可有招供?”

    “并没有。”

    “没有。”两人回答一致。

    “有!”袁敏突然举手。

    “到底有?还是没有?”

    武猛和丁三同时侧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袁敏。

    袁敏咧着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反问,“我招了吗?”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

    兵不厌诈,小样儿!袁敏心里在幸灾乐祸。

    “啪!”这次敲惊堂木的是秦埙,“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回答。”

    “没有!”

    两个人同时回答,答完了各自长吁了一口气。

    “你们确定没有?”袁敏又朝他们一笑,笑的两个人心里虚虚的,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回答什么。

    “回大人,她没有招供。”

    袁敏点头,微微一笑,“说得很好。”

    “大人请看!”袁敏突然递上一张薄纸,“这是招认书!”

    武猛大骇,看向丁三,丁三吓得手抖,手不由自主往腰上摸来摸去,但马上想到自己已经换了身衣裳,那封招认书他都给忘了。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承认杀害姜老公爷了是吗?”知府大声问道。

    “我没有说啊,只是让大人看看招认书而已。”

    “大胆!你一再调戏本官是何用意?”

    袁敏看着那张老脸都想吐了。她要调戏也只会调戏他旁边的美少年好吗?他一个老头子哪里来的自信呢!

    那张薄纸呈上。

    秦埙一眼扫过去,韫怒,“武猛,丁三,你二人还有何话要说?”

    “秦大人,她不是招了吗?”知府还不明所以,怎么问起他衙门的人来了?

    “杨大人,这招认书上是有手印,可武猛丁三说没有。而且周氏自始至终都说自己是清白的。”此时这少年钦差面容冷肃,声音也清冷无比。

    一语点醒梦中人,杨知府后知后觉。如果周氏真的是心甘情愿招供,二人怎会说没有呢?

    “秦大人,这手印正是他们趁我昏迷的时候印上的。官不为民伸冤,民只得自我逃生,还望大人查明真相,还小女子一个清白。”

    “大人,我们没有啊!我们冤枉!”武猛连忙喊冤。

    “来人,把这二人带下来分别审讯!看他们是何用心?”秦埙叫的是自己的人。

    “大人,我们冤枉!”两人齐喊冤枉。

    “秦大人,这不妥吧!”知府也不满了,明明是审姜老公爷的案子,嫌犯就在下面,这怎么变成审讯他衙门的人了?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审他了?

    “杨大人,姜老公爷死因不明,下官受陛下之托,身负重任,还请杨大人配合。”

    知府还能说什么?不配合钦差那是跟陛下作对,跟这样一个有身份的钦差对着干就是跟秦相过不去,得罪了秦相更加不妙,到时他的官运就要到头了。

    “周氏,他二人虽有嫌疑把罪安在你头上,但是你并无证据说明你是无罪的,此案还是你的嫌疑最大,继续收监,等候官府查明真相!”

    “有证据!”

    袁敏望着秦二,这位看热闹看到现在,终于开口了。

    “证据在哪里?”

    “当日姜老公爷被一把大火烧死在书房,这大火肯定是从屋子里开始烧的,不然外面的人不会那么长时间没有发现。”

    秦埙点头,“那时周氏也在房中,她没有证据说明大火烧起来之前她已经离开,所以她的嫌疑才会最大。”

    “有证物证明与周氏无关!”

    “何物?”

    “证物在小公爷那里!”秦二看了眼姜彦文,“我昨日到建康,听闻老公爷被害的噩耗,就去祭拜了老公爷,也在姜府随便转了转,偶然之间看到了一支火折子,当时小公爷也在场,我们一致以为是凶手所弃,此物不知小公爷是否带来?”

    姜彦文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蹙,开口道,“只是普通的火折子,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此物可以证明老公爷被害与周氏无关,小公爷何不给秦大人一观?”

    姜彦文也没有理由拒绝,那支火折子自己正随身带着,便取出来,让人递上去。

    “大人,此物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大人可要细细的看一看。”

    袁敏看着二人你来我往,想从二人脸上看出些门道。

    只见秦埙拿着火折子转了一圈,突然定住,眼神瞬间变了。

    秦二还要说什么,秦埙一拍惊堂木,阻止他继续开口,“啪”一声,“既然有证物,她就是无辜的,当场释放。”

    “退堂!”沉沉的两个字出口,秦埙起身快速离去,没停一步,像是怕谁追他似的。

    此时公堂上几个人各个神色奇异,袁敏有些捉摸不透这其中的关键点,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而且是特别重要的问题。

    袁敏不懂一个什么样的火折子能让秦大险些失态,但她可以肯定这杀害姜老公爷的不是个泛泛之辈。

    袁敏被当场释放,她朝着秦二抬手一揖,“多谢!”

    她不得不承认这次是秦二救了她,虽然他也是秦相的孙子,但他救了她这次她会记住的。

    “二郎君,大人唤您过去。”

    秦二应了一声,随着去了。

    袁敏抬脚跟上。

    一把长剑拦在她的跟前。

    “干嘛?”袁敏瞪那侍卫。

    “莫要跟着。”

    “带上我呗。”

    秦二回头看她,“你已经可以离开了。”

    “我无处可去啊。”

    秦二蹙眉,她无处可去好像不关他的事。

    “我答应你的,你救了我,我就做你的丫鬟。”以身相许,就给他做个丫鬟吧。

    “我不需要婢女。”

    “那不行,我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不需要婢女,你请自便。”

    这么死板的少年!不能怜香惜玉一下吗?她都说无处可去了。

    “赶紧离开!”侍卫凶神恶煞,找到机会赶她离开了。

    “我等你啊!等不到你我不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