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十九章 威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看着不对劲,袁敏刚要跑,六个蒙面人手持长剑突然拦在前路上。

    说时迟那时快,她随手抄起旁边的长棍。

    “何必蒙面?你们几个禁军以为蒙了脸我就不认识了?菩萨面前,你们杀人就不怕罪孽深重?”她的语气带着几分讥诮,手拿长棍相对。

    “能死在菩萨跟前,是你的造化。”

    为首的蒙面人沉声开口,声音刚落,就不再跟她多话,一抬手,六人围堵,齐刷刷的冲上来。

    袁敏被堵截,她看着面前的场景,忍不住嘲讽。

    在这之前,她还是袁敏的时候被几个龙卫堵死,她拼死逃出困境。还没活多久呢,就要重蹈覆辙。

    也是她太轻敌了,以为这是寺庙,他们到底会看在菩萨面子上不会胡来。

    秦大这厮果然是个狠人!

    六人接连进攻,她逐一攻破,寻到突破口就遁。

    袁敏丢出长棍拦住六人,悄然隐在不远处。

    那几个人并未穷追不舍。

    看他们先后离开,袁敏刚要走,就见那放风的大满跟疯了似的,朝她“咯咯咯”的叫,有点像是母鸡下蛋的叫,又有点像在笑。

    “遇到你的真爱老母鸡了?”

    大满啄了她一下头顶,“笨女人!”说完就飞。

    “我去!竟然被一只鸟给鄙视了!”袁敏指着它喊,“有本事别跑,看我拔光你屁股上的毛!让你整天露着屁股飞。”

    袁敏气的去追它,可巧路上遇上秦大。

    她送给秦大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又跑哪里了?跑的找不到人影!”

    初阳小伙伴找上来。

    袁敏跟着初阳进了厢房的院落。

    栖玄寺的厢房在庙宇西边,清简的院落并不显得萧条,反而有种厚重之感。

    “有吃的吗?”

    “在那儿呢,自己去吃。”

    袁敏看到吃的就高兴,两个素斋,但作为饿过肚子的人来说,任何食物都是美食。

    “郎君呢?还在大师那里?”

    “郎君和大师久违谋面,怕是有很多经要念呢。”

    “我去偷偷看一眼!”

    “你就别惹麻烦了,郎君说你在路上身体不适,早些歇息。”语气中满满的酸味。

    “初阳小伙伴,郎君关心我,你是不是吃醋了?”

    “美的你!”

    袁敏看他任劳任怨的帮她收碗,“辛苦你了,初阳小伙伴,我就听话早些休息吧。”

    看着初阳离开,袁敏又出去了,她表示只是换个地方休息罢了。

    秦大住在隔壁院,整个寺庙最好的厢房,前堂后院,齐整的像一座小家宅。袁敏没走正门,翻墙过去,趁着四周没人注意的时候钻进了那间主屋。

    天色渐暗,屋里已经黑了。

    正此时,一人点着灯烛进来。

    袁敏一个翻身,翻进了床榻内。

    屋里的灯火点亮,又过一盏茶的功夫,袁敏都差点睡着了,只听门外的响声,她屏住呼吸,再次警惕起来。

    这一次进来的不止一个人。

    “大人,没成功。”

    “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她很难对付,就是想能吓她一下最好,让她知道临安不是她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袁敏心中冷哼,以为刺杀她几次,她就会怕了?这就能喝止她不去临安?简直可笑!

    “大人,还有一件事。”

    “什么?”

    “大人或许不知,她会袁家枪法。”

    “袁家枪法?”秦埙作为晚辈对这个还真的不太熟悉。

    “袁鹏当年不仅善战,枪法也是一流,这袁家枪法就是袁鹏所创,可破阵攻防,常用在战场,可是自袁鹏死后,这个枪法也跟着消失,无人再使用。”

    “袁鹏已经死了那么多年,她怎么可能跟他扯上关系!?”

    “袁鹏还有两个儿子。”

    “即便如此,那也不可能,他们被流放闽南,不可能跟她有任何接触。”

    “大人,必须还要查一下她的具体资料。”

    “好,这件事交给你们,务必一点都不能遗漏。”

    “是。”

    “这些事我回去也会告诉祖父。你下去吧。”

    “大人。”

    “还有事?”

    “鸡鸣寨的人退了定金,还一并退了违约金,说是这笔交易不做了。”

    “他们宁可违约也不做这笔生意,为何?”

    “属下不知,只是……”

    袁敏正忍着痒,身上的寝被突然被掀开来。

    “阿嚏!”

    她正对着掀被子的人打了个喷嚏。

    “抱歉啊!没忍住!”袁敏一副抱歉的模样,拿手去给他擦。

    如果一双眼能杀人,秦埙表示他杀她一百遍都不够!这个女人总是能气的他心肝肺疼。

    他打落她的手,嫌恶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大人让小和尚叫我啊,我就来了。”她一副无辜的表情。

    “简直找死!”他几近咬牙切齿。

    “要打架吗?”她的声音格外温柔,“我怕我叫出声外面的人误会。”

    “大人!”

    秦埙这辈子的稳重全毁在这个女人身上。

    父亲说,有稳则重,秦家的荣华以后全都要交到他的手中,所以他务必做到更好。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戏弄。

    他的手背在身后,捏紧了拳。

    “你出去!”

    “大人!”禁卫表示女人的美人计没有男人能把持的住。

    “小哥,你留下来不怕长针眼哦?”

    “我跟她好好谈一谈,你出去。”秦埙端坐一旁,温声开口。

    禁卫一副保重身体的模样,退出去,还把门带上。

    袁敏坐在床沿,晃着脚,一副眉欢眼笑的模样真如和情人约会一般。

    “你会袁家枪法?”

    “什么枪法?我不知道啊。你们怎么知道我会使枪呢?”她明知故问,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你跟谁学的这套枪法?”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又不是我什么人。”袁敏娇蛮回答,又指桑骂槐道,“刚才也不知是哪些小人暗中偷袭我,我害怕那些小人再次出没,就借大人的房间一用,大人有禁卫保护,那些人再怎么样也不敢在秦大人面前造次吧,所以在秦大人这里最安全不过了。”

    “滚!出去!”他愤而站起。

    “那可不行,万一我出去衣冠不整,那些僧人看了还不知怎么想呢?佛门清修之地,大人还有美婢相侍,同床共寝,污了佛门圣地,大人位高权重不会被赶出去,可是这些话传出去总归不好听。”

    “你以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威胁我,还会有用?”

    “有用啊,毕竟大人的秘密都让我知道了,秦家勾结禁卫密谋,有意图逼宫谋反之嫌,哎呀天哪,这事让行宫那位知道了岂不是要大发雷霆?”

    “你!”他怒极,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大人,我们是不是靠得太近了?”袁敏依旧言笑晏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