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二十章 误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是袁敏重生之后的总结。

    秦大既然要杀她,她就在呆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荡。

    秦家害的她家破人亡,她就亲临其府,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袁敏高枕无忧,可有个人却彻夜不眠。

    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自作聪明的秦大肯定以为她时刻警惕,反而不敢轻易动手,却不知她早已呼呼大睡。

    袁敏睡到后半夜,只觉得下身一股热流哗啦流下来。

    她突然意识到是什么原因肚子不舒服了。她现在是个女人呐!不再是小女孩儿了!

    我去!这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怎么会这种时候来了。

    她捂着肚子起身,头一阵发晕,晃悠悠的下了床。

    出门前突然被坐在那里的身影吓了一跳。

    “你干嘛!大半夜的坐这里!”

    “你占了我的床,你说我干嘛!”因为坐的时间太久,他的声音有些哑。

    “对不起,还给你!”袁敏不想跟他多说,说完捂着肚子就跑了。

    下意识的一句对不起把秦埙都听懵了,跟他纠缠半天,不可理喻的占了他的床,现在说一声对不起就完事了?

    袁敏肚子实在不舒服,翻墙的时候险些摔下去,落到地上的时候还是撞了腿。

    她瘸着腿,捂着肚子。

    正此时房间门打开,黑暗中一个声音传来,“谁?”

    “我我!”

    “大半夜的你干嘛?”初阳小伙伴等了她半宿,刚刚才合眼,此时听到她的声音恨不得多骂她几句。

    “我这就回房睡。”说完一溜烟就回房了,根本不给初阳小伙伴骂人的机会。

    袁敏回房就翻谢静薇送她的包袱,翻来翻去终于翻出一条疑似月事带的东西,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带。

    奶奶个锤的!她急的骂人!当了十多年小孩儿,她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穿。

    最后还是随便弄了一下,倒头就睡。

    次日晨起,秦埙并没像平日里早起,晚些了时间,秦广进来的时候他刚起身。

    “大,大人……”秦广看见榻上的血迹,整个人都不好了。

    秦埙抬眼去看他,总觉得他的眼神不对劲。

    秦广再看大人那副憔悴的面孔,愈加认为他们家大人把周娘子给睡了。算了还是不问了,回头给大人吃些鹿茸补补,瞧大人那副样子,像是被吸干了阳气似的。

    如果秦埙知道自家随从这么想他,一定会拍死他。

    秦广二话不说,把床单收起来,打包带走。

    袁敏被敲门声吵醒,只得起身。在房间里收拾了许久才开门。

    初阳等的不耐烦,一直问,“你还要多久?”

    “到底需要多久?”

    “再不出来我们就出发了啊!”

    一句接着一句催,袁敏终于开了门。

    她有气无力,“来了啊我的哥!”真是服了他!

    “看在你叫我哥的份上,我就不说你了!”

    “在叫人起床这件事上,你就是我哥!”她精神懒懒。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初阳小伙伴表示看她半死不活的脸色,就不跟她追究赖床的事。

    “让你失血过多试试。”

    “你受伤了?”

    “你别管!不是要走吗?走吧。”

    初阳小伙伴主动给她拿包袱。

    秦广把东西准备好,驾上马车,回头就看到周娘子一副毫无精神,同样一脸憔悴的模样,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年轻人不能单独同处一室,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理智,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周娘子。”他特意上前打了个招呼。

    袁敏白了他一眼,秦大这随从脑子坏了吧?还跟她打招呼,不是前两天还刀剑相向,叫她妖女来着吗?

    秦广并没有在意,因为毕竟她还是二郎君的婢女,大人就这么把人睡了总归要跟二郎君打个招呼的。

    袁敏如果能看懂人心,怕是早就跳起来把秦广小哥扁一顿了。

    等禁卫小哥看到他们,亦是同样的想法,在他看来,作为敌人,要么杀了,要么唯他们所用。

    很显然小秦大人用了后者,因为这个周娘子远比他们想象中有利用价值,他也觉得杀了可惜。还是小秦大人英明!

    这一路格外清静,因为袁敏很安静。

    逐渐的,秦二发现她不对劲。

    她冷汗涔涔,身上在发抖。

    马车一个晃荡,她险些跌过去。

    秦二扶住她,扬声道,“初阳,我们停车。”

    初阳缓缓把马车停下,车帘掀开,看到袁敏一动不动躺在郎君怀里,他紧张道,“郎君,她怎么了?”

    “找个最近的农户,她不太好,需要休息。”

    初阳应声,前面折回来一匹马,是秦宏,“秦郎君怎么不走了?可是要休整?”

    马车帘子未掀,从里面传出声音,“麻烦跟我大哥说一声,我们需要晚两天,你们可以先行。”

    “秦郎君有何事?大人在前面停下了,等着郎君呢。”

    “初阳,往前去寻。”

    初阳应了一声“是”,驾车离开原地。

    秦埙的马车离得并不远。

    “大哥,我需要晚两天回去。”

    车帘掀开了一半,秦埙看到半倚在他怀里的袁敏,心口不由自主提了一下,开口却是冷漠无情的声音,“为了她?”

    “她不太好,需要救治。”

    “那就扔下去。”

    “大哥,我说过,我做不到去杀害一个不是敌人的人。如若就此把她丢下,跟我亲手杀了她又有何区别?”

    “二弟,你为何执意要救她?”

    “那大哥又为何执意要杀她?她一个弱女子,生不逢时,现如今又气息奄奄,生死不知,我不知大哥到底何惧这样一个女子,非要杀了她不可!”

    这话似乎戳中了秦埙的心窝,他才不是惧怕这个女子!他是臣子,要做的就是为陛下分忧解难。这女子的身份尴尬,到了京城若让人知道身份肯定是一场轩然大波。他的忠心为何会被亲兄弟曲解为另一种意思?

    秦广摸摸下巴,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大人怎么说也睡了人家,怎么还要把人扔了,自生自灭去。

    “郎君,前面不远就是小镇,不如去那边看看,那边大夫肯定是有的。”秦广开口解围,说完看了眼小秦大人。

    小秦大人气恼的说了一个字,“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