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二十一章 黑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敏虽然昏迷,可还是一字不差的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中。

    她只是太疼太疼了,根本不想动,更不想睁眼。既然有人维护,她又何必强撑,安安静静做个生了病的小娘子也不错。

    这些年一直做小女孩儿,她早忘了痛经的感觉,这突如其来的酸爽只后悔当时没认真的挑拣一个男胎投一投。

    袁敏昏昏沉沉的,直到一个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吵得她不得安宁,她才睁眼。

    那豆丁大的眼睛看着她,“傻女人!傻女人!”

    袁敏想扇它。

    “大满,总有一天我要拔光你屁股上的毛!”她声音虽弱,但气势要凶。

    豆丁大的眼睛一瞥,扑闪翅膀又飞回了角落里的鸟笼去。

    “你可算醒了。”

    一个年轻美貌的妇人捧着一叠衣裳进来。

    袁敏要坐起来,那妇人忙上前扶她。

    “多谢多谢,我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请问大姐我们家郎君不知可在?”

    “那个年轻的郎君去了对角巷的客栈,还有一个小郎在我们家给你熬药呢。”年轻妇人安抚道,“小妹莫慌,你身上的衣裳可要先换了。”

    袁敏其实一直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有些事儿还是知道的,知道有人给她喂了糖水,也知道他们给自己请了个郎中。

    袁敏可算是遇上一个教她用月事带的人,感激涕零之情溢于言表。

    人美心善,气质佳,温柔可人,脾气好,简直就是活菩萨转世,袁敏夸个不停,惹得年轻妇人笑声不断,回答她说,“我这辈子虽说被人称呼豆腐西施,可从没一个人说我脾气好过。”她可是三里大街上的辣西施,无人敢惹。

    “我看你穿了一身男装,自作主张给你找了两件衣裳来,我嫁人前的衣裳,可没穿过,又都是好料子,一直没舍得扔。你生的这副好样貌,体型窈窕,穿着男装也不像个男人,不如穿回女装。”

    袁敏很尴尬,她主要是不会梳头。

    豆腐西施就这样又包办了她的头发,给她梳了个双丫鬟。

    “看看,多好看。”

    这一?意粒?钔淹训那啻好郎倥???龆?恕

    袁敏朝着铜镜大大的展开了一个笑脸,她还是第一次认真看自己,有点她原来的影子在,她原来年纪小,生的稚嫩,如今容貌张开,观脸形还是有些像。

    “说实话,像你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过奖过奖,不过是投身挑了个好皮囊。”

    豆腐西施被她的话逗笑了,不仅长的好看,说话更有趣,这么好玩的小姑娘也是头一次见。

    为了不耽搁行程,他们只待了一夜。第二天袁敏就恢复了精气神,说可以赶路了。因为昨天是来大姨妈的第一天,所以才半死不活的,后面的路程肯定能撑住。

    豆腐西施与她一见如故,虽说只认识一天,离开的时候还是很不舍,这么好玩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遇上。

    初阳早被她的昏迷早就吓到了,很怀疑她到底能不能坚持住。然后袁敏就趁机洗脑,给他上了一节女性生理小课堂。

    懵懂的初阳少年听了半天才有些似是而非的明白,脸也红的跟煮熟的虾似的,“你们女人的事情为什么跟我说?我又不是女人!”

    “你不了解女人怎么知道女人的辛苦,不知道女人的辛苦就不知道尊重女性,这世上有了女人才有你们男人。”

    “坐里面去,我不要跟你坐一起。”驾马车的初阳小伙伴急了,再这么下去,他怕把马车驾到沟子里去。

    袁敏拍拍他的肩,“小伙伴要学的东西还很多,继续加油!”

    回到马车里,只见秦二盯着她,眼神莫测。

    袁敏回以一笑。

    “这世上只有女人的话会有男人吗?”他开口问,声音带着莫名其妙的紧张。

    “当然不会有,我就这么说说,男人和女人还是要相互尊重的嘛。”袁敏不是女权主义,当然不会一味觉得女人伟大,她说完,又反问,“你说对不对,郎君?”

    秦二垂下眼睑,应了一声,“嗯”。

    袁敏感觉他好像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你不会也不好意思了吧?”她以为是刚才她的小课堂扰乱了他的心绪。

    “有些话不去遮遮掩掩的说,反而坦然面对。你说的对,这世上不管是男是女都应该相互尊重。”秦二缓声开口。

    袁敏看他一本正经的,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郎君为什么从来不笑呢?”

    “没有什么值得笑得事情。”

    袁敏突然朝他做了个鬼脸,再恢复正常,看他正襟危坐,只微微扇动了一下眼睑,袁敏倒是把自己先逗笑了。

    “你果然没有幽默细胞。”袁敏认输。

    跟一个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同乘马车,袁敏当然会觉得无趣,有精神的时候就说些趣事给他听。

    中途路过一个小茶摊,喝了两杯水,歇了会儿脚,又继续赶路。

    临近傍晚的时候,马车停下。

    “小兄弟住店吗?”

    袁敏正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听到外面的动静睁眼。

    “天也快黑了,小兄弟不如在此住一夜,这十里八荒可是无处可住的,若是继续赶路可要露宿在外了。”

    帘子掀开,袁敏就看到一个瘦小的男子舔着笑拦客,这男子虽说生的瘦小,可下盘稳固,显然是个练家子,再看他虽说笑脸迎客,又无卑谦模样,丝毫不像个店小二。有那么一瞬间,俩字出现在脑海。

    黑店?

    “郎君,这里有家客栈,是住下?还是加紧赶路。”初阳询问郎君意见。

    “住啊,住啊!”袁敏一下子就清醒了,能住黑店太好了!她求之不得!

    大家来个黑吃黑!

    “郎君,我们就住这里吧,我不想风餐露宿。”袁敏不想错过这机会,一副就要住这里的模样。

    初阳朝她瞪了一眼,这个多嘴的疯女人!这地方哪像是正经客栈!

    秦二也不知是不是意会了她的意思,很自然的就答应了。

    这家客栈从外看还真是破的不可言说,连招牌都脏兮兮的歪在旁边,一副擦了一半就丢弃在那里的样子,也难怪初阳刚才瞪她。

    可人家在外招客,总归是家客栈不是?

    袁敏拎着鸟笼,晃了两下,把大满晃的大叫救命!

    那小二哥看着她笼子的鸟,一脸惊奇道,“这鸟儿会说话啊!”

    “是啊,这可是个宝贝鸟儿!”袁敏回答,还朝着笼子里问,“是不是啊?大满?”

    “不!不!坏女人!坏女人!”

    “我家大满估计想洗澡了!回头给你洗个澡!”

    困在笼子里的大满瑟瑟发抖,它表示不会跟一个疯女人计较,但是总有一天它会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