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二十五章 贿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驿站门口很是热闹,一个身穿缟素的妇人跪在大门口。

    大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钦差大人请为老妇人做主啊!”那妇人洪亮的声音完全盖住了周围的声音。

    “我们老柯家三代为农,老老实实种地,现在儿子死了丈夫也没了,还让我怎么活啊!”

    “钦差大人!”

    “钦差大人为民做主啊!”

    此时人群里也传来声音,“钦差大人为民做主!”

    有了一声,就有两声,紧跟着一群看热闹的人也跟着喊起来。

    但是驿站的门紧闭,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更没人来问一声。

    “散了散了!”突然一群官兵冲过来散了人群。

    “你们在此聚众闹事,有何意图?赶紧散了,再聚这里休怪我们当反民捉拿,全部押入大牢!”

    “还有你!”那官兵指着妇人凶恶道,“别再带头闹事,否则你就是那带头闹事之人!”

    “你们这些官府的人官官相护,包庇凶手,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

    官府的人哪敢大庭广众下手,只怒斥道,“再无理取闹就是妨碍公务,让你去牢里走一趟。”

    “我是来找钦差大人的!”老妇人争辩道。

    “谁跟你说这里有钦差大人的,钦差不在这里。”

    一时间,官兵把围在驿站门口的人全都遣散的干干净净。

    “郎君,我们在这里休息休息再走?”

    两道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

    “你又想干嘛?”初阳小伙伴一双眼睛瞪她。总是没有当婢女的自觉,谁家的婢女总是支配主子?除了她没有其他人了吧。

    秦二也盯着她看,一副一眼就瞧出她心里有小九九的模样。

    “我没想做什么,就算是想帮那老妇人也是有心无力,我没那么不自量力的!”袁敏尴尬的笑了笑,朝秦二道,“那啥,郎君,我就是想去一趟州府,很快回来。”

    她可是因为秦家都死过一次的,自然不会轻易多管闲事,去州府当然去干一些她能做到的事。

    秦二点头,“好。”

    袁敏高兴的刚要转身,只听他后面一句,“一起去。”抬起的脚步生生的落下来。

    秦二还真的一起去了,不仅去了,还是正大光明去的。

    袁敏本来想的是偷偷潜进州府去,给那知府一个教训,教训完了就跑。帮不了人家,总归要留些记号下来。

    现在正大光明进去,袁敏想想就觉得刺激。

    哪知,这一趟安吉州府行,竟又碰上秦大那厮。

    原来秦大没在驿站,是躲到州府来了。

    看到了秦大的那一刻,袁敏在想是不是秦二早猜到了秦大在州府,就是来找他来着。亏她自作多情以为真陪她走这一趟呢。

    “二弟既然跟上,我们便一起出发,即刻就走。”

    “秦大人路途辛苦,不如在敝舍休息一夜,明日启程。”阿谀奉承的安吉知府只恨不得把小秦大人一把抱住留在家中住一宿。

    “不了,大人有公案要办,就不叨扰了。本官也要尽快赶回临安。”秦大拒绝的果断。

    袁敏趁机插话,“秦大人,外面可是有人找您伸冤呢?秦大人准备坐视不理?”

    “安吉自有安吉的知府,本官乃是陛下奉命前往建康为姜老公爷一案查明真相的,地方的公案自有地方来办。”

    一副冠冕堂皇的话。

    “大人说的是。”袁敏勾唇一笑,脆生生的开口,“知府大人可要好好为民做主,不然秦大人这一来一去的岂不是白白耗费了力气。”

    知府只看她是跟着秦二郎君身后的,这时候突然开口也不见秦家郎君不快,便热情的寒暄。

    “郎君,我肚子疼,想借知府大人的地方方便一下。”

    秦大又看了她一眼,心里默念,这个女人真的是粗鄙不堪,难以让人直视。

    秦二很是默契道,“大人,劳烦大人找个人带她去一趟,秦某不胜感激!”

    “没问题没问题,郎君客气了!”

    俏丫鬟长的温柔可人,领着她去恭房。

    袁敏欲语含羞,问她借了一些女人用的东西。

    俏丫鬟明了,让她稍等片刻。

    袁敏悄悄跟上,看她俏丫头左转右折,进了一间明堂。

    袁敏巡视四周,找了一个长着樟树的角落躲起来。

    “她既然有要求就去办!”是个年轻妇人的声音。

    “是。”

    “等等,给她准备上好的。”

    “老爷直说拿我的就是了。”

    “我的媚娘,这可是秦家的人,秦家的就算是一个婢女那都是过得千金小姐的日子,更何况是随秦郎君随行的贴身婢女,这样的婢女给她最好的绝不会亏。”

    “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你快去呢,别杵着了。箱笼有一些近日刚做好的,全都拿去给她吧,可别怠慢了。”

    俏丫鬟退出房。

    袁敏又听里面知府夫人娇柔的声音,“外面贵客还在,老爷在我这里杵着作甚?”

    “媚娘,那个小秦大人是大相公的嫡长孙,他这次来可是老爷我牵上秦家的好机会。”

    “即是好机会老爷为何还不赶紧去招待客人,在我这里说这些闲话作甚?”

    “我的夫人,老爷我是找夫人来帮忙的。”

    “帮忙?我能做什么?我还能豁出老脸去使个美人计不成?”

    “你这老妇说什么呢?我说的是那个去恭房的。那丫头说了一句话老爷我想来想去总觉得是在暗示。虽然小秦大人不肯收我的东西,可那丫头说不能让小秦大人白跑一趟。”

    “你把他们说的话与我说一遍。”

    安吉知府一字不差的把他们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那秦郎君对这丫头不错啊。”

    “正是呢,不然普通丫头哪有脸在大庭广众说方便的话?不仅秦郎君,那小秦大人也是看了那丫头好几次呢。”

    袁敏听夫妇这样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真的不是普通丫鬟,就是死皮赖脸赖上人家而已。至于秦大,那是恨不得两只眼变成利剑,戳死她呢。

    “那丫头长得很好?”

    “岂止是好,如果好好打扮可称国色。”安吉知府越说越激动,“你知道的我恩师是章先生,他和大相公不和,当初在临安时,我几次想接近秦家,大相公都是不冷不热的。如今章先生落职,我在这安吉也会做不久的呀!不仅做不久,怕是连临安都回不去。想想以后再无出头之日我这心里跟心焦似的……”

    “老爷莫急,既然如此,我就听老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去招待贵客,这事由我来办。”

    “那就拜托夫人了。”

    袁敏在外面看知府出来,听他说要贿赂自己,一时间都有些不好意思对他出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