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三十章 就是野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真的袁敏发现,她很不适合做小丫鬟,她适合扛着大刀,见一个敌人砍一个,大杀四方才是她的本性。

    可是现实已经狠狠的伤害了她,让她死过一次。

    所以,她冷静下来,告诉自己淡定,为了父亲,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

    从进入秦家开始,她就是周敏萝,一个新生,而袁敏早在十多年前就死了。

    她就利用周敏萝的身份去替冤死的父亲和兄长洗刷冤屈。

    走在秦家的这片地方,袁敏算是见识了真正的大宅院,仆从侍女各司其职,井然有序。这宅院简直堪比皇帝的行宫了。

    袁敏想起他们一家住的院子,恐怕也只有秦夫人一个人住的掖塘局那么大,更别说有那么多讲究了。家里的仆人袁家从来都是平等对待,柏叔夫妇,小芦,荆阿娘,他们都是一家人,一桌吃饭那都是常有的事。

    她的几个哥哥睡在一起,更是家常之事。

    袁敏想事情想的出神,突然被旁边的人推了一下,这力道还不小,她一个踉跄,站在桥上歪了歪,堪堪站稳。

    袁敏那个怒啊!拽住那个推她的丫鬟。

    “是你推我的?”声音很是凶狠。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那丫鬟颤颤巍巍的回答。

    “这么说你是不小心了?”

    “是的是的,请姐姐原……”

    “谅”字还没说出去,只听尖叫声伴随着“扑通”落水的声音,那小丫鬟被她扔进了荷塘。

    那么大力气推她,还说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她及时稳住,肯定就掉下去了。

    才刚准备收敛自己的袁敏一不小心又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披着周敏萝外皮的袁敏表示,直来直往才是她的真性情,谁要惹她,她有机会肯定要当场讨回来的,谁知道事后她会不会忘了,让她忍一时不快,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她就是这么野蛮,吼吼!

    当然这样直接粗暴的方式等待她的后果就是被驱逐。

    秦老夫人觉得她性子野,秦家更不能收留来路不明之人,送给她一箱银子,说是全了跟着她家二郎的缘分,让她一个人自生自灭去。

    既然人家银子都准备好了,那肯定是这秦老婆子早就想好要把她打发掉,说什么性子野,来路不明,又没规矩,全都是借口。

    银子送出来,袁敏自是欣然收下,她捧着箱子,开口道谢,“多谢老夫人赏赐,银子我就收下了,可是我不会离开秦家。”

    这么不要脸的话,怕是也只有袁敏说的出口了。

    虽然很不要脸,但是听到的人肯定很生气就是了,袁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简直胡搅蛮缠,我们老夫人送你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你休要死皮赖脸,到时让人把你赶出府去,没脸面的可是你这个小娘子。”秦老夫人身边的老嬷嬷怒斥。

    袁敏不以为然的表情。

    “叫两个人来把她赶出去!”秦老夫人发话。

    “祖母一定要让她走吗?”秦二站出来。

    “你身边没人伺候,祖母帮你挑人,外面的人怎能轻易带回来?”秦老夫人温和的劝说,一副慈祥老太太的样子。

    “如果祖母执意赶她离去,孙儿只好不孝,跟她一起离开。”

    秦夫人盼着儿子回来,现在儿子又要走,只怕秦夫人第一个不同意,如今秦夫人身体不好,秦老夫人如果是个好婆婆看在媳妇面子上肯定要他留下来的。

    “二郎,你这话什么意思?才回来,就要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离家出走不成?你难道不知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找你!”秦老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娘日日念着你,如今身体已经不大好了,就算我们把你送养在外,可你母亲的生养之恩你都不顾了吗?”

    “当初带着她的时候,孙儿就答应,不会弃她于不顾。君子一诺,价值千金,孙儿从不做失信之人,只好同她一起离去。”

    袁敏给他点赞,不帮侍女说话的主子不是好主子。

    显然他是个好主子。

    “你!”秦老夫人隐隐有了怒气,“二郎,你想想,那丫头不过是不小心推了她,她就把人扔到水里,这种心肠哪里是良家女子该有的?这种睚眦必报的性子留在身边是要祸害你?”

    “老夫人这话就不对了,她说不是故意推我,我也不是故意推她呀!”袁敏争辩。

    “老夫人说话岂是你一个小丫头能插嘴的?”老嬷嬷开口训斥。

    “说错了还不给人纠正,哪是大家掌事的心胸?看来秦家的大家长也不过如此。”

    “住嘴!”老嬷嬷一声呵斥。

    秦老夫人乃是一品诰命夫人,还从没人说她有错过!此时听说这么一句话心里对她更加厌恶。

    “那你倒是说说老身哪里说错了?”

    “她不是故意推我,我也不是故意把她丢下去的呀。既然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为什么说我眦牙必报呢?”

    “巧如舌簧!”秦老夫人被她气得不行,“二郎,你也听到了,这样的女子你真的要留在身边?”

    “孙儿觉得她说的没有问题。”

    “你这个孩子!”

    “母亲。”

    秦夫人站起来,身体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身边的嬷嬷扶住她。

    “你撑不住就先回去吧。”秦老夫人看她这副样子让人送她回去。

    秦夫人此时再不开口,只怕儿子又离开了,她强撑着开口,声音有气无力,“求母亲听儿媳一言。”

    “你说。”

    “君子一诺值千金,二郎既然有了承诺,我们也不好强迫他做失信之人。况且她……”秦夫人看着她,歇了一会儿,才说,“她本性也不坏,只是可能在乡野长大,失了些规矩,如果母亲答应留下她,儿媳愿意教她一段时间规矩。”

    “你这身子哪有精力教她规矩?”

    “母亲!”她一副恳求的眼神,她这个做母亲的只是想留下儿子,“我虽身体又恙,可柳姑是看着我长大的,总能教她一些规矩。”

    “罢了罢了。”秦老夫人实在见不得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你回去吧,都回去吧。二郎晚些时候等你祖父回来去见你祖父。”

    好好的一个早晨心情被破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