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四十章 鲜花牛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俟家的被赶走了,走的时候又羞愧又愤怒,还满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就惹怒秦老夫人了。

    她刚进去,就听到秦老夫人气愤的声音,“见什么见?那万俟家的不过是看我们家二郎回来了,想跟我们二郎结亲,她想的美!我们老爷被罢相那年,他们万俟家的踩着我们头顶上去,以为过了这几年我们都忘了?结不成我家大郎的亲,现在来打我家二郎的主意,她怎么不上天!”

    万俟老夫人当时差点没掀桌,可惜没桌子可掀。

    她当场冲进去,“你们老秦家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我们万俟家的姑娘各个都是水葱掐的,攀不起你们这样的人家。”

    秦老夫人显然没想到她会出现,怔了半晌。

    这么多年两个人家虽然不比以前亲近,可一直没撕破脸,不过是表面交情。

    今天不过是被那个丫头气的忘了分寸,一时失言。这一看人都听见她那些话了,干脆撕下伪装,她早就不想跟万俟家的打交道了,“攀不起又为何要来?不节不年的,我们也没设宴。”

    万俟老夫人气的浑身发抖,“你们老秦家设宴也别请我们,踏不上来你们家的高门槛。”

    说完气冲冲的就走了。

    出了秦府才想起来自己孙女还在人家家里,她刚要冲进去找孙女,孙女哭着被送出来了。

    万俟燕抽抽搭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很久才把话说清楚。

    万俟老夫人听完,把这事前后捋了一边,瞬间明了,这不是明明白白告诉他们要跟万俟家撕破脸吗?

    他们万俟家在临安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万俟老夫人越想越气愤。

    撕就撕,谁怕谁?

    那边访客刚送走,护院已经在府邸上下兴师动众的寻找秦老夫人口中的贱婢。

    这一闹,闹得阖府上下都知道二郎君带回来的婢女对老夫人不敬。

    这秦家除了设宴,平日里向来安静的跟死水一滩,这一日突然热闹起来,许多人都探头探脑,观望一下热闹。

    秦老夫人一向严厉,再加上她身边的许嬷嬷,收拾人很有一套,许多小丫鬟都怕她。突然听说许嬷嬷被人收拾了,好些小丫鬟私下里悄声细语,更多人是觉得二郎君带回来的丫鬟要被赶出去了。

    “今天俞家也来人了,老夫人为这事气的都没见她们。”

    “我看老夫人是想定下俞娘子跟咱们大郎君的婚期了。”

    “是啊,俞娘子真是好命,长的又不好看,却能嫁给大郎君这么出众的人。”

    “瞧这酸味,我看是你这小蹄子想攀上大郎君吧。”

    “我怎么就不能想了,我长的比俞娘子好看。”

    “就你?比俞娘子好看?你是没看到二郎君带回来的女使,那长相我看都能跟临安城第一美人相比。”

    “你见过?”

    “我远远看到过一次,脸是真的好看。”她这个做女人的都感觉要心动了。

    “俞家娘子跟大郎君结亲了?”

    “是啊。”

    “真是可惜了!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突然一道声音插进来,这两个在晾晒衣裳的婢女本来没在意,回答完才后知后觉,转头就看到一个眉眼精致的娘子站在她们身后。

    “你,你是……”小丫鬟几乎要把她的名字脱口而出。

    “我叫阿萝。”她笑盈盈的回答。

    小丫鬟左看右看,没看到护院追到这里,“阿萝?你就是那个……你竟然躲在这里!”

    “怎么?你们要去告状吗?”袁敏反问。

    两个丫鬟见到了活的敢跟老夫人和许嬷嬷作对的人,一时间心情复杂,不知怎样面对她,有些不敢把她当成普通婢女看待。

    “你赶紧走吧,我们就当没看见。”一个丫鬟摆手让她走。

    “我也无处可去了,就呆在这里跟你们俩聊聊天。”

    两个人很抗拒,一副我们很不想跟你聊天的表情。

    袁敏坐在旁边台阶上,“许嬷嬷平日里对你们很凶吗?”

    俩丫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你们不说没关系,我可以说一说我的事。她昨晚想把我关起来,所以我就把她给关了一夜。”

    听着很惊悚的感觉!

    一个小丫鬟试探的问,“你,你不怕吗?”

    “怕什么?”

    “许嬷嬷会把你赶出府。”

    “赶出府又怎么样?在哪里不能活?”她又不是真的秦家婢女,赶出去了又不是没有活路。

    “嬷嬷平日里很严厉的,稍有差池,都会受罚。”

    袁敏呵呵,那要看她有没有本事可以罚她了!她可不是站着不动任人宰割的人!

    “所以我说秦家的丫鬟太没活力,小小的姑娘被压迫的完全不像是小女孩儿,一个个死气沉沉的,一点都不好玩儿。”小女孩儿应该有青春的气息。

    “我们都是下人,可不敢胡来的。”小丫鬟听着她的话总感觉是要把她们拉上她的船,有些怕怕的。

    “对了,你们晾的谁的衣服?”看着像个小少年的衣裳,并不大。

    “是四郎君的。”

    “四郎君?是谁的孩子?”

    袁敏至今还没弄清楚秦家有几口人。

    秦老贼没有儿子,有个儿子也是秦老夫人娘家王氏哥哥的孩子过继过来的。

    所以秦府的人口简单,很容易理清楚。

    秦曜是过继子,娶妻李氏,生双胞胎兄弟秦大和秦二。至今未看到旁的孩子去看望李氏,所以秦曜有其他孩子肯定也不是正生。

    从俩小丫鬟口中打听到秦曜有两个侍妾,一个红小娘,另一个陶小娘。红小娘一子一女,三娘子秦臻,四郎君秦彬,而陶小娘只有一个女儿,五娘子秦姝。

    俩小丫鬟顺便把那些小道消息也说给她听。

    说两个小娘一直明争暗斗的争宠,不过红小娘更厉害些,甚至把夫人都挤出了正房。

    这显然是更大的瓜了,可从俩丫鬟嘴里也听不到更多的,她们听说的也只有这些。

    夫人离开正房那年,先是和大爷闹得不痛快,夫人身体本就不好,那一次更加严重,再后来建康那边传来消息,二郎君不见了,夫人听了这个消息更是历经生死一线,幸运的是终于挺了过去,这一病养了许久,待夫人好一点的时候就自请搬离正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