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四十八章 白云苍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果然,小肚鸡肠的妇人长相就让人觉得小家子气。

    这妇人长相尚能入眼,可偏偏不会打扮自己,梳着半高的发髻,插着流苏簪,双耳带着长耳环,生生把她的脸拉长了三分。这样整体看过去眼睛都显得狭了很多,让人感觉看人的目光不善。

    再看她的女儿,明显样貌肖她,可因为年纪小,花容月貌根本无需多做装饰,可偏偏簪着凤尾花,又穿了一身绿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寡淡,丝毫没有昨日见她那么亮眼。

    昨日是万俟老夫人带着的,想必也是万俟老夫人给她?意恋摹

    今日这样的打扮简直就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的女儿,怕是那万俟老夫人看到这般穿衣打扮的孙女,会立刻就跳起来吧。

    “秦娘子来了?真是巧,在这里遇上秦娘子。”那万俟夫人看到秦三娘子像是不知道昨天万俟老夫人被赶出秦府的事了一般,依旧热络的迎上去。

    “刚刚看到胡嬷嬷强拉着我秦家的女使,不知所为何事,所以来问问看万俟夫人有何事找阿萝?”

    “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们这丫头太不懂事了,走路撞上我家燕娘,你知道的,我家燕娘身娇、体软,被撞这一下,肩膀都青了。”

    “是吗?还会这么严重?”秦三娘子一脸惊讶,“我还从没见过走路还能把人肩膀撞青的。”

    “这种事我怎会骗你呢。”

    “阿萝,不如你再去撞一下,我们就当场验证看看能不能撞青?我实在太好奇了。”秦三娘子一脸天真的说。

    万俟夫人的脸一下子沉了,“这,不好吧?”

    “为什么不好?如果燕姐姐真的受伤了,我马上就替阿萝给燕姐姐道歉。只是我实在无法相信阿萝能把燕姐姐撞伤,燕姐姐怕是不慎走路撞墙了吧?”

    “秦娘子,我们燕娘原把你当成亲妹妹的,你怎么能这样待她?”

    “可是,阿萝是我二哥的女使啊,如果她做错了事情,教训她惩罚她都是我二哥的事情,这都是我秦家内院的事情,万俟夫人怎可越俎代庖,强迫把人带走呢?”

    袁敏被这小姑娘折服了,果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娘子,一言一语之间就能把人怼的哑口无言。

    天真烂漫中又不失聪慧,这简直就是人家的孩子。

    袁敏经过一连串的被拦,已经没兴趣在外面晃了,跟着秦三回府。

    “三娘子今日怎么出府了?”

    “我去添置物件啊,欠阿萝姐姐的东西我记着呢,我今日在街上挑了一些合适你的首饰。”

    这小姑娘的热情让袁敏不敢置信,她竟然立刻就去买东西就为了还她。

    “娘子实在太有心了。”

    “我只是不喜欢做事拖沓。”她说着,指着她的脸,“你这脸怎么回事?怎么出门一趟就被人伤了?”

    “被一个人莫名其妙打伤的。”她没有多提。

    秦三就没有多问,接着道,“回去可要擦药,女孩子的脸是最重要了。我那里有膏药,可是加了天山雪莲制出来的药膏,是我小娘亲手做的,涂了绝不会留下任何疤痕,而且皮肤会更好。等回去我挑两样首饰跟药膏一起送给你。”

    “那真是太感谢了。”

    “不用客气,我就是看你投缘,你不知道我最喜欢江湖侠女了,你在我家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会武功是不是?”少女的脸上写满了艳羡。

    袁敏点头。

    “我真是太羡慕你们了,有自由,可以海阔天空,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是二哥多好啊,我宁可呆在外面不回来……”她说到这里,一脸抱歉道,“我可不是想二哥别回来,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呆在府里就像是牢笼,尤其是女子,去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由。”

    她这样的思维就很超前,或许是因为她面善,袁敏竟希望这个娘子哪天能脱离了秦家的掌控。

    “阿萝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外面的世界其实没三娘子想的那么好。”她还是必须告诉她现实。

    “没关系啊。”天真的脸上带着笑意,一点也没有觉得可惜,“我认识你就觉得运气很好了,阿萝姐姐一定知道很多事情。你有时间可以去陪我说说话吗?”

    “当然好。”

    如果加上上辈子和上上辈子是年纪,她可以和她成为忘年友了。

    “你刚刚说你小娘做的药膏?你小娘懂医啊?”袁敏好奇。

    “是啊,我小娘会一些医理,正是因为这样,父亲才误会我小娘给母亲下毒。”

    竟然是个会医的小娘!袁敏一时无话。

    晚霞映照,倦鸟归巢。

    袁敏掀开帘子的一角,看到一户高门大院,大大的“孟府”两个字出现在眼前。

    “快到了吧?”她随口问。

    “前面就是了。”

    “这孟府与秦家相邻,想必关系挺好的吧?”她开口问。

    “你说少师府啊?”秦三娘子侧头朝外望,“这孟少师和我祖父关系不睦,平时没什么往来。”

    “为什么?”袁敏问,“邻里街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关系不好,岂不是每天看着都膈应的慌。”

    “其实我小时候跟孟家姐姐还在一起玩过的,那个时候两家关系虽然说不上很好,可不比现在这样,互不理睬。”

    “这孟少师名讳叫什么?”

    她一脸稀奇的目光看过来,“你不知道孟少师名讳啊?我还以为他是朝堂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呢。”

    “是叫孟伯尧吗?”

    “是啊,我还以为阿萝姐姐不知道呢。”

    袁敏汗颜,她当然不知道当年的大理寺少卿竟然一跃而上成了少师,这升官的速度也太快了些。

    “那太傅家呢?关系怎么样?”

    “太傅家可是跟我家结亲的,关系自然近些。”

    袁敏有些意外,她记忆中俞太傅应该是清贵人物,不和秦相同流合污的。

    “你跟俞家娘子关系好吗?我昨天看到她了。”

    “她不常出门的,因为和我大哥定了亲,来我家的次数就更少了。”

    袁敏虽然还想知道更多,可没再多问,毕竟问多了也不好。

    她如今不能急躁,总会一步一步了解的。

    久经时日,已是白云苍狗。

    十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以新替旧,变化太多,她需要慢慢适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