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五十五章 观庙祈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大爷回府下轿的时候意外摔倒,好巧不巧,把胳膊摔折了。

    这大门口摔了一跤,马上整个府邸的人都知道了,秦老夫人匆忙赶过去,秦夫人自然不能干坐着等消息,领着柳姑去探望。

    同秦曜回来的还有秦二,秦二虽然会医术,但没人提出让秦二给秦大爷看诊。

    大夫迟迟未到,秦老夫人担心儿子,看了几次秦二,毕竟秦夫人现在状态比以前好很多,听说吃的都是秦二配的药。

    秦夫人看出老太太着急的心思就开口了。

    哪知秦大爷根本不信儿子的医术,不要儿子看,说等大夫来,他等的及这一会儿,又趁着这个时候问起府里的事。

    秦老夫人心里本来就很糟心,儿子这一摔,她又是担心又是烦躁,眼皮子跳个不停,根本没心思去管别的事。就回答说让他好好养伤,其他的事都别管。

    这时候大夫也来了,断了诊,肩胛骨折了,说他这整个胳膊三个月都不能上举,又开了药,叮嘱修养为主。

    秦老夫人总觉得这件事很不吉利,因为这个意外太意外了,只是摔一跤就罢了,把胳膊摔折可不是好事,就提起明天去太初观替他祈福。

    秦夫人在旁边,听老夫人去观庙祈福,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就开口陪老夫人一起去。

    老夫人念她身体才刚恢复,让她在府上把身体养好了下次再去,倒是让二郎跟着,还让二郎带着阿萝。

    秦陨站在后面,只应是。

    袁敏在这种时候又听说了一些红小娘的小道消息,红小娘担心秦大爷,跟着儿女一起过去,儿女都进去了她却被拦在门外,这府上小丫鬟传播事情的速度最快,传着传着就传到了袁敏的耳中。

    后来她就无意间听说了红小娘当年成为秦曜妾室的原因。

    当年江州水灾,秦曜作为安抚使前往,却遭遇水匪,落水后险些丧命,是红小娘救了秦曜,红小娘因为家乡被淹,和双亲失散,成了孤女,秦曜便把她带回了秦府。

    红小娘仗着有救命之恩,又会一些医理,接近秦曜,让秦曜跟夫人的关系疏远,后来红小娘如愿成了秦曜的妾室。

    这一切听起来就感觉红小娘不是个简单的人,袁敏倒是生了兴致,想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女儿长得英气,眉眼却不是因为像秦曜,不像秦曜那就只能像红小娘了。

    所以这红小娘定不是一个一眼看过去就有心计且长相温婉的女人。

    袁敏心有所成,还真的遇上了。

    秦三娘与她眉眼之间极像,一看就给人干脆利落的感觉。她的五官端正,脸盘略宽,很有福相,形态更是比不得秦夫人身姿如柳,相对于秦夫人的美貌这一张脸实在差太远,最让人吃惊的是她看人时目光坦荡,毫无遮掩。

    袁敏心里本来想的是一个刻薄尖锐的小娘,一瞬间全都改观了。

    她一向喜欢这样爽利的人,又或许是因为她和红姨同姓,让她添了几分信任。

    “是阿萝吧?”目光对上的那一刻,她率先打破宁静。

    袁敏颔首回以一礼。

    “听三娘提起过你,她说你性格极好,很有女侠风度,她很喜欢你。”

    “承蒙三娘子厚爱。”她客气了一下。

    “她平日里在府里总觉得无趣,又难得遇上一个谈得来的,若是你不嫌弃就去找她说说话。”

    袁敏求之不得,自然一口答应。

    一直看着她离开,袁敏心中疑云始终未散。

    救命之恩,本是一些银两就能打发的,红小娘这样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天生的傲骨,怎么都不像愿意伏低做小的人,可偏偏做了人家的小娘。

    又或许秦曜的口味独特,就喜欢这样的人?

    可他对秦夫人分明是有感情的。

    她想了想,这世上忠贞的人本就是万里挑一,秦家大爷就不是这其中之一。

    她带着心思回到明堂院,看初阳在窗口收拾药箱,她隔着窗口看过去,满箱子的瓶瓶罐罐。

    “这些都是什么?”她随口问。

    “丹药,药粉,要什么有什么应有尽有。”

    “都是郎君做的?”

    “当然,不过也有我做的。”

    “你也会配药?”

    “我一直跟着郎君,当然也学了皮毛,很多药草都认得。”

    “那你倒是给我介绍一下这里面是治疗什么的?”她随手指着一个药瓶。

    “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才不说。”初阳傲娇的开口。

    “我看你是不知道吧,上面都贴了名字,解毒丹,你也不过是看名字而已,根本不知道它的用途。”

    “我当然知道,这个解毒丹可是用十多种珍奇药材炼制,可以解百毒,世间难寻,就是给夫人用的,郎君回来之前做的,先生还说郎君很有天赋,做的很好。”

    袁敏突然生出奇异的想法,“他学医的时候就做解毒丹?他回来之前就知道夫人中毒了?”

    初阳向看傻瓜一般的眼神,“郎君怎么会知道?不过是跟先生学的,回来正好派上了用场。”

    是正好吗?袁敏直觉不是。

    不过袁敏没有继续问,拿起来旁边一个小药瓶。

    初阳连忙道,“这个别乱动。”

    “这是什么?没写名字。”

    “不能打开。”看她要打开,初阳连忙制止,“这可不能随便碰,滴到身上会掉皮,严重会受伤的,若是弄到衣服也会破洞,如果碰到伤口更严重,会红肿,伤口恶化。所以这里面任何药都不能随便拿,有些是药,有些却是毒。”

    袁敏拿着却没放回去,手一偏,躲过他的手,“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具体做什么的我不知道,郎君平时不让碰。还给我,让我放回去。”

    “你不知道我就去问郎君。”当然,袁敏更想占为己有。

    等秦二回来,初阳连忙告状,说袁敏拿了药箱里的东西。

    袁敏把药瓶还给他。

    初阳打开一看,怄火,“你都倒掉了?”

    “不小心洒了。”袁敏歉意道。

    初阳信她有个鬼,“郎君,你看她,都被她弄没了。”

    秦二倒显得淡定的很,“没了就算了。”

    袁敏朝初阳咧嘴一笑,模样很是得意。

    初阳忿忿不平。

    秦二又说起明天去太初观的事。

    能出府袁敏当然高兴,可下一刻又听说是跟着秦老夫人一起,袁敏嫌弃的很。

    但想到那个老太太看到她应该比她更膈应,这样想反而兴致勃勃,就等着明天出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