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六十九章 如实相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宽额大脸,身穿赭色窄袖衣衫的男子拦在袁敏身前。

    “你在这里做什么?”

    袁敏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我找大人有事。”

    “爷不在这里。”

    “那我就在这里等等好了,爷会回来的吧?”

    “我说了,爷不在这里,速速离开!”

    “诶?小哥,可不能打人啊!”她拿书抱着脑袋。

    “谁要打你了!我让你走!”那人冷冷的开口。

    “是你很凶啊,吓到我了,我以为你要打人呢。”她说的小心翼翼。

    “快点走了!”

    “小哥,你认识我吧?我是阿萝。”

    “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我还不认识你呢,你叫什么?”

    这位小哥很冷漠,默不作声。

    “就告诉我一下名字,我就走了。”

    “秦汉。”

    “秦汉大哥,我可以坐在这里看书吧?我不说话,就安静看书。”

    “你不是走的吗?”

    “可是我要找大人呐。”

    秦汉黑脸,他要打人了!

    袁敏头一低,腰身一缩,坐在旁边台阶上,抬头小心翼翼的说,“可不能打人啊!”

    “再不走我就要打人了!”

    “怎么了?”

    秦汉都准备动手了,听到后背的动静转过去。

    “爷,她赖这里不走。”

    “大人。”袁敏站起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秦曜声音冷冷。

    “大人,是这样,刚刚我看到云芝坐在那里哭,就去问她原因,原来大人想把云芝赏给郎君,她好像不太愿意,还说大人想知道郎君后腰有没有胎记,郎君后腰有胎记其实这事我知道,云芝既然不愿意做郎君的侍妾大人是否可以不要强人所难?”

    “这话是她跟你说的?”

    “不是啊,我是看在云芝姐姐对我好的份上想帮她一把而已。”

    “她为何不愿意跟着二郎?”

    袁敏想了想,“我也不知道,郎君平日里虽然话不多,但其实挺好的。不然也不会看我无家可归就收留我。”

    “你怎么知道知道二郎后腰有胎记,是什么样的胎记?”

    袁敏庆幸今天起了个大早,无意看到他换衣裳,虽然一闪而过,但还是看到了。

    她白皙的脸上逐渐泛红,目光有些闪避道,“就是无意间看到的,他后腰位置,一块红色的心形胎记。”虽然说了实话,但这个表现还是要让他误会一下。

    秦曜皱眉。

    这一番试探袁敏是想知道秦二到底是不是秦家人。秦曜在怀疑秦二的身份,他跟云芝说如果没有胎记要立刻告诉他,显然这话的意思是真正的秦二是有胎记的。

    她也想知道秦二的身份,所以大着胆子把他后腰有胎记的事说出来,就是要看看他的反应。

    袁敏也担心把秦二给揭穿了,到时连她都跟着遭殃。

    秦二的容貌确实做了修饰,可想到秦二对秦家的了解,就觉得他回来定是做了万全准备的。

    秦曜没继续说这个话题,看她手上拿的书卷,问,“你手上拿的什么?”

    “是药草集,郎君让我看完它。”

    “拿来给我看看。”

    袁敏递过去,这是一本秦二记录过的药草集,几乎每一张都有一点记录,可见他当初学的时候有多认真。

    秦曜随便翻了几张,目光渐渐起了变化。

    一个从小在外面长大的孩子,做所有的事情就要靠自己的努力,秦曜如果有点良心就不会对他有那么大的偏见。

    “以后没有传唤,不可到这里来。”他把书卷递过来。

    “是,大人。”袁敏应了一声,捧着书正要离开。

    袁敏刚转身,后面匆匆过来一个丫鬟,她只好站在一边。

    小丫鬟心急火燎的,“爷,小娘那边不太好,还请爷过去看看……”

    “有事就在这里说吧。”秦大爷不想过去。

    “小娘这两天开始吃不下饭,吐得实在厉害。”

    秦大爷反问,“前些日子不都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大夫说小娘一直这个样子以后怕是会更严重,小娘的年纪摆在这里,怕是这一胎怀相不太好,想问爷的意思,孩子还要不要留,如果留孩子的话,小娘怕是……”

    秦曜这次没有说话,目光看向没有离开的袁敏。

    “你还不走?”秦汉喝道。

    “我这不是怕拦住大人的路吗?”袁敏模样卑谦的站在旁边不动。

    等回到明堂院,袁敏坐在院子门口。

    初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后面的,“你跑哪里去了?手上的书看了多少了?”

    袁敏回头笑意盈盈的开口,“我在这里等云芝,你要不要坐下来跟我一起等啊?”

    初阳听她说云芝,转身就走,不愿意搭理她。

    这个小少年对院子里的丫鬟都爱理不理的,跟他主人一个样儿。

    不一会儿,云芝果然回来了。

    “云芝。”袁敏站起身相迎。

    “做什么?你在这里等我?”

    “是啊,我在等你,我刚刚去帮了你一件事。”

    云芝有不好的预感,她所说的帮她总觉得是坑她才是。“什么?”

    “我刚刚去跟大人说,你不想给郎君做侍妾,想跟着大人。”

    云芝不知道受到了惊吓,还是愤怒,指着她,“你!你乱说什么?你太过分了阿萝!”她气的原地跺脚。

    “别急别急嘛!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跟大人说这种话呢?我是去跟大人承认错误的,我无意偷听你们说话,然后顺便告诉大人郎君后腰有胎记,就这些啊!”

    “你提我了?”

    “当然没有提你,我怎么会提你呢?我这不是怕你跟着郎君强人所难吗?就想替你解决了后顾之忧。”

    “我又没有说不想,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云芝脸色不好道。

    “你想做郎君的侍妾啊?”袁敏一脸不解。

    “你!”云芝的好脾气被她磨没了,她进府云芝自问待她不薄,她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明明是你自己想做大人的侍妾,你却牵上我,阿萝,你太卑鄙了!”她气的骂人。

    “那是我好心办坏事了,对不住。”袁敏一脸伤心,转身离开。

    云芝朝着她的后背咬牙,暗骂了一句小贱人!

    袁敏突然转身,看到她咬牙切齿的脸。

    云芝脸色一僵,像是面具被人揭开的感觉。

    “对了,我刚刚在大人那里听说红小娘这一胎怀相不太好,也不知道能不能生的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