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七十一章 骗子道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敏被秦二的毒舌气的不行,亏她一直以为他是个清冷孤傲的人。

    她化悲愤为力量,一气之下挑灯夜读,准备跟那本药草集死磕到底。可到了后半夜一直打瞌睡,最后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日头高照。

    这一天袁敏很用功,倒是云芝在她面前晃了两次,但是没跟她说一句话就走了。

    袁敏已经下定决心来证明自己,她只需用两天就能把他布置的任务完成,到时定能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到了下午,袁敏小憩了会儿,醒来时秦三娘身边的山竹过来,说是三娘子亲手做的香,送给她一瓶。

    袁敏打开闻了一下,淡淡的香气萦绕,很好闻。

    山竹说三娘子不太高兴,她一不高兴就喜欢制香。

    “三娘子怎么了?怎会不开心?”

    “是红小娘一直吐,又吃不下饭,才几天就形容消瘦,面色发黄,三娘子是担心小娘,劝小娘打掉这一胎,小娘不肯,所以三娘子才会不开心。”

    “难道一直吐就没有办法吗?有吃的药吗?”

    “药每天都煎,可是没有用。”

    袁敏觉得无能为力,这妇人怀孕的事她还真的不懂。

    等山竹离开后,她又看到云芝过来,这是云芝第三次在她面前晃。

    “云芝。”袁敏喊住她。

    “做什么?”云芝回答的语气并不友善。

    “你在做什么?”

    “我给郎君的书房添两盆花。”

    “别走啊,我今天起得晚,不知道郎君出门有说什么话吗?”

    “没有。”

    “那有发生别的事情吗?”

    “你到底想问什么?”

    “三娘子早上来过吗?”

    “来过。”

    秦三娘子一大早来找秦二郎,求他给红小娘看诊。

    秦二郎是神医无药师的弟子,神医不管是医哪一种病人都有妙方。

    如今红小娘这样的状况连临安城有名的妇科圣手都无能为力,秦三娘子看着煎熬,想来想去只能求秦二。

    昨晚秦三娘就来过一次,只是秦二连见都没见。

    秦三娘这样做显然是自作主张,因为秦老夫人只要孙子,秦曜不相信秦二郎,也只有秦三娘心系生母。

    到了晚上,秦二回来,袁敏问他怎么看脉,却被秦二无情的嘲笑了,说是她要学会看脉,一时半刻可学不会。

    袁敏觉得,她要是不跟着他学会点儿什么,她就不叫袁敏!

    这一下斗志全都被他激发出来,“只要你用心教,我一定学得会。”

    秦二乐见其成,“那就先去洗澡,洗好了再来找我。”

    袁敏被他误会了,一副“你要干嘛”的神情。

    “你身上的味道太难闻!还有把秦三娘给你的香水给扔了,我不想闻到。我先前同你说过,她们那边的东西你一个都不许收,怎么?不记得了?”

    她不过是擦了一点,竟然还是被他闻见了。

    “你不必这么防着她吧?她有求于你总不会害你!她是你妹妹!”

    “她是我妹妹,不是你妹妹,你这么帮她做什么?”

    “我是圣母不行啊!”

    袁敏为了能早日跟他出门,这一次下定了决心好好跟他习医,闭关了一天,废寝忘食的用功,一本书的药草已经被她记得差不多,远远超过秦二所说的一百个药草。

    她心情愉快的出了明堂院乱晃,路上听说秦曜请了一个人回来,就去打听了一番,说是太初观的侍宸道长,也是闻名天下的玄术大师。

    袁敏站在墙角,正在想怎么去见见那人。

    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直直的看过来。

    她看过去,只见一个青衣飘飘的男子指着这个方向,他广袖长袍,手上拿着一个八卦盘,浑然天成的仙风道骨。

    我了个去,这不是那个江湖骗子吗?

    那年她的傻三哥回去说路上遇到一个神仙,跟他同龄就能算出他的生辰八字,还能算出他们家里几口人,家住哪个方向,不仅仅这些,骗子还说自己是天降凡尘受人间疾苦的小仙,免不了俗物傍身,就这样她那傻哥哥把身上的银两全都给了出去。

    那年她八岁,听了这事直觉就是三哥被骗子骗了,抓着三哥就回去找这个江湖骗子,这个江湖骗子当时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是个少年,袁敏心里觉得丢人,人家这个年纪出来都会骗人了,她三哥那么大个人却被人家骗,她一气之下用她的花拳绣腿把这个骗子打了一顿。

    十几年过去,这个骗子并没多少变化,还装的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

    周明琮变化不大是因为长着一张娃娃脸,这个人没多大变化显然是保养的好。

    袁敏目光与他相撞,那道长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

    皇家道观太初观的侍宸道长,侍君之臣,这个名字可见其恩宠。

    予道道长的得意弟子?

    袁敏对他这个身份表示怀疑。

    “娘子命格清奇,贵人之相!”他开口就是这句话。

    袁敏笑出声,当年这个大骗子看到她也是这么说的,最后的结果呢,家破人亡,她还不是早早就死了,这叫贵人之像吗?

    去他的贵人相!

    大骗子!

    袁敏笑答,“道长是逢人就这么夸别人的吗?我就是一个小女使,可没有香钱给道长。”如果不是在秦府,她肯定要把这人再打一顿,而不是这样揶揄一句。

    侍宸道长面上生疑,这种面相他不会看错才是。

    “无礼!这是侍宸道长。”秦汉跟在那道长身后,开口斥责道。

    “原来是侍宸道长,阿萝失敬。”

    “不碍事。秦护卫,不知能否让她陪我继续走走?”

    “陪道长四处走走。”

    “好啊。”袁敏求之不得。

    “不知娘子何时进的府?”

    “道长道法精深,不如算一算哪?”袁敏不想告诉他。

    走在后面的秦汉不给他显摆算命的机会,说道,“她近日才进府,是跟着二郎君进来的。”

    “哦?”侍宸道长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莫测高深。

    这侍宸道长在秦府走动,原来是因为秦曜请他过府看风水。

    予道道长擅长雷法,道法精深,已经避世多年。这位侍宸道长能脱颖而出,成为皇家道观的主事道长,可见其本领过人。

    但见他眼观八路,手里的八卦盘时不时转一下,嘴里喃喃自语,说一些听不懂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