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七十二章 踹水里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敏跟在侍宸道长的身后,看他故弄玄虚的盘算,笑意流露。

    见他逐渐靠近秦府的那片荷塘,她眼底的精光一闪即逝。

    “秦汉小哥,前面就让我陪着侍宸道长吧。”

    荷塘过去是秦夫人的掖塘居,然后是明堂院。

    此时侍宸道长顺势开口,“也好。”

    秦汉没说什么,就答在这里等道长。

    过荷塘桥廊的时候,袁敏先开口,“侍宸道长。”

    “娘子可以叫我玄麟。”

    袁敏一脸惊讶,“恐有不妥,道长乃是方外之人,阿萝怎敢直呼道长的姓名?”

    “这有何不妥?我们道士修道自在灵智,不忌荤素,就算是成亲都无妨。”

    “原来如此。”

    原来这道士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淫贼!

    “道长身在皇家道场,掌管太初观,怕是无法成亲吧?”

    “说的也是,本尊要成亲,还是需辞去观主一职。”

    “道长这是想成亲了吗?不知道想娶谁啊?谁有这个福气能让道长为了她辞去观主之位呢?”

    “如果娘子愿意,本尊愿意为娘子还俗。”

    袁敏腼腆一笑,低头时眼底已是一片寒光,果然是个贼心道士啊!

    刚刚还说她贵气之相呢?难不成这贵气是从他身上引过来的不成?

    “哎呀!”袁敏脚下一个踉跄,身形朝旁边歪过去。

    身畔的人扶着她。

    袁敏使力一推,他身形晃了晃,却稳稳的站住。

    我勒个去!他竟然是会武的!

    她当机立断,伸脚,下了绊子。

    那人显然没料到她出脚那么快,整个人失了重心,下意识的就去抓她的手腕,紧跟着高大的身影倒了过去。

    袁敏刚挣脱,踹过去这一脚被他抓住,另一只脚又扭了,被他的力道一带,她整个人一起掉进了荷塘。

    “扑通!”落水声随之响起。

    被灌了一口水的袁敏忿恨不已,手还被那个贼道士当救命稻草给紧紧抓着。

    他好像不会水,袁敏找到了机会,既然他拉着自己胳膊,她就把人往下拽,让他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带了淤泥的水。

    桥廊上越来越多的说话声。

    袁敏拎着半死不活的贼道士钻出了水面,满头的狼狈,嘴里吐出一口满是淤泥的水来。

    “侍宸道长!”

    “阿萝!”

    秦汉把侍宸道长拉了上去,袁敏自己往上爬,小丫鬟采绿拉了她一把。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掉进去?”秦汉急忙问。

    袁敏表示不知道,让他直接问侍宸道长去,说完恨恨的剐了一眼那落汤鸡一般的贼道士,回明堂院换衣裳去。

    袁敏换好了衣裳,就被带走盘问。

    侍宸道长只是被灌了几口水,并没有大碍,现在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好好坐在那里。

    他就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姜茶,目光时不时抬起看她。

    秦曜倒是很着急,想拍桌子,胳膊有些使不上劲儿,才想起自己的手还不能动,他是个左撇子,只能换成右手。

    “砰”的一声,紧跟着怒斥声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侍宸道长会掉水里?”

    “大人直接问道长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来问我?”

    “放肆!你以为在跟谁说话!”

    袁敏这次就不开口了。

    “你现在是在秦家,就要依着秦家的规矩来,再不说话休怪我无情!”

    袁敏抬头,触到那双带着得意笑容的脸,有种抓花他脸的冲动。

    贼道士够狠啊!一句话不说,竟然在旁边看戏!

    “大人,不是谁的嗓门大谁就有理!”袁敏据理力争。

    “来人!把她拖出去打!打到开口为止!”

    “秦大人。”侍宸道长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此事与她无关,是我自己没站稳,不小心掉下去的,她救了我。本尊还要多谢娘子救命之恩。”

    贼道长倒是没把她供出来,袁敏其实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是先把贼道士供出来,说他意图对自己不轨,她才把人推下去的,这事要闹出去他以后也没办法抬头来做人,观主也别想当了。就算这个办法不行,她身上也已经藏了几包药,一个匕首,谁要敢打她,她今天就在秦家没完,闹得他天翻地覆。

    还好,这道士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有贼心,便不敢把她踹他下手的事情说出来。

    袁敏回了明堂院,秦二已经回来,背手站在门边,像是在等人。

    “你回来了!”她兴致缺缺的打了声招呼。

    “落水了?”

    “嗯。”她的情绪明显低落。

    “去洗一洗吧,已经给你准备了热水。”

    荷塘的水并不干净,她自然要洗个干净。

    袁敏整个人都沉在浴桶里,她想起总被人骗的实诚三哥,想起时常跟她拌嘴的二哥,想起把她管束最严的大哥,想起温温柔柔说话的母亲,还有那个每次胡子拉碴回家,完全没有形象的父亲,她父亲年轻的时候生的俊朗,常年征战,眼角也多了一些纹路,袁敏觉得那样的男子才是天底下最俊俏的真男儿,大哥肖似父亲,年纪轻轻已是硬汉形象。

    她心底最好的儿郎已经都没了!

    她的眼眶酸涩,脑袋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眼底已满是血丝。

    如果一刀能解决所有问题,她真想一刀杀了秦构,杀了秦曜!杀了那些曾助纣为孽的贼臣!

    可即便杀了他们,父亲的冤屈还是没办法平反,那些死去的忠臣良将也都白白牺牲。

    老天既然给她这个机会,她一定要抓住。

    袁敏终于可以和秦二一同出门,秦二随机考了几个,她全都说对了。

    只是,秦二另有要求,就是以后虽然跟他出门,但回来还是要看书,袁敏答应了,她既然想好了要学医,自然会听他的。

    第二天一早出门的时候,遇上了正准备离开秦府的侍宸道长。

    “二郎君这是去刑部吗?”

    “是。”

    “带着女使一起?倒是稀奇!”

    这侍宸道长生的一张清俊的脸,五官不算出众,但整体协调的恰到好处,尤其是眉眼灵秀,增色了几分,再加上一身道袍,很有仙风道气之姿。

    此时他眉眼淡淡的笑意,令他多了几分凡尘的气息。

    他的目光对上她的,“阿萝,后会有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