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七十五章 笑不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敏突然发现那一年还是走错了路,她应该跟着师父远走,习得一身医术,等到时机成熟再出来找他们一个一个报仇。

    不过,走错路没关系,上天给了她机会重生,让她遇上秦二,这对她来说就是机会。

    这样想着,她就更加认真的习医。

    袁敏想说服秦二去给王通看诊,当然这病不是要给他治好,因为袁敏最恨的人莫过于这个叛徒,怎会让秦二把他的病给医好呢?

    她只是想去找一点麻烦而已。

    王通和武清是父亲的左膀右臂,父亲一直信任他,重用他,最后却被他背后捅刀,这样的人杀他一百遍都不足泄愤。

    第二天秦二郎依旨进宫,给太后娘娘复诊去,这一次他带着袁敏一起。

    万公公亲自在宫门口迎接。

    袁敏站在宫城门下,想到上次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可如今宫城扩建,城墙又高了一层。

    于她错过的是两个月,对这漫漫时光来说却是十二年。

    当今皇帝在绍兴元年升杭州的临安府作为行在,绍兴八年正式定临安为行都,建康改为留都。

    建康是自古以来虎踞龙盘的王者之地,又是千年古城,正是中兴社稷,收复北方的理想都城。

    当时在建康建了行宫和官衙,可后来女真大兵压境,皇帝仓皇逃跑。女真退兵后,皇帝就一直盘恒在临安,正因为杭州可以入海,如果女真大兵再次追上来,他就可以直接出海逃脱。

    临安宫城靠凤凰山而建,这些年宫城扩建,已经扩充到十里之外。

    太后娘娘住在慈宁宫,平时深居简出,潜心修道,与皇帝并不太亲近。

    皇帝重孝,曾为了太后回国想尽一切办法跟跟女真人谈判,后来屈辱求和,但是太后回朝后听说袁鹏死在狱中,对皇帝失望至极,因此这么多年跟皇帝一直有隔阂。

    魏太后在上京对国内的事情并不是一无所知,袁家军的威名广传于女真一族。袁鹏每次胜战,对于被俘虏异国他乡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好消息,他们每一个被俘虏的人都等着这支军队把女真人赶出中原的那一天。

    魏太后觉得皇帝做错了事,错杀了一国栋梁。

    本来准备跟秦二进慈宁宫的袁敏,却被淳安小柿子半路劫走。

    小柿子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秦二郎今天进宫,就悄悄等在宫门内不远处,看他进了宫门,身后还带着袁敏,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拉着袁敏不肯让她走。

    “秦家哥哥自管去,我帮你看着她不让她乱走,等秦家哥哥要走了,派个宫人来寻我便是。”

    袁敏想捏他的脸,小屁孩儿一个,什么叫看着她不让她乱走?

    她这一趟进宫难不成就变成陪小孩儿吗?

    “小柿子你住在宫里啊?”周伯琮是嗣子,幼时养在宫中,被封郡王,却没有封皇子,成了亲之后应该不是住宫里才对,他有自己的府邸吧?

    “我当然不是住宫里,我是陪着我爹进宫的,我也是刚进来,就听说秦二郎要来,所以才等在这里,我是专门等他的。”

    “你等他干嘛拉住我啊?”

    “我等他就是因为想找你!”

    袁敏无话可说,她被一个小朋友惦记是件开心的事情吧?

    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但小柿子对那只黑鸟还一直很耿耿于怀,而且她答应了说让那只鸟找他,他却一直没等到,他觉得被骗了!

    袁敏还真的不是想骗他,而是那只大满比她还忙,总是飞的没影,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已经很久没听到它喳喳乱叫了,回笼子就眯眼睡,一早就飞走,总感觉它在外面有了新欢,所以才不归巢。

    “训练它还需要时间,你别急哈!”袁敏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大满会说话的事还是先瞒着。

    小柿子暂且信了她,又拉着她陪他去抓鱼。

    抓鱼追鸟,果然是个小孩子。

    “世子,您可别忘了郡王的话,在宫里可不能胡来。”小柿子身边的人提醒。

    小柿子觉得无趣,在宫里确实不能愉快的玩耍,在宫里犯事他的惩罚都是双倍的。

    袁敏就提议一起去慈宁宫,她想在皇宫到处看看。

    慈宁宫先前一直空置,一直等太后归国之后才住进去。

    袁敏先前住在陈贤妃宫里,陈贤妃天姿国色,恃宠而骄,当时袁敏住在她宫里,她也不太过问。

    小柿子想到她没见过世面,就答应了。

    本来想偷偷躲着看,哪知道还没到碰上了淳安郡王。

    淳安郡王看到她,就直言,“阿锦生性好动,平日里他喜欢的人不多,你是秦二郎的女使,不知可愿意做阿锦的女使?”

    小柿子一脸期盼的等她答案。

    “多谢郡王抬爱,一仆不事二主,阿萝既然选择跟着郎君断然不会轻易离他而去。”

    周明琮的性格本来就不是强人所难,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袁敏猜测,周明琮定然通过某种途径得知了她的身份,不然不会让她去郡王府。

    只是他的目的是否同皇帝一样就不得而知了。

    晋康太子下落全无,皇帝就一天吊着心,毕竟他那个太子名正言顺,是惠帝和献帝亲封的。

    正此时圣驾轿辇驾临,袁敏目光看过去,只见明黄的身影从轿辇上下来。

    他一身明黄的常服,头上插着龙形玉簪,面白短须,脸上看不到纹路,发间还是乌黑,显然是保养的极好。

    如果说贼相秦枸是杀他父亲的侩子手,张诚是递刀人,这位逃跑帝才是杀他父亲的真正元凶。

    他安于现状,又忌惮父亲在民间的声望,贼相心知肚明,一场阴谋就此展开。

    许是她站的笔直,皇帝的眼神看过来,目光如炬,无形之间一道压迫力席卷全身,那是长久身处高位带给人的压力。

    “她是谁?”

    袁敏低首垂目。

    淳安郡王上前,“回陛下,她是跟着秦二郎君一起来的女使,他已经进去给娘娘诊脉。”

    皇帝再看过去,目光变成了探究。

    淳安世子走不掉了,他非常后悔陪袁敏走一趟。

    袁敏可以不用跟进去,就站在殿门外守着,不过里面说些什么她都听得见。

    太后的眼睛已经复明,秦二郎又给魏太后开了一副药,留作调养。

    待方子写好,皇帝留他说话,问了几句有关神医的问题,诸如他在哪里遇到的无药师,学医学了几年,无药师现在何处之类的。

    秦二说他当初在建康谢家授课,因读到“游学博闻,盖谓其因游学所以能博闻也”,这才起了南下游学的心思。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旦远游学,如舟涉江湖。”

    只不过游学途中艰辛险阻,他受难中途,在江州险些丧命,幸运的是遇上无药师,救他一命。后来他就跟着无药师一直到岭南寻找珍奇药草,还习得一身医术,学了近六年,医术如今略有所成。

    秦二离开的时候无药师身在旧居庐州。

    他回到建康就听说秦家寻他踪迹,因此就跟着秦大郎回到府中。

    听他这么一说,皇帝觉得秦二郎的文采完全不输秦大郎。秦大郎是秦相教出来,不仅形容举止三分像秦相不说,他写的文章都跟秦相极像。

    皇帝对秦二郎越看越满意,就又封他一个翰林医官做做,说是以后专门给太后看诊。

    赏了一个医官后,皇帝又跟太后提起云安县主,说她已经到了适龄,似乎有意跟秦二郎牵线做媒。

    这云安县主崔媛是慈宁宫女官,当年太后归国,云安县主其父崔旭保送太后,只是回朝没多久崔旭就病死了,其妻紧随而去,崔家只留这一个幼女,太后怜其孤苦,把她接到宫中。

    崔媛自幼伴着太后,其性情温婉,深得太后喜爱,今年初皇帝赐封云安县主。

    皇帝虽然只当闲话同太后说,但显然是有这个想法。

    袁敏正听得入神,来了一个宫女,招手让她过去。

    她有些疑惑,跟着她去了。

    “听说你是秦二郎君的女使,我们县主请你过来喝杯茶。”

    袁敏不知道慈宁宫有几个县主,只知道刚才听到一个云安县主。

    她跟着去了偏殿,哪知迎面而来一个金冠玉带的圆脸男子,那宫人退到一边。

    “这是恩平郡王,郡王找你说两句话。”

    “这就是秦二郎的女使?”

    “郡王有礼,不知有何事?”袁敏施了个礼。

    同样是皇帝的嗣子,亦是从小养在宫里的,比周伯琮年长三岁。

    袁敏对他没有好感,想当初她在宫里的时候可是看到他看到漂亮宫女就轻薄,她就找了个机会偷偷把他打了一顿,怕是他至今都不知道是谁打的。

    “啧啧啧……”他围着袁敏转了一圈,目光上下打量,毫不掩饰的轻浮,言语轻佻。

    “这身段,这相貌!简直完美,秦二郎真是好福气!”

    他上来就要抓她的手,袁敏往后退了一步。

    “不必怕!本郡王向来怜香惜玉,不知你可愿意跟着本郡王?本郡王许你妾室之位。”

    他哪只眼看到她怕了?她是恶心好吗?很想吐他一脸。

    袁敏面无表情,直勾勾看着他。

    恩平郡王没来由身体一抖,感觉这眼神不善,似曾相识。

    他把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成是梦中见过,他笑意晏晏,声音肉麻兮兮的开口,“美人莫怕,本郡王可不是……”

    “咚!”

    一只拳头直直的打在他的脸上,他笑不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