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七十六章 求人的态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袁敏的记忆力从来都是她吃人家的豆腐,被人家吃豆腐这种情况不可能会有好吗?

    尤其面对厌恶的人,袁敏一直信奉能动手的尽量不吵吵的原则。

    周伯?这个龟孙子就是个酒色之徒,他能好好活到现在还能当上郡王真是运气好到家了。

    “啊!”一声宫女的尖叫充斥着整个宫殿。

    那只白胖胖的手指指着她,两眼泪汪汪的威胁道,“秦二郎的女使是吧?今天不让他把你交给我处置,本郡王跟他没完!”

    秦二郎的女使把恩平郡王给打了,这消息传播的速度快的跟天上的飞鸟,他们人还没出宫,宫外面就已经传遍了。

    袁敏见到了传说中的云安县主,明眸皓齿,宽额细眉,皮肤白净,一张鹅蛋脸,倒是个漂亮的姑娘。

    云安县主才刚靠近,眼睁睁看着恩平郡王被打,当时她惊的怕是嘴里都能装的下一个鸡蛋了。

    恩平郡王是什么人啊?那可是陛下最疼爱的嗣子。

    单单一个冒犯皇嗣就能治了她的罪。

    然后这事没有任何意外的闹到皇帝和太后那边。

    本来就肿的恩平郡王现在半边脸更加肿了,说两句话都疼的龇牙。

    恩平郡王怎么说也是嗣子,被人打了,皇帝很不高兴,这完全就是挑衅皇权的意思,但这是在慈宁宫,太后一向仁慈,如果他在这里开口治罪,太后一定会求情。

    索性恩平郡王知道皇帝的心思,就说把秦二郎的女使交给他处置,让她去郡王府做几天粗活,就当是受罚了。

    秦二郎一句话也没说,毕竟是他带进来的人,按理说他的人做错了事情他也逃不了处罚,皇帝不过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把他摘出来罢了。

    这样的惩罚听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但太后还是问起了她打人的缘由,总不可能是平白无故的打人。

    袁敏就说郡王见面就要拉她的手,她以为是登徒子就把人给打了。

    小宫女替恩平郡王说话,说她介绍了那是恩平郡王。

    袁敏说,郡王言语无状,她就把这事给忘了,只当那是登徒子,她行走江湖,遇上登徒子都会动手打人,一时没控制住。

    “放肆!你竟然把本郡王跟那些登徒子作比较!”恩平郡王气的龇牙咧嘴。

    “郡王爷身份尊贵,自然跟普通百姓不能做比,但郡王也是人,爱好美色乃是人之常情,只是这里在慈宁宫,郡王爷无视太后娘娘调戏民女实属不该。”袁敏口若悬河,一句话说到要点,把矛头直指恩平郡王。

    皇帝的脸色沉下去了,恩平郡王这种举动实有轻慢太后的意思。

    “父皇,儿臣不敢轻视皇祖母。”恩平郡王才知道自己闯祸了,连忙跪下,“儿臣跟秦二郎交好,听说她是秦二郎的女使,跟她胡闹而已,只是她当真了才会把儿臣给打了。”

    “既然如此,此事就此揭过,万芳你送秦二郎他们出宫吧。”太后娘娘发话,保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秦家,许嬷嬷听说周敏萝在宫里打了恩平郡王,只差敲锣打鼓的庆祝她再也回不来。

    可是事与愿违,她竟然好好的,而且还是高高兴兴的回府。

    这件事很快在临安城传开,秦二郎君的女使一跃而上,成为临安城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有人说她这么凶悍定然是长得凶神恶煞,奇丑无比,但也有另一群人说她肤白貌美,倾城国色。

    然后周敏萝这个名字很快在临安城传遍,不到三天,她的身世在临安城揭开,这一下朝野内外跟炸了锅似的。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跟袁敏无关,倒是归德将军府又来人了,王家带上了重礼请秦二郎看诊,这次是直接求见秦曜。

    秦曜一直都不相信秦二郎的医术能有多好,但皇帝封他翰林医官的旨意已下,这医术是皇帝认可的。

    但归德将军的怪病他是知道的,一只胳膊总是咔嚓咔嚓响,半身疼的要死不活,没人看得出病因。

    王家人说若是秦二郎看不好,他们绝无怨言,而且酬金一样送上。

    然后秦曜让人把秦二郎叫过去。

    秦二郎就说若是父亲相信他能医好,他就去。

    这话把秦曜气的,一个别人都医不好的病让他去就能治好了?他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不成?

    王家人一看有戏,但是秦大人一副不相信亲儿子的样子让王家人捉急。

    秦二郎稳如磐石,就等着亲爹说一句信他。

    亲爹就问他,“你真能医好王通?”

    “看了才知道。”

    “你自己都没信心医好,如何让我相信?”

    “父亲不信,我就不用去。”

    王家今天来的是王通的儿子王驰,他想做和事佬,就说医不好也没关系。

    然后秦二郎君就反问他,“既然没关系又何必来求医?”

    这话把人噎的,王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道他能押着秦二郎一定要把他爹治好,他就能治好不成?他爹这症状可是看了不下几十个大夫,却没有一个人能诊断出结果来,他爹那胳膊根本简直就是随时脱臼,有时候端个杯子都能脱臼,有时候胳膊动一动还能听到咔嚓咔嚓响,像是骨头断了一样,吃再多的药都是恢复一个月又再次复发,脱臼还就算了,半边身子疼得要死要活才是重点,他这个儿子能不寻医吗?

    再说了秦二郎可是无药师的徒弟,还医好了太后的眼睛,他如今只能寄希望于秦二郎君。

    “父亲不信儿子,王家又毫无诚心来求医,就不必再登门。”

    王驰见此,连忙道,“王某诚心求医,求小秦大人医治家父,王某感激不尽。”

    很好,很上道!

    这才是求人的态度!

    秦二郎瞧了一眼亲爹,诚意有了,就看老爹怎么说。

    王驰惴惴不安,又朝着秦大人模样诚恳道,“求秦大人救救家父!家父被折磨了半年多,如今形容消瘦,常常难熬,痛不欲生,作为人子,实在不忍见此。”说到伤心处,竟抹出两滴泪来。

    秦曜还真不是容易受感动的人,就只是心里跟自己儿子杠上,他就不信这坑爹的儿子能治好王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