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八十三章 自证清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大将军府上丢失的东西找到了,在恩平郡王府里,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又闹得满城皆知。

    几个巡捕亲眼看到,恩平郡王百口莫辩。

    恩平郡王不得不亲自到张府道歉去,说他回去定要查一查到底是谁做的,到时把人送到张大将军跟前,任凭大将军处置。

    张大将军看了看失而复得的宝贝,没追究太多,回了句,“那老夫就等你的消息。”清河郡王从来都不是善茬!

    一串宝贝不翼而飞,突然出现在你恩平郡王府,看你怎么善后!

    恩平郡王憋屈的道歉,忿忿的回了府,想到今天的始作俑者,不正是那个臭丫头捅出来的?

    若不是她路上拦着自己的轿子?若不是她跟着自己回府?!那串贵气又漂亮的珍珠能让人发现吗?

    就算发现也只是他府上的事,何至于让巡捕看到?若是让他发现了,是藏起来?还是扔出去好呢?!

    好难思考的问题。

    恩平郡王得出一个结论,这臭丫头绝对是个母夜叉,比他家郡王妃还可怕的女人。不仅可怕,还是个扫把星,她到秦家才多少天,秦府就烧了,到他府上,就给他带来祸事。

    然后他回府,一个郡王府的幕僚痛心疾首的站出来说郡王爷糊涂,郡王爷怎么能去跟清河郡王道歉呢?这一道歉就是承认紫金珠是他们恩平郡王府的人偷的,清白就洗不掉了。

    恩平郡王觉得这东西都出现在他们府上了,还怎么洗去清白?

    幕僚说,就因为如此,郡王府应该上下一致咬死不松口,绝不是郡王府的人拿的。

    “不是郡王府的人拿的,为何会出现在郡王府呢?”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马上提出质疑。

    “可以说是那秦二郎的女使偷的,毕竟她今日出现在王府,就让她看到了紫金珠,未免太巧合,这清河郡王都丢了几天的东西,如果是我们府上的人偷了,怎么今日才发现呢?王府上上下下每日都要打扫,怎就没一个人发现灌木丛里的贵重之物呢?”

    正是这个理!

    只是,你这幕僚未免马后炮,先前郡王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提醒郡王爷别去?现在说出来,还有什么用?

    幕僚抹了一把汗,他这不是才想到吗?之前郡王走的匆忙,他根本来不及想这些,这么长时间足以让他把这些事想明白。

    当然,这事儿要问袁敏是不是巧合,怎么就让她遇见了?她的回答,天下所有巧合之事十之八九都是人为,还有一二乃是天命注定。

    所以恩平郡王这霉运还真是她制造的。

    秦二郎养的鸟,其实说鹦鹉更准确,鹦鹉大满是一只通人性的鸟精,这是毋庸置疑的。

    它虽然是一只飞禽,但每天看到的事情显然比她经历的还要精彩。当然,它能表达的事情却是屈指可数,毕竟是只鸟,让它跟人对话已经本事很大了,你让它把一件事说完整还是有难度的。

    早上袁敏出门之前,被大满扑个满怀,她下意识就要甩它一巴掌,紧跟着一串珠子掉在自己怀里。

    袁敏忙接住,竟是一串圆润饱满的紫色珍珠。

    她还以为是大满送她的礼物,高兴的在秦二面前显摆。

    秦二一句这是清河郡王府丢的紫金珠,瞬间把她打入深渊,再拿着这串紫金珠的时候就感觉是烫手的山芋。

    她拎着大满的翅膀教训了它一顿,“我说你整天忙的不见鸟影,好好的事儿不干,去偷人东西,啊!”

    大满嘎嘎叫,“笨女人!笨女人!”

    “几天不训,上房揭瓦了是吧!”

    袁敏抓着它的翅膀,拍它的脑袋,大满闭上嘴不敢说话了。

    袁敏谆谆教导,“好孩子不能随便拿别人家的东西知道吗!”

    大满想用翅膀拍死她,它一只“聪明机智又有灵性的神鸟”需要别人教它怎么做鸟吗?

    “虽然说拿别人的东西不好,可你是鸟儿,不是人,哈哈哈……”袁敏大笑。

    然后他们从大满嘴里问出几句话来,半猜半问才知道这紫金珠不是大满偷的,而是张大将军府确实出了贼,只是那贼飞檐走壁,竟无意间把东西丢在房梁上了,然后就被大满给顺手牵羊捡走了,挂树上挂了几天。

    袁敏把这串紫金珠随身带着,自然不能把它留秦府,一上午都在想怎么处置这个贵重的东西!

    接着天赐良机,让她遇上恩平郡王,袁敏灵机一动,决定去郡王府试试。

    一个恩平郡王,一个清河郡王,如果这两个人闹掰不知道会怎么样?

    然后一趟郡王府行就足可让满城吃瓜。

    那几个巡捕本有意在恩平郡王面前露个脸,好好的表现一次,哪里知道结果是把郡王爷给狠狠得罪了。

    袁敏小露一手,如果恩平郡王及时把这个麻烦接住还好,偏他立刻跟张大将军道歉去,可不就是承认自己府上偷了清河郡王府的东西,所以清河郡王绝不会轻易罢休,恩平郡王要承担的后果怕是会很酸爽!

    恩平郡王府的幕僚再次出主意,把这事交给刑部!去状告周敏萝盗珠栽赃,陷害宗嗣,还有一个冒充皇亲的大罪!

    恩平郡王连连称好,说这个主意不错!

    袁敏再次成了被告。

    恩平郡王坐在听审席,说起清河郡王的紫金珠出现在他府邸的事。

    紫金珠出现在廊亭下的灌木丛,比较隐蔽的角落里。但是郡王府每日皆有人打扫,花草每天清理,有两个打扫花丛的小厮可以作证,他们齐声说这些天灌木丛一个东西都没有出现过。

    不仅仅是这两个证人,还有两个郡王府的婢女作证,说是看到周敏萝往灌木丛里丢东西,她们能证明周敏萝就是偷盗清河郡王紫金珠之人。

    恩平郡王气愤难平,“她在宫中殴打本郡王,藐视皇威不说,如今又栽赃本郡王,实在可恨。”

    “啪!”惊堂木敲响。

    “堂下被告,你可认罪?”

    “大人,小女子没有陷害郡王爷,不会认罪。”

    “黄大人,她不认罪给她用刑!”恩平郡王指着她连忙开口。

    “郡王爷,本官审案,还请不要插嘴。”黄岩高高的抬着头。

    恩平郡王很不服气,还想说一句,偏被禁了言,此时张了张嘴,说不是不说也不是。

    袁敏反问那俩婢女,“二位真看到我丢那串珠子了吗?”

    那俩婢女都点头,“我们看到了。”

    “大人,小女子觉得郡王爷有寻人做伪证的嫌疑!既然她们俩看到我丢东西出去,小女子愿意在郡王府重新演示一遍先前发现紫金珠的情况,来自证清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