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折贵 > 第九十章 取而代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灾之后,朝堂很快派人下去赈灾,户部官员,监察御史,观察使,安抚使等等,一下子出使了大批朝廷官员。

    朝堂正值用人之际,今年科考的好几个进士的职位都进行了调整。

    除此之外,皇帝下旨,诏建康谢家郎出仕,任秘阁修撰,朝散郎。

    这位谢家郎名谢重慕,如今不出三十许,其才高八斗,博古通今,乃是绍兴十八年进士,本来前途无量,但还没来得及参加殿试,谢家老太爷年高过世,谢重慕请辞守孝。再后来皇帝诏旨,请他出仕,彼时他以授学族中子弟为由谢辞官职,在族中学堂做教书先生。

    这一次出仕正是秦相等人引荐。

    秦二幼年在栖玄寺生活,启蒙是在谢家。秦相一直给谢家的面子,照应谢家,但谢家从不曲迎奉承,甚至可以说和秦家并不算的亲近,只除了授教秦二之外,跟秦家任何人都没有过多的联系。

    日头高悬,饭后的时间最为慵懒,外书房在这个时辰的戒备也是最松懈的,袁敏在这段时间早就打探的一清二楚。

    此时就算是被秦汉发现,他也认不出是她。

    这还是她头一次在秦府用易容术,她仿的这个人是经常在外书房走动的丫鬟沐芳,她这副样子自然不能跟沐芳完全一样,但七八分相似绝对是有的。

    只要不正面遇上熟悉沐芳的人,就不会有人发现异常。

    这间书房与寻常不一样的地方除了结构,自然就是满屋的珍器古玩,三联排的屋子朝南只有一道门,西边屋子是茶室,假山的洞门通路,东边屋子斋堂,只有镂空的大窗各三扇,采光极好,横在会客厅中间的屏风是上等象牙雕刻。

    这样的书房一旦闯进去,被发现后很难逃出来。

    且不论满屋摆着的贵重之物,书架上的书更是难寻,袁敏随手挑了一本都是世上孤本。

    袁敏翻了翻书桌上的一沓公文。

    果然看到那日偷听到的事情,她一目十行,匆匆看过去。

    原来是秦二早料到沿海一带有风灾,书信各州知府让沿海的百姓躲避风灾。

    虽然如此,但真正实施去做的只有明州知府,让两个村的百姓都提前在避难所避难,果不其然,风来,雨下,海水倒灌,那两个沿海的村落都被水淹了。但百姓总算得到了解救,其他地方的官员半信半疑,也有做了准备的,但并未真正实施,还有一点准备都没有去做的,人员损伤无数。

    袁敏在书房里到处翻了翻,也不敢翻得太乱,看好了还要再放回原位去,摆成原先的样子。

    只听房门外??的脚步声,袁敏四下张望,这书房竟然找不到一处可以躲藏的地方。她抬头望了望房梁,悄无声息的一跃而上。

    进来的是秦曜和他的近身之人,这个人也常出现在书房,可见此人深得秦府的信任。

    秦曜身后的人捧着一个箱子,直到进了书房,打开,一双亮闪闪的金子晃花了她的眼。

    “爷,这就是原安吉知府童修送的。”

    “他的恩师章宗寅被贬,岂能有他的活路?”

    “老爷说了,此人可留用,这样的人好拿捏。老爷选了三个位置,爷看看,选哪一个合适?”

    “这三个官职品阶都不小啊!”

    “这几个职位先前那几个人都不好把控,老爷一直没机会换,这可是个契机。童修如今为我们所用,立一个这样的位置对我们有利。”

    “等会儿出来再择定。”

    只见秦曜起身,站在墙壁上一副戏猫图前面。他抬起画,后面竟是另有乾坤。

    袁敏闭息,纹丝不能动。

    一排书架缓缓移动开来,竟是一间地室出现在眼前。

    袁敏心中暗喜,总算是找到这个书房的秘密了。

    她先前一直觉得这个书房戒备森严,另有蹊跷,果然这书房里面有密室。

    只要知道这个,她何时来都可以,不急在这一刻,趁着他们下密室这个机会,袁敏跳下房梁,匆匆离开了书房。

    刚出去,一道声音传来,“沐芳,你身体不适,今日不是请假了吗?”

    很倒霉,竟然碰上了秦汉!

    袁敏暗暗咬牙,头低的看不见脸。

    “沐芳?”

    袁敏捂着嘴,低着头,咳嗽了两声,“咳咳。”

    “秦汉大哥,我只是做习惯了才会来的。”她压低着声音说话,声音有些嘶哑。

    “你身体不好就回房休息吧,我会另派人手来打扫书房。”

    袁敏低着头,应了一生是,道了一声谢,正要转身走,又被他叫住。

    “你没事吧?”一副担心的语气。

    怕他看出她的异常,袁敏微微抬了抬头,半垂着眼眸,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我没有事,只是吹了风,染了一些风寒。”

    秦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便没再纠缠。看着那个缓缓离去的背影,他实在想不起来刚刚到底为什么要拦住她。

    哪知刚出外书房,又迎面而来一个女使。

    “沐芳,今日画了妆呢!”

    为了隐藏这张脸,袁敏还特意给自己上了妆。

    她认识那女使,叫清露,她怏怏的垂着脑袋,轻声问,“露妹妹这是去哪里呢?”

    她的声音嘶哑,听着就像是受了风寒。

    “哎呀,你这是受风寒了?受了风寒还给自己上妆!”清露说这话简直就是落井下石的意思。

    “我今日气色不好,怕给爷看到了不痛快,所以上点儿妆,显得精神些。”

    袁敏也不多说,朝她笑了笑,便跟她擦身而过。

    只是她不知道的时候,清露过了这个院子,又遇上真的沐芳。

    清露感觉哪里不太对,明明刚才看到她还在外面的,怎么比她还要快回来?但她也没细细多想,想着沐芳可能是从其他路走回来的。

    “哟?妆洗了呀?”

    “什么?”这声音同样的嘶哑,但若是细心的人仔细辨别的话还是会听出来不一样的,袁敏说话声音更亮一点,沐芳说话声音更沉一些。

    沐芳不明所以,朝她看了一眼,见她面露不善,就没多说什么,只把她往后推了推,示意她挡了自己的路。

    “都这样了,还想勾引爷。”女使朝她的背影哼了一声。

    为了避免遇上人,袁敏自然是做了万全准备的,真的沐芳风寒生病,她就有机会取而代之。

    她代替沐芳的时间不长,所以这件事不会有太多的差池,就算有可是时间短,所以不会有人发现异常,但另一件事就说不准了,她不太好交代。

    她用了秦二易容的易容药膏。

    秦二一向敏锐,很多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即便她也想好了主意,让初阳做这个替死鬼,但秦二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似乎要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她当时翻到那个药箱,就问初阳那是什么东西,初阳也不给她解释,只说这盒药膏决不能碰。

    袁敏就让初阳一个“不小心”把药膏给弄摔地上了。

    磁盒摔碎了,初阳臭骂了她一顿,一边骂一边收拾。

    这磁盒摔碎,初阳不会多想,只会当她捣乱,因为二郎君把她留在府邸就故意找麻烦。

    而秦二就不一样了。

    “你今天吃醋了?”

    用这易容药膏洗去的最快方法就是用醋洗。

    袁敏站在那里,朝他咧了咧嘴,那张雪白细嫩的脸颊上没有一丝瑕疵,眉眼含笑,唇色自然的红润,这样天生丽质的容貌,便是整个临安都找不出两个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