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终极狂兵之上门女婿俏总裁 > 第四章:如何称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欣语面对记者的诸多提问,泰然自若,冷静的分析问题中所有的指向,回答的干脆利落,还会时不时的将企业的形象提高,积极向上,充满着正能量。

    关欣语看着台下一位记者一直默不作声,有些好奇,这个人戴着帽子,又戴着眼镜,沉默不语,不知是什么原因?

    那记者看到关欣语目光投来,对上其眼神,咧开嘴一笑,关欣语骤然眉头紧索,这不就是自己冒牌男友,那个自称叫张月饼的男人么?

    换了一身衣服冒充记者?

    他是来保护自己的?

    还是……来跟自己要钱的?

    还好自己报了警支援他,不过看他笑的那么开心,应该没受伤吧?

    突然觉得有些失态,便扭过头不去理他,又对着电视台的镜头,简单介绍着公司近期会向哪方面进军。

    前前后后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关欣语称有些疲倦,便由下属公关来面对记者,自己则回到顶层去休息。

    一位精干抖擞的女人避开记者,走到张少枫面前,悄声说道:“张先生,关总在办公室等您。”

    张少枫看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走路沉稳有力,肌肉隆起,皮肤被太阳晒得有些古铜色,像是受过训练的高手,应该是关心语的私人保镖。

    礼貌的点点头,面带微笑,“好的,姐姐,麻烦您带下路。”

    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让女人心情愉悦,只是见他穿着打扮也太随意,白瞎了这张秧光帅气的脸,替张少枫惋惜着。

    走进直达顶层的电梯,不一会儿已经到了。

    富丽堂皇的顶层,犹如宫殿般奢华,地上铺的都是手工缠丝的羊绒地毯,踩在上边柔软舒适。

    墙上挂着十八世纪抽象派的西方油画,就连门把手上都是镶金的,纵观全局,整个顶层都是高端气派。

    女人踏步而走,心中得意,以为这个穿着普通的小子一定会被这富丽堂皇的顶层震惊不已,没想到张少枫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对着天语集团为之骄傲的设计视若无物,眼神中却好像是来到普通的菜市场般那么平淡。

    女人心中不自觉的高看了一眼,“张先生,关总就在里边。”

    “谢谢!”

    张少枫点头称谢,缓步而进。

    女人看着张少枫走路时的背影,心中感叹,有些人穿着龙袍不像太子,但有些人却是穿着乞丐服也像皇帝,气质是如此的迷人,如果我年轻几岁一定倒追这个男神。

    张少枫见关欣语坐在桌子后,整理着文件,时不时的眉头紧皱。

    “哎呀,亲爱的、宝贝、老婆、夫人、达令……”张少枫主动搭着话。

    关欣语听到他乱七八糟的称呼自己,怒道:“再敢乱叫,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张少枫嘿嘿一笑,“可怎么也得有个称呼吧,要不叫你小甜甜?

    小可爱?

    小猫咪?

    小笨蛋?”

    啪!关欣语将手中的文件一甩,瞪着眼睛,那双明眸犹如深渊,仿佛闪过寒光,整个屋内的气氛逐渐冰冷下来。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这样胡说八道,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张少枫感觉到关欣语真的生气,便不再戏弄,“好啦,好啦!关小姐,别生气了,我不再瞎说就是了。”

    关欣语冷哼一声,在一些文件上签了字,放到一边。

    淡淡的说道:“如果有人在,你就叫我小语,或者欣语,都可以。

    你救了我一命,也算是恩人,这是三万元的现金,也算是对你感谢。”

    说完将隆起的信封放到桌子上,继续整理着文件。

    张少枫乐开了花,也不管关欣语是真心感谢还是客套话,兴奋的拆开信封,手指放到嘴里粘点唾沫,笑嘻嘻的点起钞票。

    “关总,你真敞亮,我还要做多久?

    一年?

    十年?

    一辈子?”

    关欣语习惯了他的胡说八道,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点,“等我把天语集团彻底稳定下来,你就自由了。”

    张少枫将钱收起,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已经是总裁了吗?”

    关欣语摇摇头,叹气一声,刚想说时,心道;跟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说的。

    便停下口,欲言又止:“算了,你先回去收拾一下,拿着行李,今晚去我那里。”

    “假戏真做?

    !张少枫倒是有些期待,和这种美人即使做做假戏,也会让人血脉喷张。

    关欣语看出张少枫邪恶的想法,冰冷的说道:“候伯的后事,需要侯家的人一起商量,为了不引起怀疑,你今天需要和我一起到场。”

    “哦…那我回去了…”张少枫有些淡然,太容易泡到的妞,没什么挑战性,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追上这个冰山美人。

    刚想走出时,听到关欣语的呼唤:“等等!”

    关欣语拿起内部电话,对着电话淡淡的说道:“小莉,你开上车带着张先生回去一趟,顺便给他弄几身合适的衣服。”

    说完挂断电话,对着张少枫说道:“我叫人送你回去,顺便给你打扮下,你这身的确太……普通了。”

    “哦……”张少枫也没理由拒绝关欣语的好意,很快小莉走进,正是刚刚那个带自己过来的女人。

    “张先生,跟我走吧。”

    小莉开着一辆Mini,车技娴熟,一定是有相当多年的驾驶经验。

    车辆在道路上飞速行驶,小莉问道:“张先生住在哪里?”

    张少枫坐在副驾,眼神看着倒视镜,“我在北城三树村那边。”

    看着倒视镜后的一辆黑色轿车,眉头紧索起来。

    小莉也发现不对劲,厉声说道:“张先生,抓稳了,有人跟踪我们。”

    一脚油门,发动机的声音好似平地炸雷,轰鸣一声。

    车子犹如离弦之箭,迅速向前驶去。

    张少枫吓了一跳,差点被甩飞出去,这女人开车怎么不要命?

    看着两边的建筑不断倒退,张少枫竟然有些眩晕。

    很快上了绕城高速,MINI车飞快行驶,小莉看到后边的黑车已经被远远甩开,直到消失不见,依旧不放心,在附近兜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这才向三树村驶去。

    三树村是一个城中村,有些破落,垃圾成堆,有着几十户高矮不齐的简易二楼。

    小莉停下车后,看到张少枫惊魂未定,叹道:一个大男人不至于吧?

    张少枫揉着眩晕的脑袋,“你……你干嘛开这么快?

    差点被你吓死……”小莉却是习以为常,淡淡的说道:“从公司出来时,后边的车一直跟着我们。

    万一图谋不轨呢?”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张少枫摇摇头,走下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小莉嘴中喃喃自语,“会是谁呢?

    为什么要跟踪我?

    糟糕,忘记记下车牌了!”

    张少枫却不自觉地说道:“HA0103,黑色本田思域。

    司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

    “啊?

    ?

    !”

    这倒让小莉吓了一跳,“你的眼睛是千里眼吗?”

    张少枫嘿嘿一笑,挠挠头,“我从小视力不错。

    还有人让我去考飞行员呢。”

    小莉看到张少枫的笑容,便想起自己牵挂的弟弟,不自觉的便把他当成自己弟弟,说说笑笑,二人齐步而走,来到张少枫暂住的全叔家里。

    全叔,全名王宝全,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妻子死的早,年近60,身体又不太好,膝下只有一个女儿。

    张少枫看到全叔坐在家门口,揉着双腿,表情痛苦,并伴随着呻吟。

    “全叔,老毛病又犯了吗?”

    张少枫立马上前替他揉着双腿。

    小莉见状,急道:“要不要叫救护车?”

    张少枫摇摇头,见全叔不对劲,慢慢替他卷起裤角。

    “孩子,别……”王宝全刚想阻止,却慢了一步。

    张少枫挽起裤子一看。

    表情凝重,急道:“全叔,我不是给你留钱了吗?

    让你一定要按我的药方去抓药,你看,你的病根已经到了骨髓,难道你想残废吗?”

    王宝全却是摆摆手,唉声叹气道:“没事,孩子,翠花那孩子上学还需要钱,我这老骨头了……以为能扛得住,谁曾想,三天不用药就受不了,诶……”张少枫立即跑进屋子里,翻腾一阵,找到针灸包,拿出最细的的长针,用酒精棉布擦拭一下,顺着火梁穴缓缓下了三寸,又取出一根针,在火府穴向内开二寸。

    “怎么样?

    全叔?

    好点了吗?”

    王宝全这才好受一些,“好多了,谢谢你,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