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你跟前的爱情花 > 第18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然不住地点头。又说:“那小三爷是我舅舅?”

    “哈,是的。”想到沈怀瑜这么小年纪就当舅舅了,不由忍俊不禁,一边给沈天白擦洗脸庞一边说,“爸爸,沈怀瑜才十二岁就当舅舅了,你以前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吧?你赶快醒来,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跟你说呢。安然也在这里,他也有很多话跟你说。”

    林淑秋和芙蓉一起走外边走进来,看到苏剪瞳在,知道她是自己的亲孙女,笑了笑说:“你也在啊?”

    “嗯,我来看看爸爸。”苏剪瞳说得很自然,眼睛微微有点红,“他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刚才给他擦手,他的手指头都动了。”

    林淑秋超级疼爱沈天白这个大儿子,见苏剪瞳这个样子,不由有点爱屋及乌的味道,说:“行了,有人伺候你爸,你也别太辛苦,什么都自己做。大小姐要有点大小姐的样子,别让外面的人看了笑话去。”

    “是,我知道了。只是我想多陪陪爸爸,他会安心一点吧。”

    林淑秋忍不住垂泪说:“也好,也好。我们也是老了,不能天天陪在他身边,你们这些年轻人有这份心也是好的。最近怀瑜也懂事听话多了,天白心里一定很安慰。”

    芙蓉马上跟着开解了林淑秋一番。苏剪瞳毕竟和林淑秋不熟,只好站在原地听她们俩说话,听她们来来去去都是那番话,不好再听,只得干脆说:“抱歉,爸爸的输液瓶快要完了,我去找护士。”

    本来按铃就可以做的事情,她亲自走出门去叫护士了。

    林淑秋被芙蓉哄得心情好一点了,忽然看到安然正坐在一边看漫画,惊讶道:“这个孩子是……哎呀,是安然小朋友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看外公。”他稚气的声音说道,整个人看上去清雅无比,身上带着别的同龄小朋友完全没有的气质和动人神态。见林淑秋和他说话,他放下漫画书,不紧不慢地走到林淑秋面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林淑秋几次见他,都非常非常喜欢他。

    此刻一听,林淑秋才知道苏剪瞳在外面生养的那个小孩,就是这个安然。原本她见过安然,也知道苏剪瞳的孩子大约也是叫这个名字,还以为是有同名同姓的巧合呢。这样算起来,她心道难怪这小孩有这么清雅秀丽的气质,谈吐举止也很得体,让她几次见到都倍感亲切,原来是老大的血脉。林淑秋最疼沈天白,不喜欢苏剪瞳的性格,却是格外喜欢这个和沈家几兄弟年轻的时候都长得分外像的小朋友,连带对安然分外疼爱起来,“安然,我是你外公的妈妈,你该叫我太婆婆,太婆婆请你来沈家大宅吃饭做客好吗?”

    芙蓉也在一旁笑道:“是啊,安然来吧,大家都很想见见你,都知道你聪明懂事,天天都念着你呢。你要是肯去做客,大家不知道多高兴。”

    林淑秋对着芙蓉说:“你看看你,才二十几呢,都有人要叫你婆婆了。我们真是老了啊。说起来我往常说过好多次安然长得像怀瑜,这还真的是,外甥像舅这话,真是半点错都没有啊!”

    安然好奇地看着林淑秋说:“奶奶,我怎么会叫你太婆婆?你是沈暮言的妈妈,我该叫你奶奶!”

    “什么?什么奶奶?小朋友真是快别乱说了。”

    “沈暮言是我的爸爸,你是沈暮言的妈妈,所以我叫你奶奶,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啊!”安然很郑重地说。

    芙蓉心里一动,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苏剪瞳有个孩子这件事情,是她永远都比不过、也是瞒不住的。幸好,提前就在林淑秋和沈霍面前揭开了苏剪瞳是沈天白的女儿这件事情,不然她拿什么来继续留在沈家!

    芙蓉只是淡淡地看着林淑秋和安然,唇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终于是走到这一步了。幸而一早就在沈霍和林淑秋面前揭开了苏剪瞳是沈天白的女儿这件事情,

    林淑秋大惊失色道:“什么,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沈暮言是你的爸爸?谁告诉你的,谁乱跟你说的?是不是你妈,啊?是不是她乱跟你说的?”

    “没有什么乱说和不乱说,瞳瞳是我妈咪,沈暮言是我爸爸,是事实啊,很多人都知道。”

    林淑秋看看安然,又看看芙蓉,气道:“芙蓉,是不是,你也知道是不是?怎么可能?”

    芙蓉看着林淑秋温柔劝道:“伯母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我们也只是知道一星半点,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流言,所以也不敢在你面前乱说。你先别急,慢慢说。”

    “那就是了是吗?苏剪瞳是天白的女儿,安然是沈暮言的儿子?”林淑秋急得软软地晕倒下去,芙蓉赶紧扶住了她。

    “伯母你先别急,这件事情咱们慢慢再说。”芙蓉连连掐林淑秋的人中,一边帮她拍着胸口为她顺气。

    林淑秋半天才悠悠醒转,抓住芙蓉的手,“作孽啊这是作孽啊!咱们沈家做了什么,要让我的两个儿子要受这样的苦?”

    苏剪瞳刚才出去,现在才进来,林淑秋一见她扑过去两个耳光扇在苏剪瞳脸上,“小娼、妇,都是你害了我两个儿子!都是你害了天白和暮言!你这个贱人,乱了整个沈家,乱了我的儿子和孙子,我打死你这个小娼妇!”

    苏剪瞳避之不及,被扇在脸上,安然冲过来挡在苏剪瞳面前,怒视着林淑秋:“老太婆,谁准你打我妈咪的!你欺负人!我不准你欺负我妈咪!”

    苏剪瞳不是不想跟林淑秋计较,而是有安然在这里,她生怕伤到安然,弯腰将安然抱入怀里。

    芙蓉一边拦着林淑秋,一边说:“伯母算了吧,就当看在安然面上。做错事情的又不是安然,你总不能伤到安然啊!”

    芙蓉不说还好,这样一说林淑秋看到安然她更加放声痛哭,“这一个女人害了我三个儿孙啊!这怎么得了啊!”

    “也不全是她的错……”

    “不是她还会是谁?我家天白和暮言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不是她,我儿子会犯这样的错误?看我不打死她这个……”

    林淑秋冲过去还要再打苏剪瞳,沈天白在病床上忽然虚弱地叫了一声:“瞳瞳……安然……”

    苏剪瞳抱着安然冲向沈天白,眼泪夺眶而出:“爸爸,你醒了?你怎么样,好点了没?我去找医生来!”

    “不用,……我很好。”沈天白抓住了苏剪瞳的手。

    林淑秋也冲过来“儿一声肉一声”的叫着沈天白,沈天白抬手摸着苏剪瞳脸上红肿的手印,偏头看着林淑秋,“妈,你要真疼我,就好好对瞳瞳。”

    “她将你们兄弟俩害成这个样子,你还维护着她?”

    “妈!”沈天白提高了音量,温润的嗓音里透着不可拒绝的坚决。

    林淑秋气得,又不能明里反驳儿子,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压在胸口。沈天白心疼地看着苏剪瞳,“瞳瞳,没事的,跟你无关。”

    “嗯,我知道,只要你醒来了,其他一切都不重要。”苏剪瞳抓着沈天白的手,一直都握得紧紧的。

    安然也伸出手去,抓着他,奶声奶气地说:“外公,只要你好,其他什么都好了。”

    沈天白慈爱地摸着安然的头,笑道:“外公知道了。”

    林淑秋看到这个样子,心里又难受又揪心,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内对苏剪瞳才升起的一点好感又齐齐的消失了,真恨不得上前去再将她打一顿才能解气。她早就说过,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现在应验了她的话,这个女人果真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搞得不得安宁,将沈家也搞得鸡犬不宁,她恨得牙痒痒。

    沈天白看着林淑秋和芙蓉,“你们先回去吧,我挺好的。”

    林淑秋不舍得,芙蓉拉着她的手:“伯母我们先回去吧,让他们一起说说话。”

    无奈,林淑秋只得跟着芙蓉一起走了出去。

    沈天白忽然抬手指着安然,虚弱地说:“瞳瞳,安然他……”

    苏剪瞳以为他要问安然回来的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解释将安然带回家这件事情的理由,沈天白的身世,她不知道该不该从她的口里说出来,急着说:“爸爸你先别急,安然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我们绝对不会伤害到安然。你先好好养伤。”

    沈天白摇摇头,“我知道了。瞳瞳,爸爸对不起你。”

    “又说这些做什么?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因为你才拥有了生命,才能感知这世界的美好,你是我的父亲,我永远都不会怪你。”

    “我……我并不是沈家的人……”

    苏剪瞳大吃一惊,“爸爸!”

    “我出车祸前才知道这个事实,我真想早点醒来告诉你这件事情,不让你和老三一直痛苦负疚。可是我在这病床上,什么都能听到知道,就是无法醒来,我一直在努力想要醒来,想要早点告诉你……刚才……刚才我终于醒过来了,爸爸要告诉你,你和沈暮言并没有血缘关系,从此已后,你们心里都不必再负疚。”

    苏剪瞳含着泪水说:“原来你也已经知道了。我也知道了,我也知道了。”

    她将知道这件事情的过程跟沈天白说了一下,只是关于中间经历的曲折和危险略过了没提。她然后问道:“爸爸,我们真的是王家的人吗?”

    “是。”沈天白痛苦地应了一声,他当时接到那通电话,真的难以置信,但是每个事实和细节都能说得通,他曾经对王家的事情也有所了解,他的身世和来历,与王孟出事、离开的所有时间点也对得上。

    没有人会开这样的玩笑,一旦有一点眉目,这样的事情很好查证。

    沈天白缓缓闭上了眼眸,当年王孟和萝拉一起出事失踪,坊间的传言最初都说是因为和沈霍有关系,尔后,沈霍手里接手了大批原本属于王孟的生意,牢牢地稳定了沈家本来就强大的生意。而他,却被沈霍收养了这么多年,在最无忧无虑的环境中长大。他不知道生身父母的死到底是否和沈霍有关系,他这几日在病床上,一直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出事之前的那辆车,也是有备而来,他开着车在高速路上反复避让,终于还是被那辆车油罐车追了尾……

    这些东西,他不打算跟苏剪瞳说,又睁开眼睛,“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好好照顾安然就好。”

    “嗯,我会的,爸爸。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