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道君 > 第一五一二章 一步错,步步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石惊疑道:“牵涉到赵雄歌,黑离怕是也卷入了其中,现在见他,会不会打草惊蛇?”

  乌常:“黑离一直被几家给盯着,是个边缘人物,他这人我了解,与魔教接触的时候就不愿多事,应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会卷入。这个时候,他匆匆进一趟圣境又出来,依他的身份还能有什么事?”

  黑石若有所思,“难道是给人治病去了?”

  乌常:“银姬有可能没死!不见他,很难搞清出了什么事,他不是多事的人,也没什么骨气,若是不识相,那也只能是让他消失了。”

  黑石:“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说罢快速出洞,又找到了那个来自药谷的碰头人,嘀咕交代了一番。

  那人弄清意图后,点了点头,再次遁入海中离去。

  夕阳晕染茫茫大海之际,那人回来了,跟着从海中钻出的还有鬼医。

  见到黑石,鬼医算是恭敬着行礼,心里却在苦笑,果然不出那位的预料,还真是如有神算,天魔圣地的人果然找来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幕后的人已经在牵住了天魔圣地的牛鼻子,难怪能将九圣掀翻六个,暗暗感慨不已。

  黑石挥手示意手下留在原地,又对鬼医吩咐了一声,“跟我来吧。”

  鬼医只能是跟了他去,跟着进入岛上洞窟,见到乌常后多少吃惊,没想到乌常能法驾亲临,当即拱手行礼,“参见圣尊!”

  乌常凝视着他,盯着他的双眼,直到将他给盯的浑身不自在了,才开口道:“圣境好玩吗?”

  鬼医佯装不解道:“不知圣尊何出此言?”

  乌常:“以后想进圣境,可以直接打招呼,不用偷偷摸摸。怎么,又和魔教勾结上了?圣女死后,你不是说不会再与魔教来往了吗?”

  鬼医惶恐低头状,在旁人看来,这是被识破的惶恐。

  乌常:“是你自己老实交代,还是要我继续提醒下去?进圣境后,去哪了?”

  鬼医犹豫,很犹豫的样子。

  乌常:“老实交代,我可以不计较。”

  鬼医脸上泛起苦涩意味,艰难道:“去了荒泽死地。”

  这的确是老实话,黑石看了眼乌常的反应。

  乌常哦了声,“去荒泽死地作甚?”

  鬼医:“给人看病去了。”

  不出所料,乌常略露关注神色,“给谁看病?”

  鬼医:“大罗圣尊的女儿罗芳菲。”

  罗芳菲?乌常有些意外,原以为是银姬来着,只知道银姬被打成了重伤应该活不了了,估摸着是因为银姬,没想到是罗芳菲,“她有什么问题吗?”

  鬼医摇头:“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也束手无策。”

  乌常:“还有你治不好的病?”

  鬼医苦笑:“我治不好的多了去,只是外人不知而已。”

  乌常:“罗芳菲出什么问题了?”

  鬼医:“她这辈子怕是都醒不过来了。”

  醒不过来?乌常目光闪了闪,突然妖化且能与蓝道临正面交锋,正成了他心结,居然醒不来了,不由追问:“怎么回事?不要我问一句说一句,说清楚!”

  鬼医略点头,叹道:“我初见,她已在昏睡中,一开始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根据症状像是受了刺激,问后果然是受了不小的刺激。罗秋抓了他们夫妇做人质……”把狐族告知的经过详细说了遍。

  旁听的黑石听后亦唏嘘,乌常倒不关心那些个凄惨遭遇,倒是确认银姬已经死了后,神色间略有惆怅。

  把经过讲完后,鬼医总结病状,“这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不愿接受现实,进入了自我封闭状态,她自己不愿醒来,我也没办法。”

  乌常:“一点醒来的可能都没有?”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也不是全无可能……”鬼医又把对狐族的交代重新说了遍,最终摇头道:“醒来的希望很渺茫,至少我以前接触过的病例中暂无人能醒来。”

  乌常:“有病例可循?”

  鬼医颔首,“有,以前遇上过几例。”

  乌常当即给了黑石一个眼色。

  黑石会意点头,这是要自己回头找鬼医问明病例在哪,以便进行核实,圣尊现在关注的是重点,不会追这细节。

  乌常继续问话,“是南天无芳让你去的?”

  鬼医摇头:“进圣境之前,我并不知道是谁带我进去,若是南天无芳的话,我不会答应。是天蓝圣尊的儿子蓝明。”

  “蓝明?”乌常迟疑,“他现在的状况,能驱使的了你?”

  鬼医又陷入了犹豫状态。

  乌常沉声道:“说!只要说的是实话,我赦你无罪,说话算话。”

  鬼医苦笑道:“圣尊,这事说来复杂,总之是一步错,步步错,不过我并未干过对圣尊您不利的事。”

  乌常:“复杂就慢慢说,我有耐性。”

  鬼医唉声叹气:“这事说来,都是我那个不孝弟子引起的,我弟子无心入我门下之前有个相好,就是如今的齐国皇后邵柳儿。”

  黑石提醒道:“圣尊跟前,说重点。”

  这些个破事他们这边早有掌握,对无心和无相的底细了解的清清楚楚,不需要赘述。

  鬼医叹道:“黑石长老,这就是重点,事情就是由这个邵柳儿引起的。”

  乌常拿话摁住黑石,“你让他说。”

  鬼医略欠身,继续说道:“我那徒弟出山后,没去别的地方,知道那个邵柳儿在齐京,于是他便在齐京落脚了,一直守在那个邵柳儿的边上。那叫一个没出息啊,我骂过他多次,如果想要,就把人给弄到手,不要卷入那些个是非当中,可他就是那样眼巴巴看着也是个满足。后来甚至接连出手,为那个邵柳儿解决麻烦,甚至为邵柳儿的丈夫解过毒,也就是救过如今齐国皇帝的命。”

  “我实在是不知他是怎么想的,若不是看在他研习医术的天赋上惊人,我真恨不得将他给扔下不管了。”

  “不听劝呐,怕什么来什么,惹下的一些麻烦就不说了,终究是被知道他和邵柳儿底细的人盯上了。齐国叛军攻打齐京的时候,有人把邵柳儿给劫持了,劫持邵柳儿的不是别人,正是蓝明!”

  摇头晃脑,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乌常:“就以此要挟你干下了这次的事?”

  鬼医:“不是,我那时也在齐京,正在为大元圣尊寻找合适的移植眼球,因齐京大战,刚死的人多,便于寻找。蓝明应该是知道了这事,抓了邵柳儿要挟无心。说白了,也怪我太把这徒弟当回事了,其实是冲我来的。”

  “我一直让无心回药谷,欲将我一身所学传于,可他为个女人就是不肯回来,我那个气啊!”

  “那次邵柳儿被抓,他没了办法,跑来恳求,以答应回药谷为条件,求我答应蓝明的事。”

  “圣尊,我年纪大了,活不了多少年了,这才动了找传承人的念头,这个徒弟的天赋着实让我欣喜。”

  乌常淡然道:“一身所学后继无人的心情,可以理解。莫非和元色有关?”

  鬼医:“其实我知道,若是答应了,便一脚走上了不归路,可是…我更知道,既然被盯上了,若不答应,只怕不仅是那个邵柳儿,只怕连我那徒弟也会有危险,一时糊涂啊,我就答应了。”

  “问题是蓝明让做的事,对我来说不难,并非是要对大元圣尊干什么,主要针对的其实是元妃。”

  黑石讶异,“元妃的眼睛?也就是说,并非非元妃的眼睛不可,是你搞了鬼?”

  鬼医一脸无奈的点头,“是的,其实在齐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移植眼球,其实元妃的眼球并不适合大元圣尊,我摘下元妃的眼球后,用的并不是元妃的。治好大元圣尊的眼睛后,元妃时常找我,希望我能尽快给她找到合适的眼球。而此时,蓝明又找到我,授意我暗示元妃,对她来说真正合适移植的眼球其实是她自己的,是那颗在大元圣尊眼眶里的。”

  黑石若有所思,乌常道:“挑拨元色和元妃之间的关系。”

  鬼医叹道:“我也看出来了,可是一步走错,便没了回头路,否则大元圣地那边不会放过我,我只能照办。后来果然,一次蓝明又找到了我,命我离开药谷,前往某地,并告知途中有人会将我给劫持走,并让我对劫持之人吐露对元妃动手脚的事。结果如他所言,在途中被莎如来把我们师徒等人给劫持了……”

  后面对莎如来吐露对元妃动手的事,又见到了罗秋,又再次吐露了一次。

  再就是自己被带到了南州府城附近,在那诱出了元妃,罗秋和元妃见面了,也不知两人谈了些什么。

  再后来就是南州府城内的惊变,接着元色失踪了。

  而他之后又见到了中毒的罗芳菲,为罗芳菲进行了解毒。

  听完这段讲述,乌常和黑石内心动容不已,大概梳理出了一条针对元色的脉络,幕后之人真正是精心设局,一些之前不明白的地方在这得了补充,终于明白了,元色身边的元妃应该已经被策反了。

  罗秋以为自己利用了元妃针对元色来了个里应外合,殊不知他自己身在别人的局中,到死都不知被人给利用了。

  黑石对乌常拱手道:“圣尊,依我蓝明的了解,比草包强不了多少,绝没有这样的头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