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不朽道魂 > 第1212章 御阵比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呃……前辈也知道,我杂事比较多,所以……”玉凌不免有些尴尬。

  “赚钱就那么重要吗?”许晏庭很是痛心疾首地道。

  “怎么说呢,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完成,阵法无法达到这个目标,但星币可以。”玉凌很直白地道。

  许晏庭没好气地摆摆手道:“行行行,你走吧。”

  “不过我有个朋友,他是真正的阵法天才,可能比商禀予他们还要厉害,以后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会带他来见见前辈的,到时候还请前辈不吝赐教。”玉凌又道。

  “他人呢?”许晏庭随口问道。

  “在道宇星系……”玉凌还未说完,许晏庭便惊咦一声道:“你说的该不会是元灵族近两年刚冒出来的那个天才吧,叫念羽白?”

  “前辈也知道?”玉凌讶然道。

  “我去道宇星系游历过,那边无论是空间研究还是阵法之道都比南境高上不止一个层次,毕竟是两大灵族啊,先天优势没办法。不过我没亲眼看到你朋友,因为灵族的核心腹地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外人进去,哪怕一些长老平常还算客气地请我帮忙,但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他们却绝不可能让步。”

  许晏庭感慨了一阵,余光瞥见窗外的王暗渊还在那里傻傻地等着,便回归了正题:“一不小心扯远了,你让他进来吧,这几天他在我这里留着。本来还以为这孩子会和之前那些散修天才一样,随便找个诸侯投靠了,没想到他实在是傻得可爱。这就像一只单纯的绵羊无意间误入狼群,要不赶紧捞出来,迟早会被公侯们啃得渣也不剩。”

  玉凌便推开门直接叫王暗渊到屋里去,后者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以至于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空的时候跟我聊聊朔的事情吧,放轻松,阵皇前辈还是很欣赏你的,只是你从他的话里听不出来而已。如果他对你没好感,那压根就不会让我们踏入院落。”玉凌随口道。

  “嗯嗯,你也小心。”王暗渊重重点头。

  玉凌也不再过多逗留,出了双榭居后就直接捏碎空间晶石回到了王宫,因为还有一个俘虏等着他审问。

  想想一两年前,他在吴右秋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但现在不说能轻松击败,也足以占据上风了,这么评判的话,他也不算是白混了这些光阴。

  由于在王宫住了一些时日,玉凌已经不需要别人带路了,所以在没有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他便悄然来到了地牢中。

  “什么人?”

  地牢的守卫反应相当迅速,直接堵住了入口。

  玉凌出示了御赐令牌后,守卫这才慌忙收起兵器,恭敬地让出道路,顺便询问道:“大人要提审哪位重犯?”

  “今天晚上刚关进来的那个,他在哪儿?”玉凌问。

  “哦,那人在最里面,因为他修为很高,又是武者,必须得严阵以待,要不我带大人过去吧?”一名守卫探询地道。

  “不用了,我自己看看。”玉凌摆摆手拒绝了守卫的好意,随后缓缓步入了悠长的甬道。

  两边是一间又一间的监牢,里面很多重犯都浑身是血,一动不动地倚着简陋的床榻,不知是死是活,偶尔有几个状态好一点的,也只是呆滞地瞪着玉凌,甚至还有一人发疯地摇着栅栏,声嘶力竭地喊着乱七八糟的语句,玉凌索性远远地绕过去了。

  终于来到了监牢最深处,吴右秋浑身缠着粗重的枷锁铁链,因为监牢的狱卒对关押武者很没有经验,毕竟灵力可以直接用禁灵环之类的东西封印掉,但玄力要怎么弄?他们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疯狂给吴右秋增加重负,然后开启监牢困阵,别的就整不来了。

  事实证明吴右秋身上那些累赘毫无作用,因为在看到玉凌的一瞬间,他刷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铁链哗啦哗啦响个不停,几乎快谱成了奏鸣曲。

  “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吧?”吴右秋上前两步,结果撞在了阵法屏幕上,只得皱眉退回去。

  “当然可以,我想知道炼火宗给你的任务是什么?”玉凌问道。

  吴右秋冷笑一声道:“那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这么多事情?”

  “我说了你就会说吗?”玉凌讥讽道。

  吴右秋一时语塞,干脆坐回床榻上,望着墙壁不说话。

  玉凌淡淡道:“我知道炼火宗的人都没什么忠诚可言,你们不背叛,只是因为价码还不够而已,你把所有事坦诚相告,我放你离开,如何?”

  “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吴右秋面无表情。

  “我们目前没有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你应该并不是真心实意为那些公侯办事吧?对于炼火宗给你的任务,你大可以灵活处理。”玉凌道。

  “目前没有冲突,以后也会有。”吴右秋冷冷道。

  “那就是以后的事了,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就得看你的选择。”玉凌平静地道:“给你三天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究竟是你的命重要,还是死守忠诚更重要。后者这东西,其实很多时候一文不值。”

  吴右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一时间欲言又止。

  玉凌则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因为他相信时间拖得越久,吴右秋就越舍不得死。

  人在无聊的情况下只能回忆往事,而那些往事会让吴右秋意识到,他还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

  很快,第二轮新秀大比便正式开始了。

  在大师组的交流中,王室不出所料地一败涂地,让其他诸侯纷纷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这次王室真的要崛起了,现在看来那个温霂只是个意外。

  但这个意外居然活到了第二轮,这让很多公侯感到分外吃惊,他们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海明公等人没有对温霂下手,难道他们就一点也不着急吗?

  不过接下来还有一件更吃惊的事,因为王暗渊也好端端地入了会场。

  那天晚上,乞丐的吼声半个城的人都听见了,现在再看到王暗渊本人,众人颇有种诈尸一般的错觉。

  而王暗渊被各种目光锁定着,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走到会场中央的时候,他都开始冒汗了。

  坐在高台上的许晏庭不禁冷哼一声,语气严厉地道:“都盯着我徒弟看什么?闲着没事吗?”

  全场顿时就寂静了,明明几千上万人,愣是安静得没有一丝多余的噪声,所有人非常整齐地进入了石化状态。

  徒徒徒……徒弟?!阵皇老爷子在说什么?这么多年来,他连个记名弟子都懒得收,这个王暗渊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人目瞪口呆地盯着王暗渊,后者的反应比他们还要吃惊,险些腿一软没站稳。

  参赛者们也表情怪异,许晏庭不会收任何公侯的子女和属下为徒,他们能够理解,但这几届灵阵交流会也有几个上了九十分的散修天才,没见许晏庭对他们有什么特殊待遇,这王暗渊是走后门了吗?

  “好了好了,一个个都什么脸色,虽然收了个徒弟,但我还是会公平打分的,现在就开始吧,布你们的御阵去!”许晏庭一挥袖袍。

  众多公侯硬是忍着没有吐槽,因为许老爷子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有公平打分过好不好?完全很随意地想给多少给多少。

  但不管怎么样,第二轮大比还是要照常进行的,参赛者们很快停止了腹诽,陆续走向自己的考场。

  “温霂,一定要加油啊!”君楼走过玉凌身边的时候,悄悄比了个助威的手势。

  玉凌冲他点了点头,又听君楼问道:“话说这几天怎么再也没有见过戴晟了?”

  “可能他有事离开了吧。”玉凌含糊了过去。

  “哦……”君楼也没多想。

  事实上,那天晚上戴晟就被控制起来,只是几天过去了,王室好像也没有拷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玉凌摇摇头,甩去这些庞杂的念头。他这三天又加紧补了补课,最明显的好处就是,他的布阵手法有所进益,至少不会给人一种不太专业的印象。毕竟这次众人会从一开始就盯着他,然后疯狂挑刺,容不得他大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