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不朽道魂 > 第1496章 解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某从不妄言。”徐师朴淡淡地看着邓元老。

    后者的心神已经沉到了谷底,因为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玉凌,确实从对方身上感应到了元灵族的气息。

    对了,玉凌之前用的假名就是云承,他早该想到了。

    可是完全没有办法冷静啊!元灵族这是搞的什么鬼?难道他们早在二十年前就算计好了一切?那也太可怕了吧?

    如果这位西联盟主是元灵皇族,这样的变数足以全盘打乱北境的布局!

    邓元老的心跳骤然急促,然而在徐师朴的威压下,他竟然连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还有什么问题么?”徐师朴道。

    邓元老用尽了全力,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徐长老,依照我们先前的约定,贵族对无涯星系没有兴趣,由我族来维护秩序,怎么现在却要反悔吗?”

    “邓元老是不是忘了一条?”徐师朴的眸中闪过一丝讥讽,“徐某答应道灵的,是在不损害我族利益的大前提下,你们随意在无涯扩张。可是如今,你们对雪峰下手,已是违反了协约。”

    邓元老气得浑身一抖:“西联也就罢了,怎么雪峰徐长老也要管吗?”

    徐师朴淡然道:“先前西联有难,雪峰倾力相助,这份人情,也到了该还的时候了,徐某支持玉盟主的决定。”

    邓元老都气笑了:“那照这个说法,是不是全北境都该交由你们处置?徐长老,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也请你好生斟酌,不要破坏你我两族的情谊。”

    “徐某只是维护我族的正当利益,问心无愧。”

    “那徐长老请自便,雪峰一事,还有熙长星卫之事,我都会如实禀报万法灵尊大人。”

    邓元老咬着牙,向身后的道灵族众人招了招手,随后面向徐师朴冷淡地道:“徐长老,告辞!”

    “慢走不送。”徐师朴道。

    邓元老见他丝毫不慌,心里愈发感到诡异。

    什么时候一向谨小慎微的徐师朴都变得这么硬气了?之前元灵和道灵两族的谈判中,基本都是徐师朴在让步,可是这次,他却摆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难道元灵族内有人突破了?可是也没道理啊,如今两族的差距,已经不是几个离道强者所能弥补的了,整个元灵族都腐化堕落得一塌糊涂,真要打起来,恐怕不堪一击。

    但不管怎么样,眼下邓元老的确拿徐师朴没辙,他甚至觉得自己再废话几句,徐师朴心情一不好把他们都杀了也不是没可能。

    比方说,他又把责任推到天穴宗余孽身上,族内追查起来,都很难以此为借口发作。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为了保存真相,邓元老觉得还是先活着回族为妙,到时候添油加醋一番,族内只会把怒火集中在徐师朴身上,而不会对他过多诘难。

    玉凌静静地看着道灵族人在极短的时间内集合撤离,从头到尾连句狠话都不敢对徐师朴多说,这就是离道巅峰强者的力量和地位啊。

    当然,道灵族整体实力强于元灵族,现在没人敢反驳徐师朴,但等他们回了圣道星,后头还有一堆麻烦等着他。

    想想看,邓元老一个离道初期高手都敢对徐师朴如此不恭,可见元灵族在道宇星系的地位有多么堪忧。

    没有直接杀掉邓元老,已经是徐师朴的妥协和忍让了。

    世人虽然还常常合称两大灵族,可就连无涯星系的人都知道,这宇宙真正的主宰者唯有道灵。

    “剩下的事你来解决吧,现在我去趟九辰门,以后除了西联和炼火宗,雪峰及九辰门也由你掌控,这些你自己和雪峰的人说明白,有问题么?”徐师朴道。

    玉凌没有回话,徐师朴便当他是默认了,转身踏入虚空中,从他面前消失不见。

    没过几秒,浑身染血的徐诗槐也提着长剑从半空中一掠而过,瞧见下方的玉凌后,赶忙落下身形,讶异道:“云……玉盟主,你怎么在这儿?”

    “来得晚了,度掌门没事吧?”玉凌没心情解释那么多。

    徐诗槐神色一黯,紧紧地攥着手里的长剑,眼眶瞬间红了:“一忱为了救我和小蕊,硬生生受了那个道灵族元老一击,即便是不灭金身也差点崩毁了,现在命悬一线,我们把什么丹药都给他喂下去了,还是不见起色……”

    “对了,玉盟主,你有没有看见那个离道境元老?怎么忽然间,所有道灵族人都退走了,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徐诗槐又急切地问道。

    “他们不会出现了,我先去看看度掌门,他在哪?”玉凌道。

    “就在殿前,你随我来。”徐诗槐的眸中又燃起一丝希冀,当即在前面带路去了。

    不一会儿,玉凌就看到了巍峨的未雪宫,宫殿的阵法屏障还处在激活的状态,只是光泽已十分黯淡,似乎曾被人打破,然后又强行激发了它最后的一点威能。

    雪峰长老在殿前围成一圈,神色都带着焦灼,有几个人看到徐诗槐去而复返,当即询问道:“怎么样,敌人是什么情况?”

    “玉盟主说他们退走了,具体原因待会儿解释。”徐诗槐哪还有闲心管那么多,敌人什么的可以再说,她只要度一忱能平安无恙。

    她分开人群走到最里面,玉凌也紧随其后,看到度小蕊呆呆地抱着父亲,仿佛失了魂魄般,对外界的变化不闻不问。

    “小蕊,小蕊?”徐诗槐唤了两声。

    度小蕊茫然地抬起头,目光渐渐定焦,眼泪刷地一下涌了出来,哽咽道:“娘,爹爹的伤势还在恶化,什么丹药都不管用,这种道则之力该怎么办啊?”

    “我看看。”玉凌蹲下来,轻轻按住度一忱的脉门。

    “玉盟主,你千万小心,道则之力反噬起来可是非常……”徐诗槐刚说了一半,就看到一股白光漫入了度一忱体内,那凶悍的道则之力就像是被净化了一般,完全掀不起什么风浪。

    随后白光散去,玉凌的玄力流淌了三个周天,彻底抹灭了邓元老残余的力量,这时候那些丹药的药力才开始发挥,修复着度一忱惨不忍睹的暗伤。

    最后玉凌又施展了一道凝魂术,这才起身道:“应该没事了。”

    度一忱的脸色明显好转了很多,徐诗槐能清晰地感应到他的生机开始复苏。

    “玉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要是一忱有个什么闪失,我,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徐诗槐已经语无伦次了,全然不似平日里那个英姿飒爽的冰仙子。

    度小蕊也抹了一把泪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只是不停地重复着“谢谢”。

    “先把度掌门安顿好吧。”玉凌平静地道。

    度小蕊赶忙抱着父亲站起身,结果一个踉跄险些又栽倒下去。

    最终还是玉凌将度一忱背到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把他平放在床榻上,虽然血污也一并染了上去,但现在没人在意这个。

    不知是不是路途中受了颠簸,度一忱忽然皱起眉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爹……”度小蕊有些手足无措,眼看着度一忱喷出一口瘀血,更是慌了神。

    “没事了没事了。”倒是徐诗槐冷静了许多,看出度一忱的气色在好转,赶忙安抚道。

    她转身出门,不知从哪里取来一盆热水,把脸帕浸泡在里面,又拎起来拧了拧水,细致地给度一忱擦拭着脖子和脸庞。

    这时候,度一忱也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他感受着额头传来的温暖,不禁微微有些失神,下意识抓住徐诗槐的手,试探地问道:“槐儿,是你吗?我还活着?”

    徐诗槐手一僵,眼眸里蕴着泪,笑骂道:“不然呢?难不成你还指望着你死了,我给你自杀殉情去幽冥找你啊?”

    “爹,你感觉怎么样?”度小蕊也把脑袋凑过来。

    “感觉?没什么感觉啊,稍稍有点疼,但是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现在都好了吗?”度一忱惊咦道。

    “是玉盟主及时出现,不然你这条命都保不住了,下次我不许你再擅作主张了。”徐诗槐板起脸。

    “遵命,一定不会了。”度一忱笑了笑,目光落在玉凌身上,似有些感慨,但很快就化作了凝重,“玉小友,道灵族已经对我雪峰下手了,西联和九辰门现在情况怎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