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权少蜜宠小娇妻 > 第38章 心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涵这唱戏的才刚开始,走廊里刚好浩浩荡荡走来几个人,听到隐隐约约的戏曲唱腔,周启云一下子怔住,完了回头看林易宸和裴东宸还有自己的大哥周启明。“哎!有人唱戏啊?还记得不,上次在这里,燕涵唱了黄梅戏,这次居然有女人唱京剧。难道最近都在流行唱戏吗?不行,我得去看看这女人是何方神圣!”

    周启云说着就往那边的包厢走去。

    裴东宸听着这声音微微一怔,林易宸也是皱眉。

    周启明瞅了他们几眼,跟侍者要了个包厢。“唱戏?真有意思,在这里唱戏的女人,也是国宝级的女人吧?”

    裴东宸和林易宸交换了个眼神,却没说话。林易宸跟在周启云身后,也站在那间包厢的门口。

    周启明不明所以:“我说你们到底进不进去唱歌啊?东宸?”

    “哥!别说话!”周启云制止周启云。“让我听一下!”

    这时,包厢里又响起了豫剧的曲调,是《朝阳沟》,干净的女声响起,那么的熟悉。

    周启云惊讶的低呼。“难道是燕涵?我的天,她居然会唱这么多戏曲,这是什么?豫剧?刚才唱京剧的是她吧?怎么一下就转成了豫剧?”

    裴东宸的眉头皱成了川字!果真是个无心的女人,居然在这里唱戏,他都要离开锦海了,她高兴成这样?唱戏庆祝吗?

    “你们到底在听什么?不就是唱戏的?”周启明已经不耐烦了:“虽然我承认很有意思,但是会唱戏的多了去了,想听就去剧院,听更专业的!”

    “哥,闭嘴!”周启云又叫了一声。“这人我们可能认识!”

    “啊!”周启明有点不解。“我认识吗?”

    可是,没人回答他的问题,都在认真听戏。

    豫剧很快唱完,接着响起了另外一种,很婉转的曲调,带着悲戚戚的味道,一下刺入人的内心。唱词更是悲戚戚的,原来是《葬花吟》。

    “这什么戏?”周启云挑眉,转头问裴东宸。

    “越剧《葬花吟》。”裴东宸丢出五个字。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天,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

    一时间,几个人站在走廊里听戏,裴东宸的面容高深莫测,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某种不知名的火焰。

    周启云已经忍不住了,他干脆推开了门,沙发上的温岚和高丽丽一抬头看到周启云,刚要说话,周启云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温岚和高丽丽招招手,周启云干脆直接进去。

    而林易宸也走了进去,周启明还是不明所以,在门口问裴东宸。“难道要跟人拼一个包厢?我们有那么穷吗?”

    裴东宸瞅他一眼道:“节约能源!你可以自己去那边唱!没人跟你抢,今晚,我要去这里面!”

    周启明一下子错愕,随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咒骂道:“靠!我自己唱毛啊!我也进去看女人唱戏。”

    进门的一刹,裴东宸沉声严肃的警告周启明:“闭上你的臭嘴!不要吵了我听戏的情绪!”

    “知道了,我闭嘴,裴东宸,你什么人啊,我刚给你帮了忙,你真小人!”周启明跟着老老实实的走进去,看沙发坐着两个女人,周启云坐着噤声的手势。

    而那个唱戏的女人立在屏幕前,根本没注意到屋里进来这么多人,唱的还真是投入,从背影看,是个纤细的女孩子,很瘦的样子。

    燕涵似乎格外喜欢这首《葬花吟》,居然连着唱了两遍,唱的语带哽咽,十分投入,进来这么多人,她头都没回,根本没感觉到有人进来。

    而温岚和高丽丽都受宠若惊,同时又都很郁闷这几个人只有进来的陌生男人没在听戏,其他三个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燕涵身上。

    裴东宸望着那抹纤细的背影,她唱的很投入,丝毫没有被影响,仿佛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在静静地享受着唱戏的乐趣。

    《葬花吟》完了,又到了上次他熟悉的《女驸马》选段,或许连裴东宸都不知道自己很喜欢她的声音,这个选段,燕涵唱起来,声音性感的居然让他起了反应,也是因为这样,他才在海边又不甘心的试了一次,发现依然很冲动,而今天再度被证实。

    燕涵或许这辈子都不知道,裴东宸的这个关于“本能”的秘密吧!

    一连唱完四首,燕涵觉得心里似乎好多了,到唱完的一刹对着话筒说:“我已经嚎叫完了,你们唱吧,实在不好意思,刚才荼毒了你们的耳朵——”

    她话还没说完,转过身来的刹那,一下子呆住,感觉整个脸腾地通红,怎么一下子包间里来了这么多人?还有,还有裴东宸!

    她的眸光一下子落在裴东宸身上,他修长的身影懒散的靠着沙发,双手随意的斜插口袋,闲适安稳。她的眼神微闪,没来由的心神一顿,仿佛瞬间失音,思绪瞬间飘远,剩下的只有萦绕在他周围的淡淡寂寞。

    她的面孔完全的隐没在暗影里,远远的瞧不清楚,但可以看到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仿佛定格!

    他身上是简单的白衣黑裤,姿势是简单的斜靠在沙发上,潇洒俊逸,却带着隐隐的压迫感。奇怪的是,这么富丽堂皇的环境里,那么强势出挑的修长侧影,居然会让她感到孤单和寂寥?

    “燕涵,你唱的真好啊!”周启云反应过来。“我的乖乖,你居然会唱那么多戏!你跟谁学的?大学读的戏曲学院吗?”

    燕涵这才回神,他们到底来了多久了?

    是不是刚才她的嚎叫他们都听到了?

    “让你们见笑了,周医生,林警官,裴……主壬!”她算是打了招呼,可是却不认识那个陌生的,只好微微颔首,脸上火辣辣的。

    唱戏只是发泄情绪,却没想到会遇到他们,真是尴尬,她刚才唱越剧时,差点哭了,不,已经哭了,语带哽咽,这下可丢人丢大了!

    周启明这才注意到唱戏的女孩子很纤细,谈不上倾国倾城,外表只能说中上,但是却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周启明忍不住又露出了招牌笑容,算是打了招呼,上下打量了一圈,问周启云:“东宸,启云,易宸,你们看起来好像都认识这几位美人?”

    “她是燕涵啊,上次郝卿生孩子,她献血的。”周启云解释着。“这是她同事,温岚,这是高丽丽!”

    “哦!燕涵?”周启明念着这个名字,突然转向裴东宸,“咦?”

    裴东宸倏地转头,警告的瞪了一眼周启明,他立刻闭嘴。

    “唱的不错!”周启明点点头,又朝温岚和高丽丽笑着道:“很高兴认识几位美人,今晚哥哥请客!”

    “哥,你别丢人了!”周启云调侃了一句。“你请客也天经地义,刚才你就说你请客的!对了,三位美人,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有点厚脸皮的哥,周启明!”

    “周启云,怎么说我也是国-家公职人员,你这么当面拆我台,我以后可怎么混?”周启明倒没生气,反而调侃着笑道。“在美人面前,我们还是含蓄点吧!”

    高丽丽和温岚也是久经大场面的老公-务-员了,立刻客气的跟周启明打招呼,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领导好!”

    燕涵才想起来,这个人跟他通过电话,他是反贪局的,他的声音她认得。原来裴东宸打电话找的也是这个人,他们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应该是认识的。

    “燕涵,坐下啊,别站着了!”周启云喊着她。

    燕涵找地方坐,突然发现这个小包厢里的座位上都满了人,只有裴东宸身边一个位置是空着的,虽然沙发挨着坐可以坐十几个人,但是每个人似乎都占了一个半人的空,所以她不得不走到裴东宸这边的位置上坐下。

    而他,端坐在沙发上,穿着黑色的西裤,外套白到刺目,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深沉冷峻,只是眉目间带着疲惫。

    “东宸,你都准备的怎样了?”周启明也不回避三个女人,直接问裴东宸。

    他先跟周启云说到道:“启云,你去要点红酒来!天太冷,喝不来啤酒。”

    周启云出去后,他才对周启明道:“刚忙完,还没吃饭,明天后天算是放假,没什么准备的!去人就行了。”

    他还没吃饭?!

    燕涵心里一颤,莫名跟着有点担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种情绪是怎么回事!

    “裴主壬要去哪里?”温岚小心的看了几眼他们,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裴东宸微微挑眉,瞅了一眼温岚,露出一个礼貌而温和的笑容,如此的儒雅,然后燕涵听到他说:“机密!”

    “呵呵,明白了!”温岚吐了吐舌头,加了几个杯子。

    这时,服务生已经拿了几瓶红酒过来,温岚亲自倒了红酒,举起酒杯,朗声道:“虽然不知道裴主壬要去哪里,但还是祝你步步高升,前程似锦!我敬你一杯!”

    裴东宸微微一愣,笑了笑,端起其中一个杯子,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点点头。“谢谢!”

    他是如此的周到,如此的礼貌,笑容得当。

    “东宸哥,我也敬你!”周启云也跟着凑热闹,眨着眼睛,笑得十分愛昧:“前程似锦,步步高升哈!”

    机密?

    他先前吃饭的时候告诉她要去吉县,他居然把机密告诉了她?

    目前还没公布干部任命令,可能还不能说,但他告诉了她!

    她一时间有些心潮澎湃,不敢多想,却又忍不住多想,她知道,她的心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