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权少蜜宠小娇妻 > 第71章 何去何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默默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眼自己,起来收拾东西,洗了他的衣服,熨烫平整,把床单也熨烫平整,然后叠好,放入厨子里,衣服挂起来,收拾干净,她神色平静。

    然后又看了眼那本英文版的《简爱》,她在想,如果罗切斯特不是个残疾人,不是庄园被毁了,那他还会爱上简.爱吗?理想的幸福生活是建立再彼此平等的基础上的,而他们,是云泥之别,没有未来,她永远只是个见不得光的情-人而已!

    她也想像简爱一样做一个性格坚强,朴实,刚柔并济,独立自主,积极进取的女性。蔑视权贵的骄横,嘲笑他们的愚笨,拥有自立自强的人格和美好的理想。并且有顽强的生命力,从不向命运低头,可是,她还能吗?

    默默地看了眼那本书,放回了他的书房。

    她又看了眼他书橱的德文书。

    他说,不让她动,可是莫名,她却动了!拿出来,翻开,扉页上依然写着清秀的字体,跟英文书上一样,只不过是德文,燕涵打开,怔怔的看着那段话,其中一句,让她看了良久良久!

    “ichliebedich。”

    轻轻放下书,燕涵苦涩一笑,回到卧室,拿了自己的包,换上鞋子,穿好衣服,然后想起什么,扯下一便利贴,写了一行字——

    阿裴,我请不下假来,先回锦海了!燕涵!

    把纸条用杯子压住,起身离去。

    当裴东宸晚上忙完一切回来时,整个房间却是黑暗的。

    一进门,打开灯,他沉声喊了句:“涵涵?怎么不开灯?”

    回答他的,却是寂然无声。

    他微微蹙眉,换了鞋子四下寻找,整个房里却没有一个人。他一时蹙紧了眉头,叉腰站在客厅里,她去了哪里?

    视线触及到柜子上,看到一张纸,他立刻走过去,看到她的纸条,整个人瞬间怒火高涨。他推掉了晚上的饭局,回来跟她一起吃饭,以为她会煮好了饭等他,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室孤寂。

    他气恼,拿出电话,拨了她的号码,回答他的却是机械的提示音:“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该死的!”裴东宸低声咒骂,一下坐在沙发上,浑身没了力气般靠在椅背上,久久未动。

    锦海。

    燕涵下午就回来,她不知道裴东宸会怎样,她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了锁,她找了锁匠把她的门换了锁,然后手机关机,她请假到周三,撒谎告诉裴东宸没请下假来,他会不会生气?

    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他生气又怎样,她干么要顾及那么多?此刻,她心中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的chengcheng。

    那应该是个美丽而又多情的女人,喜欢英文版的《简爱》,看得出很懂感情,会写英文,想必学历很高,也会写德文,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女人,虽然未曾谋面,但燕涵还是感觉到了。那是他的爱人吗?不是郝倩,是chengcheng。

    而她,该何去何从?

    虽然她现在的身份是她的情-人,她也早明白自己的身份。

    可是现在一个名字,一个留言就让她整个人都无法面对自己这样的身份了,她在想如果将来有天,亲眼看到那个女人,站在他面前,跟他比肩而立时,她的心情又会是怎样?她还能这样装作什么都不在意吗?她要继续做那个见不得人的情-人吗?

    不,她不想,真的一点都不想。

    晚上的时候,她打电话给妈妈。

    林素接到她的电话,先是关心的问了句:“涵涵,你身上的伤,好了吗?”

    “妈妈,我没事!”燕涵一开口,鼻头微微酸楚,想哭,却努力克制住。

    “涵涵,妈妈给云飞打电话了,妈妈想着,你们的婚事,不行就年前办了吧!”

    “妈妈,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燕涵咬唇,犹豫着怎么说,她知道该说了,再不说,不知道会怎样,尽管知道妈妈会伤心,可还是要说。

    “你打算好了吗?”

    “妈妈,谭云飞他……”她犹豫着,寻找着词组,“他不适合我!”

    “你们闹别扭了?”林素似乎没有多大的讶异,以为恋人之间吵架闹小别扭也实属正常。

    “妈妈,我不能跟他结婚!”

    林素微微一怔,“涵涵,你们不是在一起六年了吗?”

    “妈妈,我发现六年,都不一定看透一个人!”

    林素停顿了几秒:“涵涵,其实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看透。比如燕治国,当初他对我们多好,现在却变得这样,人都是会变的。云飞他怎么了?你跟妈妈说说!”

    “妈妈,我知道人都会变得,没有长长久久的温暖,但他变得太可怕了。我不能跟他结婚,对不起,我真的不能!”

    “那好吧,妈妈知道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是不是你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是的,妈妈,上次你来锦海就分开了!只是我没敢告诉你,对不起!”

    “那你当时为什么没说?”

    “我怕你生气,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让你失望了,谭云飞是我找的男朋友,我自己遇人不淑,害你跟着担心!对不起!”

    “傻孩子,结婚前看清楚一个人,总比结婚后看清楚要幸运的多,妈妈不是不懂情理。你这丫头,不要老想着妈妈的心情,你的幸福,你自己才能去把握,你自己不想要的,就不要勉强自己,懂吗?!婚姻就是一双鞋子,合不合脚,只有你自己穿着合适才知道,外人看了大了小了,都没有任何意义。婚姻不是给人看的,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妈妈只是希望你以后快乐幸福,不盲从,你不要因为怕妈妈担心难过就什么都不说,也不要委屈自己的心,你若那样,妈妈就真的难过伤心了!”

    “我知道,妈妈!”燕涵一下子哽咽了,难得妈妈这么支持她,可是妹妹的事情,她该怎么说?想了下,还是决定咬牙告诉妈妈:“妈妈,燕露她——”

    “她怎么了?”

    “那个孩子,是谭云飞的!露儿她被谭云飞骗了!”

    “什么?”林素纵然经历了再多的风霜,也不由得整个人错愕了一下,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涵涵,你说什么?露儿她跟你抢云飞?”

    “妈妈,不是露儿抢,若是抢的话,谭云飞也许不是什么坏人,那样我放手成全露儿也不觉得那么难过。可是谭云飞绝非什么好人,他根本不会把女人当成人,露儿跟她在一起只会痛苦一辈子。可是我说不通露儿,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她居然跟谭云飞!”林素脑子一下子嗡嗡直响。“涵涵,我明天去找你妹妹,你不会是因为她跟谭云飞,所以——”

    “妈妈,不是因为这个,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谭云飞他人品有问题,他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露儿跟他在一起,只怕也不会幸福!”

    “我明天就去找她!你跟云飞分手不是因为你妹妹?”

    “不是!”燕涵无可奈何,告诉了妈妈怡白大酒店的那件事,只是她没说裴东宸,没说后来的一切,只是说那个男人是个正人君子,人家没动她。

    “天哪!”林素低呼着:“云飞他怎么是这种人?”

    “妈妈,他人品有问题!”

    “孩子,你受委屈了!”林素叹了口气。

    “我没事,妈妈,你也保重你的身体!”挂了电话,燕涵只觉得好累好累,泪水从眼眶里流出,妈妈的一句你受委屈了,让她泪如雨下。

    周三。

    她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完全没事了,才去上班。

    两天没见,温岚和高丽丽见到她都很高兴。“呀,你可来了,回老家了啊?”

    “嗯!”燕涵笑了笑。“家里有点事!”

    “燕涵,没什么大事吧?”路伟也关切地问道。

    “没事!”燕涵也对他笑笑。

    可是,路伟看她的眼神却是奇怪的。

    燕涵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有点不解,路伟也没多说。

    到了午餐时间,下了楼,路伟突然拉着她上了他的车子。

    “路伟,你带我去哪里?”燕涵有点着急。

    车子开出去,路伟停在路边,“燕涵,你这两日干什么去了?”

    “回家了啊!”

    “你撒谎!”他突然声音沉了下去。

    燕涵一呆,沉默不言。

    路伟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僵。“发生什么事了?”

    燕涵转头看他,“路伟,这是我的事情!”

    “我知道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很关心你!”路伟沉声道。

    “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希望,这不要成为我的困扰,可以吗?”说完,燕涵下车,却是头也不回急急的往车流中跑去,连车门都没关就这样跑了。

    路伟简直气急败坏,想也不想打开车门就追了上去。

    路上全是车,燕涵冲进车流里引起一片急切尖利的刹车声,伴着司机的大吼:“该死,不想活啦!”

    “想死跳楼跳海啊,跑马路上来,晦气!”

    “……”

    满街刹车声充斥着,燕涵却是不管不顾,疯子一样奔跑,像是受了刺激般失去理智。

    路伟见状也吓坏了,忙追上去。

    他只是有点担心,没别的意思。

    燕涵好歹算是跑到了马路对过,有惊无险。

    路伟又冲进了车流,漫天刹车声再响起,谩骂更具,路伟同样不管不顾,直追燕涵。

    她继续往前疾步走去,也不知道方向,这阵子本来就很闷,被人这么问,更烦。一口气跑了老远,跑的有点跑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喘熄,脸苍白的吓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