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权少蜜宠小娇妻 > 第73章 居然敢换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怕什么啊,你叔还比我小三岁呢,看我们不是很快乐,这一辈子都快过到头了,一辈子都被我吆三喝四的!这女人要嫁就得嫁一辈子把你呵护在手掌心里的男人,不管高低贵贱,贫贱富有,他肯为了你低头让步,才会呵护你一辈子!”

    “呃!”燕涵有点尴尬。“阿姨,别闹了,我会再来的,你多保重哦,这几个带回去给我们办公室的同事尝尝!”

    “小丫头,一说到这个就害羞,有什么害羞的!”老板娘嘟嘟囔囔的。

    路伟刚好出来,嘴里还吃着,囫囵着喊道:“很美味,果然美味,阿姨,我还会再来的!”

    “欢迎欢迎啊!”

    “阿姨,我们走了啊!”

    “再来!”

    “明天我就来!”路伟回头跟她说。

    当燕涵跟路伟带了几个火烧回去,温岚和高丽丽吃了后立刻说好吃,于是周四和周五,四个人干脆都去了小店,燕涵的手机一直关机,没有开机。

    周五那天,她开了手机。

    可是电话里,没有一个消息。

    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她也没看吉县新闻。

    下午下班的时候,她接到了那个电话,刚走出大门,就接到了电话,她深呼吸,听到裴东宸低沉冷漠至极的嗓音:“燕涵,你行啊!”

    “我——”她知道他早晚会打来,却没想到出口就是这句。

    “换了锁啊!好!很好!”他语气里带着嘲讽:“已经做了情-人,又想装圣洁是不是?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是不是?现在交易还没结束,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翅膀硬了是不是?没想到你还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啊,当初求我时,怎么没想到自己的尊严骄傲?”

    “对不起!”燕涵突然低下头去,仿若那个人就在眼前,她是觉得不对,她的确是小人了,有点忘恩负义的意味。“裴东宸,你饶过我吧,算我求你好吗?”

    “可是我还没有玩够你。”裴东宸隔着电话用他如常的邪侫之气冷笑,“除非我死,你才有可能从我手心里逃出去,燕涵!再者,我不要的女人,也不代表她能够随便勾搭别的男人,尤其是我还没说结束。你敢给我换锁!”

    裴东宸周五忙完,立刻赶回来,想要看看她到底怎么了,跟她好好算算账,可是钥匙插入门锁,居然打不开,仔细一看,才发现她换了锁。他顿时就火冒三丈,幸好她当时不在,不然他一定掐死她!

    她居然敢换锁?

    他现在在车子里给她打电话,暗黑的眼眸里的情绪时时刻刻都在变幻,让他整个人此刻看起来神秘叵测,阴森恐怖。

    电话另一边得燕涵吓得整个身子都在抖,说实话,她还真的没见过他这么暴怒,那语气似乎要将她撕碎了一样。

    “阿裴——”

    “你为什么要换锁?”

    “我、我想结束了!”她低声说道:“你不能给我期限,我好累!我真的想要结束了,我不想这样的关系,我受不了!”

    但是,她很清楚,事情绝不会到此为止。

    “结束了想要找别的男人是不是?”他的语气那样冷漠。

    还是这么蛮横无理!

    不问情事实就先给她安上罪名,裴东宸就是裴东宸,她永远别还指望他会尊重她!

    他有郝倩,有chengcheng,他还要怎样?而她对于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说的?值得她伤心吗?

    燕涵反而不觉得恐惧了,轻松笑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只有命一条,对于你这样狂妄不顾及别人感受的男人我燕涵根本不屑于与你相争!我就是想要找别的男人谈恋爱,这有错吗?我想恋爱不可耻吧?”

    “嘴还是这么硬,永远学不会温驯。不可耻,那你脸皮还真够厚的!燕涵,你自己扪心自问你还配恋爱吗?跟男人做过交易的女人还能坦然去恋爱,你不怕那个男人知道你做过的事情?”裴东宸深深皱起眉,该死的女人,居然在电话里跟他吵架。

    这世界上还有他裴东宸征服不了的女人?笑话?!他裴东宸要想吵架,谁吵得过他?他只是不屑吵架,可是却他妈忍不住跟她吵!

    燕涵倒抽一口凉气,他尖锐的话,如毒箭一般插入她的心脏,瞬间,鲜血粼粼。

    他阴狠的讥笑:“燕涵,看来我容你这几日逍遥快活是我的错了,看来你还没有长教训!愚蠢的女人,你还看不清自己的身份,需要我来提醒一下了!你立刻给我过来,我现在要见你!”

    身份?!立刻见她?!

    燕涵一下呆住,这才当真背脊发寒起来,视线猛地转向大街,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搜寻他的车子,可是,没有!她松了口气!也许他就在她宿舍那里,她不要回去,绝对不要!

    可是心又提了起来,如果他一直不放手,一切如果都在他的谋划之中,那这男人实在太险恶,心机太深,太……太让人害怕!

    她逃不掉的是不是?!

    突然觉得更加的悲哀了!

    “我是没身份,我无法跟你抗争!”燕涵自嘲一笑,悲凉的开口:“是我错了,但我现在就是不回去,我不想看到你!”

    “你是错了,别忘了,当初我可没让你来求我!不回来是吧?你等着!”他的语气很是冷漠,砰地挂了电话。

    燕涵一怔,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么说,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她不要回去,她号害怕他就在她的门前。

    她转身朝巷子里走去,直到走进了巷子,她才慢慢蹲下裑体,把脸埋进臂弯里,开始哽咽,最后嚎啕大哭。

    他明明有那么多的女人,他明明那样优秀,人长得又那么好,做官,又会炒股票,为什么他就不肯放过她呢?

    他说她又做婊子又立牌坊,说她忘恩负义,说她没资格再恋爱了,她是没了。

    心疼的似是被人拿着钝锯一下一下的锯开,她似乎真的有点厚颜无耻了,到了此刻想起来自己的尊严了,想逃避了,当初是她自己跑上门求她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很缓慢,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胸壁。

    真的很疼,很清晰的疼,仿佛正有一把针慢慢刺进那颗柔软的会跳动东西上,刺进去,再拔出,再刺进,无休无止的疼,慢慢顺着血液蜿蜒,疼不可抑,疼到喘不过来气,整个世界仿佛突然沉寂了下来。

    在这样这样喧闹的街道一角的巷子里,天色渐渐暗下来。

    她隐匿在昏暗的路灯里,车来车往,人来人往,那么热闹,可是她满耳朵听到的都是自己悲痛的哭声,那么的悲伤,那么的歇斯底里,可是除了哭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用手紧紧的揪着衣襟,她很疼,这样疼,五脏六腑透出的疼让她绝望。

    原来,被人轻视,会是这样痛!

    她哭得好不忧伤,一个人蜷在巷子里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小孩,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哭得稀里哗啦。

    好久之后有人轻扯她的手臂,她慢慢抬起脸,泪眼模糊中看到路伟那张严肃的脸,他低头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看着她。

    他出来大门,就看到她接电话,他本来想走,可是看到她进了巷子,天色晚了,他有点担心,就停了下来,没想到她居然在巷子里哭,哭得这样歇斯底里。

    燕涵,她丢了工作丢了钱包都没这么哭过,这一刻,却哭得这样撕心裂肺,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她飞快地抹泪,没想到会被路伟看到。

    路伟只是望着她,眼底是深深地关切和心疼,因为他看到此刻在他面前满面泪痕的女孩子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绝望,她的整个人在这个喧闹的都市街头突然黯淡,遥远而又不真实,她像是要随风飘走了一样,那样的飘渺。可怜兮兮的蜷缩在这里,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她是这样无助,小小的身影,沉寂在一片黑暗里,只有那双被泪水洗亮的漂亮眼睛闪着微光。

    他听到了她的哭声,其实他在她的身边站了一会儿,她哭的那么伤心,那么专心,仿佛哭泣成了她唯一能做的事。

    他伸手掏了一块帕子,递给她。“擦擦吧!”

    没有过多的话,只是一句关切,燕涵的眼泪再度落下一直的来。

    些许的温暖,她知道她都没资格获得,因为她是那种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女人!

    她微微的垂下眼皮,长长的睫毛湿湿的,一缕一缕的,遮去了那悲戚戚的水眸,忍不住的抽噎,像小孩子哭得狠了闭住气了一般,一抽一抽的。

    “走吧,我送你回去!”他没问为什么,或者她知道她不想说,所以不问。

    燕涵也没拒绝,跟着他上了他的车子。

    车子缓缓的滑行,驶入车道。

    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同样跟着他们的车子驶入车道。

    到了小区,路伟送她上楼。

    黑色车子停在远处,看着她跟路伟上楼,然后一直等在那里。

    路伟只是送她到门口。“早点休息,别乱想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想开些,需要帮忙,找我!”

    “谢谢!”燕涵轻声说道,因为哭了太久,声音有点沙哑,她感谢路伟什么都没问,如果他问,她一定会再痛哭得。

    “跟我就别客气了!我们是朋友,就算你看不上我,不肯当我女朋友,我们也是朋友!”

    燕涵一下有点尴尬。

    “好了,别乱想了!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路伟笑了笑,转身下楼。

    路伟刚走,她的门被人敲响,她以为是路伟有回来了,拉开门,突然看到裴东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