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36书房网 > 权少蜜宠小娇妻 > 第267章 谁的新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36书房网] https://www.36sf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头子,你有没有想过当年的事情?”老太太思趁着开口:“当年震儿发现锦书红杏出墙,一怒之下离婚!锦书一个字都没解释,你不觉得奇怪吗?锦书那孩子虽然内向,不爱说话,可一直是大院里乖巧的孩子,当时我就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回城后,锦书来找过裴震,可是那天裴震跟向辉领证结婚,我当时也是气急,怕她破坏了震儿和向辉的婚姻。一气之下打了她一个耳光,恨她给咱家丢脸!给震儿丢脸,但当时她什么都没说,只说想见一下裴震,只见一面,可是还是被我赶了出去!再然后,她被顾老爷子给赶出家门!后来,就跳海,她要是红杏出墙,找的人应该比震儿好才是啊,可是咱儿子多优秀啊,要模样有模样,要学问有学问,她犯得着跟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光棍做出那等丑事吗?还怀了孕!我真是想不通!想不通!这事在我心里三十多年,越想越觉得不通!你还记得东宸刚出生,范晴那丫头跑来骂了震儿一顿吗?范晴说裴震对不起锦书,说裴震被向辉下了蛊!那天我就怀疑,可是向辉四年为了咱老裴家生了三个孩子,咱不能对不起人家!更何况这些年,向辉一直很努力,对裴震,对你我,都好的没的说的!”

    老爷子不说话了,沉默半天,“所以,你才想,不干涉小阳的婚姻?”

    “我只是不想看着他们跟裴震和向辉一样,从范晴跑来骂了一顿裴震,那之后,他跟向辉就好似有了隔膜,夫妻间相敬如宾的可怕!这些年,向辉的苦,我都看在眼里,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何必去纠结门当户对是不是?只是,向辉因为锦书被裴震冷落了这么多年,她心底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裴老爷子白了老太太一眼。“这个小燕要进门,向辉那么要强的孩子,还不得怄死!不是为了媳妇,我犯得着当恶人吗?”

    “震儿去锦海了!”老太太又叹了口气!“向辉立刻跟去了!”

    “去吧!去吧!管不了了!天下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和郝家的事,可怎么办?”

    “装糊涂!”裴老爷子丢出三个字,开始闭目养神。

    老太太推了他一下,又说道:“看来啊,三个孩子的婚姻,只有素素和韩家那小子能让向辉满意!大阳的媳妇儿到现在咱都没见着,这大阳也真是的,带人来见咱们,会死啊?”

    老爷子睁开一双老眼,粗声道:“行了!那个孩子应该错不了!人能在这个时候,以为我快要死的时候把咱们宝贝重孙带来给我瞧瞧,看得出,那孩子也是个善良的人!”

    “难得你夸人!”

    “看在我重孙子的面上!哈哈,把老蒋给羡慕的呀!咱重孙真是聪明,跟大阳一样聪明!”

    这样的谈话,一直持续到韩简和裴素宸来!

    难得的老爷子一见到韩简,高兴地不得了,很是兴奋。“小简,上次咱爷们没说完,你跟我说说,你怎么杀的那大洋鬼子?”

    一进门就说杀人的事,裴素宸惊了一下,看向韩简,他唇边一抹清雅的笑。“爷爷,不值一提!”

    关于那些黑暗中的过往,韩简真的不想再提!

    一瞬间,眼底闪过的黯痛让裴素宸惊心动魄。“简哥哥,你真的杀过人?”

    韩简只是清和的笑了笑,可见不想多谈。但裴素宸还是从他眼里读出了不愿谈及的疲惫。她忽然心疼了,从来不曾问他过去十六年,他是怎么过的!到底执行的是什么国-家任务?

    看过了裴爷爷,陪着他下了两盘棋,韩简才跟裴素宸离开!

    出了病房上了车子,裴素宸才转身看他。

    他滑下车窗,夜风吹拂着,韩简一直是贯有的神情,唇边是清雅的笑容,好似波澜不惊,永远如此。他静静的凝望着月色,裴素宸看着他。

    “简哥哥,你过去十六年过的很辛苦吗?”她小声问着,声音轻的不行。

    韩简一怔,转过脸来,眼底是玩味的笑意,生动的挑眉。“怎么?开始关心我了?”

    “我——”她卡壳,恨不得咬掉舌头。

    他凑过来,亲了下她的额头。“丫头,我很高兴!”

    显然,他真的很高兴,难得她主动问起了他的过往。他却是平静地说道:“辛苦谈不上,只是寂寞,无边的寂寞,太多太多的话,并不能说!不能联系,我曾经在海上,有半年没说过一句话!”

    她突然心底抽痛了!“做什么事情不能说一句话?”

    “卧底!”他笑。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半年不说话!卧底?!她心疼了,很疼,很疼,说不出的滋味!原来他做了一些很危险的事!可是,她从来不曾知道!

    “丫头,你怎么哭了?你的身体不好,乖,别哭了,养好了身体,以后做简哥哥的新娘子。”他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新娘子”三个字深深触痛了裴素宸的心事,她禁不住放声痛哭。

    他抱紧我,如同鸳鸯交颈般温柔缠绵,“相信我,我不是他!”

    他不是周启明,他是韩简。

    她就像是孤苦无依的孤儿,圈住他的脖子,眼泪全流到他怀里,“我知道你不是他,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别人!你是独一无二的简哥哥!我现在不能——”

    只是,她尚且需要时间!

    他清雅的脸上闪过一抹挫败,却又因为她这样主动在自己怀里哭而雀跃不已,她的心在向自己靠拢不是吗?

    “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他笑着安抚她,进而取笑她,“小丫头学会哭鼻子了,这才是我想要的小女人!”

    尽管被他笑到羞窘发怒,她还是在他怀里哭了一个酣畅淋漓。

    他带她回去休息,他在北京的家,一套小居室。二房一厅。

    洗澡后,他坚持跟她一起睡,却只是抱着她,与她一枕头睡。

    四周黑黑的,她软手软脚,伏在他身上,吸取他的温热,只觉得深深疲惫,头蹭他一下,感受到他身体的反应一下子僵硬,她就吓得不动了!

    其实这几天,裴素宸一直住在他这里,他抱着她,她知道他很难受,知道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有生理需要,可是,她却这样跟他一起,折磨他,却不给他!她觉得自己很坏!

    她不是可以为了周启明那样一个人一直守身如玉的人,但,她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随便别人说爱你就跟上床的人!

    今晚燕涵跟她说的话,她承认她心里波动了!她那些担忧,那些挣扎在韩简的温柔里都似乎变得不堪一击了!

    她想,或许迈出那一步,不是那么难!

    于是,她在黑暗里,轻声问了句。“简哥哥,你很难受吗?”

    他一下被惊住了!

    狭小的房间内立刻安静下来,片刻的静谧,她看到他的眼神闪过一道流光,紧接着脸上的表情也似乎是再不能坚持。

    她突然感到了呼吸有些困难,想起身,却被他迅速的搂在怀里,他的唇低下来,深深的吻住她……

    她整个人都傻在那里,这个突来的吻带着强烈的侵略性,攻城掠地一般的气势让人惊慌,却不像是一时的情不自禁更像是早有预谋!

    仿佛是积攒了千年万年的浴望,在一时之间爆发起来,如宇宙洪荒,锐不可当。

    刚才韩大举长还是一副谦谦有礼的模样,此刻却以绝对占有的姿势搂住她,将她压-在身下!

    他的口中还有残余的红酒香气,好闻的香气,万般的醉人,可是他的目光却是无比清醒。这绝对不是酒乱性!

    “简哥哥——”她来不及惊呼,已经被他精准的攫取到她的嘴唇,不给她片刻迟疑反抗的机会儿,堵住了她的话!

    她伸手要推开他,可是下一秒,身体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身体相触的一瞬间,他们两个人同时颤抖着,干净清爽的这几日已经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动作坚决,眼中的清明再次证实绝对没有半丝的醉意。

    “可以吗?”他问。

    其实这几日,他们相处的不错!偶尔的亲吻,他都是点到为止,没有越举!但是她可以感受到他随时随地都想要他的浴望。

    可是却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他的眼睛睁大着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寸表情,这种吻法简直是要把她整个都吞下去,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从此成为他的一部分才肯罢休。

    “简哥哥,我想要!可是——”她咬定牙关,她要迈出这一步,忘记从前,今晚,是弟弟和燕涵的新婚日子,她裴素宸也想私心的沾点喜气,从新开始!

    她不是要立贞节牌坊的女人,她想要幸福,她有权利幸福不是吗?

    可是她又害怕自己是一时贪图身体的块感,让自己沉沦于浴望,而看不清自己的心,她怕自己太荒唐了!

    她眸底的挣扎,让他的眸色变得更深,他深深的望着她,仿佛她是他在这世间唯一所要拥有的。

    “没有可是,我不会给你退缩的时间了!”他的动作已经更加的确定,今晚,不只是裴东宸和燕涵的新婚夜,也是他和裴素宸的!

    他韩简,不是不要,是觉得,在她彷徨的时候,他需要给她一些霸道的引导,让她彻底站到他的队伍里来,从此忘却那些伤痛!

    他用最快的动作解去了她上衣的纽扣,裴素宸白皙的肌肤果露在空气中,泛起细细的战栗!

    “简哥哥——”所有的话语都被他吞没在口中,他吻着她娇嫩的肌肤,在她的身上留下他的印记,强制而直接的动作让她不禁抽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